浙大管院魏江呼吁创业教育回归本真

2016-09-19 16:56 来源:大洋网  我有话说
2016-09-19 16:56:00来源:大洋网作者:责任编辑:张晓荣

  “创业人才不是做生意,不是短时期内弄个小公司自谋职业,而是要好好地积累全面能力,能够在毕业十年、十五年后,凭借技术和社会资源,开创国家创新发展需要的企业。”

  近日,浙江大学中国科教战略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管理学院教授魏江博士在出席浙江省科协大会时对当下的创业教育误区——创业教育运动化,提出了批判。

  他认为,高校创业教育不是搞运动,而是要回归本真!高校作为“百年树人”的组织,不能都去拔苗助长、短期眼光,要意识到: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创业,也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当老板,创业需要有创新的创业。

1

  浙江大学中国科教战略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管理学院教授魏江博士

  创业教育到底需要何种人才:创新型创业人才

  要搞好高校创业教育,首要问题是搞清楚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创新创业人才。我们来对比一下中美青年创业者的特征:美国年轻人青年创业者的平均年龄是26岁,主要在互联网、生物制药、新能源、媒体等领域。我国青年者平均年龄是28岁,创业扎堆在互联网、卖稻谷、卖衣服、卖纽扣、做西装、做培训等,由此可见差别。

  再看我国的创业者在做什么创新?如果研究过百度,就会发现这个企业的专利主要集中在应用方面,而互联网底层技术、基础技术的专利很弱,BAT企业的专利情况和Facebook、谷歌、Apple的专利一比较,就知道我们跟别人差别在哪。别人是从技术、产品、服务创业入手,创业者是去寻找打破行业固有的格局去着力,它改变的是生态。我们更擅长应用入手来商业模式创新,在传统产业加互联网。

  那么,中国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创业者才能实现创新驱动下的创业?我们需要马云,还是更需要任正非?我们需要王健林,还是更需要郭台铭?我们需要马化腾,但我们是不是更梦想有个乔布斯?试想:如果多几个马云、马化腾、王健林,中国走创新驱动发展的道路是怎样一种情境?如果多几个任正非、郭台铭、乔布斯,那么,中国的创新驱动发展道路又会是怎样一种情境?

  我们想象,如果今天有10个像任正非这样的企业家,有10个华为这样的企业,那么,到2020年,我们建党100周年,习总书记讲话的第二步就实现了。华为,一个企业能投入500亿元人民币开展研发活动,2016年估计会有大幅度提高。然而,包括阿里巴巴在内的全杭州,全部研发经费加起来不到500亿,这就是差距。这样的企业是了不起的。但是,如果我们有10个马云会怎么样?是否会让大量中小企业进入红海,全体价格搏杀、同质模仿,而不是去创新?大家可以研究一下这个问题。

  王健林本来做房产做地产,现在转型做金融了。这个地球上,中国的金融企业是最好做,也是最难做的。最好做是因为垄断与保护,上海、深圳所有上市公司利润全部加起来,金融业利润占了一半,但说了那么多年,金融业利润80%以上仍来自存贷利差。那我们老百姓什么时候能享受普惠金融带来的好处?最难做也是来自垄断和保护,因为竞争的不平等、制度不平等、机会不平等。正是因为我国金融市场的畸形,阿里、腾讯、万达都想去啃这块肥肉。

  那么,我们试想,在如此低效的金融体系内,竟产生这个地球上最赚钱的银行;尽管金融企业有如此高的呆坏账率,还能活得风风光光。搞得王健林们这些转向赚快钱的行业,那么,还有谁潜心去搞实业?谁在搞创新?谁去搞技术?

  所以,我们国家要建设创新强国,要实现创新驱动发展,高校作为“百年树人”的组织,怎么能都去拔苗助长、短期眼光,美其名曰“培养创业人才”,实际是为了解决当下就业困难、社会安定?如果高校把大学生当作短期就业的劳动力,通过毕业去创业,实现社会安定,谁去培养真正的“创新驱动型创业人才”?

  大家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创业人才不是做生意,不是短时期内弄个小公司自谋职业,而是要好好地积累全面能力,能够在毕业十年、十五年后,凭借技术和社会资源,开创国家创新发展需要的企业。

  当下创业教育存在的误区:创业教育运动化

  第一个误区,就是所谓的万众创业。马云说,这其实是骗局。我非常同意。他说创业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创业者95%的公司都会倒下,互联网公司的平均寿命只有3年。有很多人看了一些励志书,一些成功故事,立刻热情高涨,脑袋一拍就想创业,但事实上,他们一没资源,二没人脉,三没资金,会有多大成功的可能性呢? 然而,现在每个学校要搞创业学院,让学生都去创业。政府主管部门还要考核你有没有建创业学院,有没有建立创业专业,这是很可笑的。

  试想一下,如果浙江的每一所高校都办创业学院,要求学生毕业后创业,做B轮、C轮融资,中国的经济、科技怎么办?谁来做科技创新?谁来关注科技人才培养、工程师培养和技术人才培养?我从1999年开始,与另外几位老师联合办了一个“创新创业强化班”,办了18年,这个班的学生本科毕业创业比例不超过3%。事实上,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没资金,二没人脉,三没资金。一毕业就创业,创什么业?靠什么创业?靠什么市场营销头脑?靠什么融资渠道?实际情况如何呢,有数据统计,除了IT领域外,中国72个传统产业,创业代表只有一个80后,主流是60后、70后,不是90后、00后,90后怎么可能在制造业里面创业成功?

  第二个误区,目前互联网的新创企业冒头的极少,不是万众干的事,只有精英层在搞。我前面提到的创业强化班,18年来培养了近1000名学生。今天,我们很欣喜地看到,早期毕业的学生经过15年的磨炼之后,现在开始冒出来了,而且创业很有技术含量,比如个推、滴滴、泛城等一批技术型企业完成了多轮融资,已经有五家企业上市。这帮学生真正走上创新驱动的路子,是因为他们在国外读了研究生的或者国内读了硕士、博士再创业的。

  温州自诩东方犹太人,但是温州非常不好的是宁做鸡头,不做凤尾,义利并举,都想做老板,温州没有创新驱动的技术。温州要真正走向创新驱动,要改变温州的文化,不要自己做老板,要减少创业率。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创业的,也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当老板的,创业需要有创新的创业。

  究竟需要什么样的创业者:SIE型人才

  我们要培养后工业化、知识化时代的人才,中国亟需这样的人才。那么,这种人才怎么培养?创业不等于一味地强调做生意,一定要培养“战略思维、创新精神、创业能力”三者结合起来的人才,我提出一个概念,叫SIE型人才(Strategy—Innovation--Entrepreneurship)。

  目前浙江的创业已经过度浮躁了,大学老师们就不要推波助澜了,像浙大、浙工大、浙工商、电子科大的老师们,不要跟着搞运动了,大家要知道,浙江从来不缺创业精神,浙江人是世界上最具创业精神的群体之一,大家要冷静冷静再冷静。其实,创业是机遇驱动的,在人才培养过程中,培养的是以创新驱动为基础的创业。没有10年的打磨是做不出来的,我们可以看看,身边哪个做制造业的是10年之内成功的?做技术创业是10年之内成功的?

  所以,我们要培养学生的战略意识,什么是战略意识?比如明确创业是为了什么?创业者的使命是什么?创业者的价值体在哪里?成功的创业要服务于浙江创新驱动发展,需要什么样的能力?需要什么样的团队?这些就是战略问题。现在学生的培养过程中,我们对创业、对市场、对风险意识等部分的培养已经够了。

  总的来说,创业的本质是抓住市场机会,这种机会是要靠战略头脑的人去把握机会的。从死亡谷理论(Death Valley)去看,你所产生技术的思想,到最后能够创业成功的比例,大概不超过1%,90%在形成的时候就失败了。按照这个逻辑去推演,真正的在大学实验室做出来的技术,要创业成功的比率,能够达到5%的成功就很好了。

  回到本真的问题,我们的创业人才培养生态系统怎么定位?培养什么样的人才?在知识培养过程中,给学生什么样的知识?我建议按照SIE(strategy、innovation、entrepreneurship)的思路去做,就能培养懂得战略、懂得创业、懂创新的年轻人才。如果培养的学生懂得战略、懂得创业,但是不懂技术,这种人在现有的技术路径上就是短、平、快去搞创业。我提出一个创新为基础的创业人才的概念,这种人才要同时具备战略眼光、创新精神和创业能力三方面素质。

  从这三方面的素质组合看,我把目前的创业人才分为三类:

  第一类叫SE的人。这类学生就有战略眼光和创业能力,他们有拼劲,也有长远眼光,但是创新不足。这种人浙江很多,但缺少创新的动力,所以,做大生意不错。

  第二类叫SI的人。SI的人就是有战略、有创新,但他不会创业,所以对这样的人,我建议应该合作,别人愿意把钱掏给你,利用别人的市场意识和创业风险意识,联合去创业。

  第三类叫IE类型的人,也就是有创新精神,也愿意去创业,但是没战略,所以,在创业时搞一次失败一次,干了几年,信心没了,就不干了,这一类人是不行的。

  所以,我们人才培养过程中,要把三者结合起来,我们要以创新驱动创业进行人才培养,不是教他们怎么搞商业模式,怎么去设计一个方式,怎么去募集资金,他们到社会上一学就会。我们要教的是创新、战略、创业,把三者结合起来去设计教学内容、教学方式和教学实践。

[责任编辑:张晓荣]

热图推荐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