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青铜修复师王有亮:闹心修不了青铜器

2016-09-20 09:34 来源:北京日报  我有话说
2016-09-20 09:34:36来源:北京日报作者:责任编辑:产婉玲

故宫青铜修复师王有亮:闹心修不了青铜器

有的青铜器一条腿断了,补上不难,难的是把修补的痕迹藏起来。

故宫青铜修复师王有亮:闹心修不了青铜器

师父赵振茂(中)给王有亮(右)讲述青铜器细节。

故宫青铜修复师王有亮:闹心修不了青铜器

王有亮经常需要不厌其烦地尝试,将碎片拼凑成重器。

  距今4千多年前,黄河中游地区出现了青铜器,世界被动摇了。中国人用这种金属打造出农具和武器。随之而来的,不仅有农业产量的迅速增加,也有战争欲望的扩大。恢宏的青铜时代序幕缓缓拉开。

  数千年后的今天,当青铜早已远离生活,仍有一群人默默守护着青铜文明,他们就是青铜修复师。王有亮是当今青铜修复行当里的一位老资历,他在故宫博物院里修青铜已有三十多载。

  他工作的小院儿在冷宫里,隶属于故宫博物院文保科技部。

  一道斑驳的红墙,一边游人鼎沸,一边可以听蝉鸣。院门没关,两只黑黄斑点的肥猫趴在房檐下的阴凉处,瞅到有生人进来了,懒洋洋地叫了两声,又低下头,各自发呆去了。

  正房是王有亮的工作室,四五十平方米的屋子里没有隔断,正中摆一张巨大工作台,上面搁着七八件故宫和其他地方博物馆送修的青铜器,有新有旧。

  赶巧屋里人都出去忙了,就王有亮捧着杯水,正跟桌上一件悬着青铜铃铛的器物大眼儿瞪小眼儿,仿佛参悟着什么。

  1.闹心修不了青铜器

  “年轻时候可不这样,闹啊。这都是师父给板过来的。他老人家说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闹心修不了青铜器。”王有亮是北京南城人,话不多,梗却不少。

  上世纪80年代初期,北京第一次招职高生,国家文物局跟鼓楼中学和205中合作,开了一个文物班。

  王有亮回家商量要不要报名,姐姐心直口快地问:“学这个是干嘛的?”

  王有亮有自己的小算盘——学这个,能到处跑,满世界疯啊!

  家里人挺开明,让他自己做主。

  面对报不报的问题,他跟一位发小儿决定用世界上最科学的一种方法来决定——扔硬币,是画儿的一面就去。

  一扔一落。

  俩人乐呵呵地去报了名。“后来发小儿还是没去成,他家里不同意,觉得‘偷坟掘墓’损阴德。”

  开始上课了,一个班,70多名学生,来讲课的都是大家——罗哲文、杜廼松轮番上阵。“大热天儿的,教室里别说空调了,电风扇都没有,老先生们还紧扣着衬衫最上面的扣子,慢悠悠地讲。虽然没有任何现代化的设备,但一位位都是口吐莲花。”王有亮说,“碰上学生特别淘,他们就是讲道理。”

  3年,毕业。

  王有亮被分配到故宫博物院,师从青铜器修复大师赵振茂。

  一切都是顺理成章,没有过多花费过心思。

  “小伙子哪儿坐得住啊。”坐在办公桌后边,王有亮声儿不高,自个儿呵呵地笑,“当时就觉得憋得难受,宫里宫气儿太足。我还喜欢玩,滑冰、游泳,弹吉他,没有不喜欢的。中午就午休一个小时,宁肯不吃饭,也得出去玩儿。”

  他语速和缓,画面感却扑面:从后海游了泳,骑车到地安门外,树荫斑斑点点地投在地上,十八九岁的小伙儿,晒得黝黑,脚下自行车链子都快磨红了,风呼呼地吹起他的发丝。

  “老师傅也愿意我们出去玩儿。要不偶尔留在屋里,一会儿就弄出个动静。”

  “我们来了也有好处啊,小院儿里的枣子、杏儿再也不浪费了,等不到熟透了,就让我们年轻人蹬着凳子给摘光了。人人有份儿,算是得了皇帝的济。”

  不过干活儿的时候可不能这么由着性子来,那得磨,就从磨青铜器开始。

  正赶上国外博物馆要复制一批青铜器,大师兄带着王有亮等一拨儿小师弟们做铸造、打磨,二师兄也帮衬着。师父就在最关键的一步——做旧的时候才上手。

  磨到什么份儿上算行?师父给了标准:表面跟剥了皮的熟鸡蛋一样。“古代器物制作的时候就是这个规矩”。

  一干就是三年,浑身的躁气都化了,王有亮算是正式入了门。

[责任编辑:产婉玲]

热图推荐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