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古代"健身达人":苏东坡爱长跑 陆游长啸

2016-09-21 10:19 来源:北京青年报  我有话说
2016-09-21 10:19:21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产婉玲

  唐朝雄奇,宋朝文弱,说到大唐诗人,我们会想起“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剑侠;而一说到两宋文士,我们眼前就会浮现出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形象。事实上,宋朝文人并不全是文弱书生,有些人是相当热衷于锻炼身体的,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讲体力,论功夫,未必逊色于武将。

  且让我们从陆游说起。

  陆游

  长啸让陆游摆脱疾病和医药 活到80多岁

  众所周知,陆游是宋朝最高产的诗人,他四十岁以前就已经写了一万八千首诗(参见《渭南文集》卷27《诗稿跋》),再加上四十岁以后完成并留存至今的两千多首,他一生当中至少写了两万首诗。两宋三百年,涌现的诗人比天上的星星还要多,其中有哪位诗人能在产量上超过陆游吗?肯定没有。

  陆游之所以能写那么多诗,首先是因为他有才华,写得快,其次还因为他活得久。假如他跟初唐诗人王勃一样短寿,二十多岁就离开人世,就算再有才华,也不可能写出两万多首诗。

  陆游活了多大岁数呢?史书上写的是八十六,那是虚岁,他的实际寿命是八十五。八十五岁搁到今天不足为奇,搁到古代就相当惊人了。宋朝那么多历史名人,能活到六十岁的不到一半,能活到七十岁的不到十分之一,能活到八十岁更是凤毛麟角。在整个宋朝,活过八十岁的诗人只有两位,一个是杨万里,另一个就是陆游。杨万里活了八十三岁,陆游活到八十五岁,所以陆游绝对是宋朝最长寿的诗人。

  陆游幼年多病,一生下来就很瘦弱,十几岁时参加科举考试,因为病体难支,还没写完就交卷退场了。他三十多岁做官,在敕令编定所工作,给李清照的弟弟李迒当助手,李迒不敢给他分配重活儿,因为知道他身体虚弱,不耐久坐。

  年轻时身体这么差,陆游凭啥能活到那么大岁数呢?凭健身。

  陆游是书生,本来手无缚鸡之力,可是中年以后去军营里当参谋,就开始锻炼身体、学习武艺了。练了两年,竟然拉得动两石的强弓,能一箭射穿天上飞的大雕,还在四川南郑县杀过老虎:行军途中遇到一只猛虎,随行的三十个骑兵都吓得往后躲,陆游这个白面书生单枪匹马冲上去,一枪就把老虎刺死了(参见《陆游诗全集》卷19《十月二十六日夜梦行南郑道中既觉恍然揽笔作》)。

  到了晚年,陆游骑不上马,拿不动枪,仍然坚持健身,不过这时候他的健身方式换成了长啸。

  说到“长啸”这个词儿,读者朋友肯定都不陌生。早在魏晋时期,那帮吃疯药喝大酒的名士就喜欢长啸。后来在金庸、古龙、梁羽生等武侠名家笔下,武林高手与人PK,也是动不动就要“一声长啸”。

  何谓长啸?像龚琳娜老师唱《忐忑》?像张靓颖老师飙海豚音?像李小龙踢腿时的嘶吼?或者像早上公园里老头老太扯着喉咙喊嗓子?其实都不是。说穿了,长啸就是吹口哨,但吹口哨却并不等于长啸。街上青皮瞧见美女,吹几声口哨吸引注意,那是长啸吗?绝对不是。长啸是很高雅、很严肃的行为,同时也是很有技巧的养生手段。古人长啸,不用手指只用嘴,吹得很响,很亮,很长,很有韵律。具体要领有三项:第一,把身体完全打开;第二,深呼吸,聚气;第三,吹出节奏感,最好按照某个词牌的调子去吹,一口气吹半阙,两口气吹完整个词牌。只有达到这三个要领,才能叫长啸。

  很明显,长啸有助于增强肺活量,有助于放松身心,保持好心情。陆游晚年花一千文买了艘小船,闲时泛舟镜湖,在船上长啸;又花一万文买了头青牛,闲时骑牛出游,在野外长啸;早上起来,他坐在院子里长啸:“月淡星疏天欲晓,未妨清啸倚胡床。”晚上睡觉,他坐在床头长啸:“推枕中夜起,独效孙登啸。”

  长啸让陆游摆脱了疾病和医药。八十岁那年,有一个游方的医生请教保健秘诀,陆游写诗相赠:“玉函肘后了无功,每寓奇方啸傲中。”这两句诗意思是说,读了那么多医书,用了那么多草药,发现最有奇效的还是长啸啊!

  苏东坡

  东坡先生爱长跑 每天早晨5公里

  陆游的母亲姓唐,唐氏有一个表舅叫晁补之,晁补之是苏东坡的学生。换言之,苏东坡是陆游的表舅姥爷的老师。

  陆游的健身方式是长啸,苏东坡的健身方式是长跑。

  东坡说:“善养身者,使之能逸而能劳,步趋动作,使其狃于寒暑之变,然后可以刚健强力,涉险而不伤。”(《东坡应诏集》卷4)怎么做才叫善于养身呢?既要能静,又要能动,既能安于清闲,又能承受劳累,唯有让身体经常运动,才能适应寒暑的变化,才能身强力壮,而不会轻易倒下。

  在写给朋友程正辅的信中,苏东坡谈到自己的运动习惯:“晨兴疾趋必十里许,气损则缓之,气匀则振之,头足皆热,宣通畅适,久久行之,当自知其妙矣。”每天早上起来,一定要跑十华里左右,气喘得受不了的时候就慢下来,缓过来以后再继续加速,跑得头上出汗,脚心发热,血脉流通,四肢舒畅,如此这般长期坚持,就能体会到其中的妙处。

  倡导运动以健身,并非东坡首创。北宋有一位名叫张方平的大臣,早年举荐过苏东坡他爹苏洵,跟东坡算是世交,此人早在东坡还蹒跚学步的时候就养成了晨练的习惯:“每旦起,即徐步周环约五里所,日以为常。”(《邵氏闻见录》卷8)每天早起散步大约五华里。散步在锻炼强度上比不上长跑,不过同样有助于保持身材与身心健康。

  聪明的读者朋友想必已经注意到,苏东坡在长跑时是很重视“气”的。这个气不仅是气息的气,同时也是气功的气。作为一个没有经受过现代科学训练的传统文人,苏东坡对气功很迷信,早上长跑,晚上打坐。怎么打坐呢?双腿大盘,五心向天,眼观鼻,鼻观心,闭目内视,想象一股气在从丹田部位向上窜,窜到头顶再折回来。打坐久了,腿会发麻,站起来活动活动,按摩按摩四肢,接着打坐。在写给朋友张安道的信中,苏东坡信心十足地说:“试行此法一二十日,精神已不同,觉脐下实热,腰脚轻快,面目有光,久之不已,去仙不远。”练了一二十天气功,精神面貌已经跟过去不一样了,感觉肚脐眼儿发热,腰不酸了,背不疼了,腿也不抽筋了,一口气上五楼,不费劲儿,这样一直练下去,离成仙就不远了。

  苏东坡的气功心得很像《射雕英雄传》里少年郭靖跟全真派掌教马钰学内功时的感觉:丹田发热,肚脐眼儿那里有一股气窜来窜去,就跟小耗子似的。事实上,这只是精神催眠所带来的心理暗示,它能让人心情舒畅,也能让人走火入魔,误以为任督二脉已然打通,中华神功不日即成,真要跟拳击手打上一架,一样让他口鼻蹿血。

  就像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一样,宋朝也流行气功热,传承至今的所谓“八段锦导引术”、“蛤蟆行气法”,都是宋朝人发明的。如果刨除其中的气功因素,它们基本上属于动作迟缓的健美操,或者更准确地说,更像是中国人自己独创的瑜伽术。练练这些动作,有助于活动关节,但就健身而言,不及长跑多矣!

  呼家将

  呼延赞乃胡人后裔 将冷水浴发扬光大

  说过了文人的健身大法,再说说武将如何健身。

  看过传世名画《中兴四将图》的读者朋友知道,宋朝武将的身材与现代健美先生差距蛮大,不是肩宽腰细、八块腹肌的长腿欧巴,而是膀阔腰圆、大腹便便的车轴汉子。这也可以理解,因为武将要的是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勇力,而不是徒具美感的身材。大家可以问问摔跤运动员、相扑运动员或者拳击运动员,真正能打的壮汉往往看起来未必健美,真正的武林高手往往上下一般粗,瞧着跟水桶似的,但是没有赘肉,力大无比,跟彭于晏那种花美男比武,一个背摔就解决了。

  在传统戏曲中,北宋武将有两大世家,一曰“杨家将”,一曰“呼家将”,杨家将代代都是俊男,呼家将代代都是车轴汉子。入宋以后第一代呼家将名叫呼延赞,手中降魔杵,腰间破阵刀,头上折上巾,每样都有几十斤重,加起来将近二百斤,常人压都压垮了,而人家呼延赞上马旋转如飞,可见力气之大。

  《宋史》卷279《呼延赞传》写道:“盛冬以水沃孩幼,冀其长能寒而劲健。”十冬腊月,大雪纷飞,呼延赞让儿孙们露天站着,用冷水往他们身上泼,目的是希望他们长大以后身体强健。《神雕侠侣》中杨过和小龙女曾经用寒玉床作为修炼内功的辅助工具,据说那寒玉床是古墓派始祖林朝英以王重阳所赠极北苦寒之地数百丈坚冰之下挖出的寒玉制成,初时睡到上面,觉得奇寒难熬,只得运全身功力与之相抗,久而久之,习惯成自然,纵在睡梦中也是练功不辍,与呼延赞将军用冷水泼儿孙的原理是一致的。

  查《旧唐书》,唐朝前期盛行“泼寒胡戏”,也就是由西域胡人传到中原的一种娱乐活动,每年十一月定期举行,活动内容大致是这样的:一帮壮汉甩掉衣服,上身光膀子,下身皮兜子,排着队边跳边唱,在长安街头招摇过市,两旁观众拎起水桶,争先恐后往这些人身上泼冷水,名曰“泼寒”,又名“乞寒”。这是集体狂欢的娱乐,也是供奉天地的祭祀,本来与健身无关,但是客观上对健身仍有帮助:壮汉洗洗冷水浴,自然更壮。

  进入宋朝,泼寒胡戏差不多已经绝迹了,而呼延赞将军作为胡人后裔,重新将泼寒胡戏发扬光大,去掉唱歌跳舞的噱头,保留冷水泼头的环节,用于为儿孙健身,也算无可厚非。用如此严酷的健身方式锻炼孩子,效果应该不错,但是大家千万不要轻易模仿哦——冷水浇头,是很容易让孩子感冒的,除非您家宝贝的先天禀赋极好,并且还要经过循序渐进的长期训练,否则绝对适应不了。包括我们成年人也不要轻易尝试,特别是心脏有问题的朋友更不能尝试,不然可能会引发心梗。如果非要用冷水浴健身的话,先把身体活动开,再下河冬泳,全身都能得到锻炼,既提升了免疫力和抗寒能力,又燃烧了脂肪,塑造了形体,效果其实更好。

  文并供图/李开周

[责任编辑:产婉玲]

热图推荐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