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历史致敬——借《辛亥百壶》重温辛亥革命与西泠印社的历史渊源

2016-09-21 13:20 来源:搜狐  我有话说
2016-09-21 13:20:06来源:搜狐作者:责任编辑:杨帆

  2016年3月19日,我应邀参加在杭州举行的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辛亥百壶”海峡两岸学者高端研讨会。会上据当年参与收藏“辛亥百壶”并签发感谢状的台湾孙中山纪念馆原馆长曾坤地介绍,2011年由12月大陆几十名艺术家组成的赴台赠展参访团赠与台湾孙中山纪念馆的“辛亥百壶”,经过四年的沉淀,经专家们多次严格考评和审查,已被台湾孙中山纪念馆从当初的珍藏级藏品升格为典藏级(最高级)藏品。这是令人特别欢欣的,尤其是亲身参与者。我在为黄导及其团队几年来为此的艰辛付出,终于有了如此之高的认同和荣誉而感到钦佩和祝贺的同时,也为当年有那么多的西泠印社名家艺术前辈主动投入“辛亥百壶”的创作而深深感动。

  光阴如梭,从“辛亥百壶”诞生至今,五年过去了。回忆2011年初夏的一天,著名文创策划人、国家九五·十五重点音像出版物规划《西泠名家》系列总导演、我多年的艺兄黄明先生来到我的工作室,向我介绍了他和他的团队按计划推进的《丹青紫砂宜于兴》大型跨界文化活动的开展情况,并说正在全力组织以西泠印社社员为主体的100位当代书画名家和江苏宜兴100位紫砂壶艺大师联袂,将孙中山先生100句箴言,经书法创作后镌刻于两套“辛亥百壶”上,然后在两岸四地巡展,并将其中一套赠送给台湾孙中山纪念馆永久收藏的心愿。

  我当时听了此创意,感到十分惊讶和感动。惊讶的是,黄导的创意虽然出手不凡、独具匠心、堪称大手笔,但在艺术界“惜墨如金”的当下,想要在一年左右,调动这么大的优秀资源,其难度是可想而知的。感动的是,亦已花甲的黄导在与我谈及此事时,如初生牛犊、拼命三郎,在他掷地有声的语气中,充满了“不成此事誓不休”的豪气和历史责任感。

  能应邀参与如此规模宏大和别开生面的辛亥革命100周年的纪念活动,我感到非常荣幸,兴奋之余,为了更好地支持黄导的创意和工作,当即邀请我西泠印社的同仁,西泠印社理事宋涛、陈墨和西泠印社出版社的姚建杭一起投入创作。

  到了约定时间,黄导带着他的摄制组来到当时我的工作场所——西湖断桥边的蒋经国旧居,实地记录我们创作的全过程。我用篆书写下了孙中山先生的箴言“振革命精神,为有恒奋斗”,在场的另外几位西泠印社书画家也意趣盎然,现场挥毫泼墨。为了对作品精益求精,有的还要求回去后再尽心创作,日后也很快都交出了令活动主办方满意的作品。

  “辛亥百壶”从诞生之初,就引起了媒体的关注和跟踪报道,如新华社、中央政府网、光明网、中国日报网等,香港大公报更是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每天用四分之一通栏连续跟踪报道。而后又应邀在香港、台湾、杭州、深圳、澳门、新北两岸四地六大都市巡展,更是获得了海内外参观者和各地重量级媒体的青睐和好评。“辛亥百壶”亦从单向的文化传播思维转化为以紫砂为载体,将历史的、民族的多种高品位艺术相融合的文化符号和标签,并上升为海峡两岸文化交流和人心互动的一段时代佳话,为两岸共同唱响民族复兴这一炎黄子孙的共同愿景作出了独特的贡献。

  “辛亥百壶”创意的成功和今天获得的殊荣,充分体现了黄明及其团队在文创意识及项目定位上的超前和准确、在执行能力与资源整合上的强大、在执行过程中的坚韧,是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的。但如若没有众多西泠印社艺术名家的真情投入,那么活动或许没有那么顺利和圆满。

  且看下列花絮:

  1、西泠印社执行社长、中国著名篆刻书画家刘江先生,时年86岁高龄,在双眼视力欠佳的情况下,2011年春节几乎闭门谢客,精心篆刻活动印记——壶底铃印一方一圆两枚印章,印面内容都为“丹青紫砂宜于兴”,还挥毫题写“振兴中华”和“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两幅孙中山箴言,并于大年初七下午将作品交与黄导。“辛亥百壶”亦因有了刘老的壶底钤印而极大的提升了艺术品味和艺术含金量(刘江老师的“振兴中华”书法,后与宜兴国家研究员级高级工艺美术师、国家陶瓷工艺大师张红华的“石瓢壶”珠联璧合);

  2、中国美院博士生导师、著名人物画家、西泠印社社员吴山明教授,时年71岁。当他在海南三亚度假时,于2011年大年三十下午在驻地见到匆匆从杭州赶来的黄导和他带领的摄制组,了解缘由后,毫不推却、满口允诺,并于当晚关闭手机,潜心创作一幅笔墨传神的孙中山肖像,并附感言:“辛亥百年为中山先生写照,感慨伟人于百年前倡导之精神,实为世界大同之基础。庚寅年除夕于三亚湾吴山明题。”(此肖像作品及感言被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邵顺生镌于手制的方壶上,并取壶名为“顶天立地”);

  3、中国当代美术史论界泰斗级人物、中国美院博士生导师、著名书画家、西泠印社理事王伯敏先生,时年87岁。当他在春节接受黄导诚邀之后,一直生病住院近半年,病愈刚回家,怕耽误活动主办方的工作进度,第二天即手书孙中山箴言“天下为公”两幅,另画“劲松图”,一并托其长子王大川交与黄导,并附言:“我爸爸说,两幅‘天下为公’书法,你可以根据需要自选一幅。”殷殷之心,让人感动!(王老已于2013年12月24日仙逝,时年90岁,其作品被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朱建伟镌刻于“劲松壶”上);

  4、原西泠印社副社长、著名书法家孙晓泉先生,时年94岁高龄。2011年春节过后,当黄导与团队成员来到其位于西湖边的寓所时,孙老让家人从床上扶起来走至书桌旁,颤抖的手握上蘸满墨汁的毛笔后,居然不抖了,凝思片刻,落笔在宣纸上写下孙中山箴言:“我们要人类进步,是在造就高尚人格。”写完后,孙老还叫家人拿出红酒和杯子,操着浓重的山东临沂口音,一定让黄导和团队成员各喝三杯,说一是问春节好,二是预祝活动圆满成功,孙老的豪爽与真性情尽在酒中。(孙老已于2015年10月21日仙逝,时年98岁);

  5、西泠印社资深社员、著名书画篆刻家、西泠五老之一的陈仲芳先生,时年85岁,因年事已高,且有较严重的间歇性老年失忆症,需家人时刻陪伴照顾,黄导不得不派摄制组人员去他家随时等候,以便拍摄创作过程。他手书的孙中山箴言为“乐观者成功之源,悲观者失败之因。”第一幅黄导认为很好,但陈老先生却坚持认为不满意,一定要重写一幅。陈老先生是用魏碑体书写,速度较慢,两幅字,整整写了三个多小时,中途还不肯休息,老艺术家的认真和坚持,感染了现场的每一个人(此作品后与国家级高级工艺美术师王福君合作制成“大成壶”);

  6、西泠印社资深社员、江苏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篆刻传承人、虞山印社创始人之一的归之春,时年90岁。因归老家居常熟,黄导为了得其墨宝,亲自登门四次。第一次登门邀请,并请归老自选孙中山箴言。第二次上门,归老拿出的作品写错了,归老不好意思的再三说“我重写,我重写”。第三次上门,拿出来一看,又错了。归老回忆了一下,是江苏省纪念辛亥百年活动的工作人员拿错了作品。直至第四次上门才终于拿到需要的作品。为了表示歉意,归老还另外创作了一幅墨宝,孩童般地笑着对黄导说:“这算是害你们多跑了几趟的补偿。”黄导在和我讲这段故事时深情的说:“其实西泠印社有很多老艺术家年事已高,记忆衰退,眼花耳背,每每上门麻烦他们,真正难为情的是我们;”

  7、中国美院教授、西泠印社资深社员、中国著名花鸟画大家朱颖人先生,时年81岁。那天在他位于南山路寓所中,接过黄导供他参考和选择的172句孙中山箴言汇订本后,聚精会神的认真翻看二十多分钟,最后选择并书写了孙中山名句“夫事功在百世,而权位不过一时”的书法作品,同时创作‘兰石图’一幅。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朱先生长期以来为人、治学、书画创作的内在的精神追求。(此书画作品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一级民间工艺美术家”、国家研究员级高级工艺美术师、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吴培林合作完成“凝聚壶”的创作);

  8、西泠印社资深社员、上海海上书画名家后裔联谊会会长、西泠印社首任社长吴昌硕曾孙吴超先生,为了支持黄导顺利搞好这一活动,主动邀集十几位上海的西泠印社社员,同一时间在浦东吴昌硕纪念馆集中,用整整一个下午时间,帮助活动主办方完成了上海的作品征集工作。事后,吴超先生对我说,黄导的策划很有意义,但要做好、做完成其实很难,我这样做,主要是想帮助黄导节约时间和节约资金,好事嘛,众人拾柴火焰高嘛!

  ......

  其实,在整个《丹青紫砂宜于兴》跨界文化活动的推进和“辛亥百壶”的创作过程中,以西泠印社社员为主体的艺术家们这种高风亮节的动人花絮枚不胜举。那么,是什么动力促使他们如此认真的投入呢?我想,光讲黄导和他的团队虔诚和努力,那是不够的。此次活动的成功,主要得益于活动的主体内容和意义,特别是西泠印社与辛亥革命的历史渊源,才是最大限度激发起艺术家们创作热情的原动力。

  让我们用向历史致敬的庄重心情来重温那段历史吧!

  在十八世纪末、十九世纪初,那时的中国已逢清末,两次鸦片战争失败,八国联军长驱直入,风雨飘摇的清政府,对外签订了许多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对内官场严重腐败,民不聊生。西方列强在侵吞中国领土的同时也进行了文化掠夺,殷墟甲骨、敦煌写经、西北简牍、石刻造像、青铜玉器、印玺古玩、书画典籍等被贩卖出境,几千年文明积累的大量国宝级文物相继流出海外。政治上的积弱,使国人有了“变革一切”的强烈愿望,严重的民族危机使得知识分子们因忧国忧民之心聚而问道。他们创学会、兴学堂、办报刊、保文化,“务为前人所不为”。

  正是在这样历史背景下的1904年,浙人王褆、丁仁、吴隐、叶铭提议并初创西泠印社,提出了“保存金石、研究印学”的主张。但日益腐朽的满清政府大搞文化阉割、轻视科技文化、采取闭关锁国政策。虽然1904年至1913年的十年间,丁仁、吴隐曾屡次向杭州地方官绅呈文申请建社,但都石沉大海,严重影响和阻碍了西泠印社的正常发展。

  也是在同一历史背景下,孙中山先生于1894年在美国檀香山成立了近代中国第一个革命团体兴中会,旨在“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合众政府”,点燃了近代中国革命的火种。1906年孙中山发起成立了革命团体同盟会,提出“民族、民权、民生”的“三民主义”。1911年中国爆发了举世瞩目的辛亥革命,最终推翻清王朝的专制统治,结束了中国长达两千年之久的君主专制制度,这是一次伟大的革命运动。

  辛亥革命之前,早期社员也在动荡中建设西泠印社,1905年建仰贤亭,1910年造石圆桌,1911年扩小盘古、得印泉,而在中华民国建立后的1912年,基础建设更是如火如荼,建了石交亭、山川雨露图书室、斯文口、宝印山房,有“壬子题名刻石”。中华民国的建立促使西泠印社的基建工作加速进行,为社员提供了固定的活动场所。

  如果没有辛亥革命的成功,西泠印社也许永无机会成为一个合法社团。1912年,中华民国在辛亥革命的隆隆炮声中诞生了,新生的中华民国政府,在1913年正式为西泠印社的建社申请作出批复。本该于1914年举行的十周年庆典,也因而提前一年,于1913年举行。十周年庆典上将印社正式定名为“西泠印社”,推举吴昌硕为首任社长,确立了社约和章程,并举办了大型的书、画、印及文物展览,与会者有社员和赞助社员数百人,盛况空前。

  吴昌硕是著名的国画家、书法家、篆刻家,在绘画、书法、篆刻上都是旗帜性的人物,在诗文、金石等方面也有很高的造诣,与任伯年、蒲华、虚谷合称为“清末海派四大家”。吴昌硕与西泠印社创始人之一的吴隐私交甚好,1912年,吴隐提议请吴昌硕出任西泠印社首任社长,得到印社中人的一致认可。吴昌硕出任首任社长对西泠印社的发展至关重要。吴昌硕以其艺术活动空间极大的拓展了西泠印社的社会接触面,包括早期的外籍社员,也多是慕吴昌硕之名而来,西泠印社的视野因而更加宽广。另外,吴昌硕以其杰出的社会活动能力吸收了广泛的社会援助,如其发动众人捐款八千元赎回的镇社之宝“汉三老讳字忌日碑”,为保留我国的金石文物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在吴昌硕的带领下,西泠印社活动频繁,国际影响力越来越大,盛名之下,精英云集,李叔同、黄宾虹、马一浮、丰子恺、吴湖帆、方介堪、傅抱石、潘天寿、王个簃、沙孟海、诸乐三等金石书画大家纷纷入社。而自此之后,西泠印社严格的社长遴选制度、社员入社制度、春秋雅集制度一直传承至今,终使西泠印社成为“天下第一名社”。

  这一事实说明,正是有了辛亥革命的爆发,共和政府的诞生使中国社会在政治上、精神上给人民带来了不可低估的解放作用,才使得初创阶段的西泠印社有了生存和发展的机遇。从此,印社工作得以有序展开和发展,印社的活动才有了权益保障。

  由此可见,初创阶段的西泠印社,不仅是辛亥革命的见证者,更是辛亥革命胜利成果的受益者。而这段历史,亦被几代西泠人了然于心,感恩无限!

  是的,在全民族纪念辛亥百年的时候,西泠印社也走过了风风雨雨的一百多年道路。如今的西泠印社与全国各行各业一样,沐浴在改革开放后的春风里,并被誉为“天下第一名社”。但重温历史、铭记历史,向致敬历史,这既是艺术创作的原动力之一,更是艺术家应尽的责任。它如基因,已深深地根植于每个西泠人的血脉之中。正因如此,这次以纪念辛亥百年为主题的跨界文化活动,才得到了这么多德高望重、德艺双馨的西泠名家的全力支持并投入到《辛亥百壶》的创作之中,从而极大的提升了活动本身及《辛亥百壶》的艺术品位和历史价值,其中缘由自然而然地可以得到解释了。

  最后,让我引用西泠印社执行社长刘江先生2011年6月3日下午在《丹青紫砂宜于兴》大型跨界文化活动启动仪式上的讲话,作为本文的结束:“辛亥革命胜利100周年了,也就是100岁了。按照我们人来说,百岁是应该做大寿的!西泠印社成立也有一百多年了,为中国的金石篆刻文化及书画艺术做出了贡献;宜兴紫砂有七、八百年历史,也为中国陶瓷文化做出了贡献。今天两种优秀文化联袂,共同纪念辛亥革命,为他做百岁大寿,这是很有意义的事。这次活动,要邀请近百位分部天南地北,甚至包括日本的西泠印社社员参与创作,这么大的规模在西泠印社历次纪念辛亥革命的活动记录上,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的。我衷心预祝活动圆满成功,也相信一定会圆满成功”。(西泠印社社员倪郡阳)

[责任编辑:杨帆]

热图推荐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