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楠访谈录》专访著名诗人、文化学者毛梦溪,把诗“嫁”给乐者

2016-09-21 15:06 来源:中国网  我有话说
2016-09-21 15:06:28来源:中国网作者:责任编辑:李超

  人物简介:

  毛梦溪,男,70年代生,湖南祁阳人,曾任《人民政协报》文化周刊主编,贵州省毕节市市长助理兼金沙县县委常委、副县长,现为民进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北京昌平文联名誉副主席,河南郑州师范学院兼职教授。毛梦溪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曾是朦胧诗人的代表之一,被评为“全国十大中学生诗人”。此后在工作之余笔耕不辍,兼顾写诗与作词,出版有《烟雨风衣》、《雨过琴书》、《遇到最好的自己》等作品集13部;发行有单曲《分别别多久》、《静水深流》、《也许一场雨后》、《梦回山寨》、《离心最近的距离》、《柔情深种》、《这城市》、《爱在祁山之南》、《山高你是峰》等,以及音乐专辑《红袖添香》;举办有《空港神韵—毛梦溪作品音乐会》。

  著名作家、中国作协副主席张抗抗认为毛梦溪的歌词“有真情,很美很顺畅”,“诗词功底相当不错”。《语文报》副总编任彦均认为毛梦溪的歌词有一种当代诗歌所缺失的唯美格调!

  嘉宾部分诗歌和音乐作品集

  捧读毛梦溪的诗歌,犹如在如梦如幻的迷雾森林中觅得一条铺满五彩鹅卵石的小溪,正如两位文友对他的赞美,“梦恋湘江秀,溪流碧水清”;“梦境随人愿,溪韵逐春风”。古人云:“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诗人绝非指分行排列文字的人,而是指一些有非凡的想象力、能写出词句优美、含义深刻、启迪他人心智的作品的哲人。湘西的山水赋予了毛梦溪浪漫、唯美的情怀,他婉约、凄美的诗句,营造了一幕幕舒缓、浪漫的意境;祁山、娄山关、黄溪河、冷水河都成为他笔下怀乡之情的象征物。而他独特的人生体悟里也充溢着耐人寻味的哲理。

  他认为“诗人的歌就是他们的诗”,所以他把他的诗配上乐曲,化成了一段段优美的旋律,让人振奋,让人神往,让人痴迷。乐曲优美的旋律为他的诗添翅加翼,飞越重重关山。如果说诗是文字闪烁的灵魂之光,那么歌就是升华这灵魂之光的情感浪花,那跳跃的音符将诗与乐完美融合,形成文字形体之外的声音与幻象。谈起创作初衷,毛梦溪说,“歌曲的传播力度当然大于诗,歌有更多的读者和听众,为什么不去尝试?”在他看来,诗和音乐有着密不可分的血缘关系,一个个大字就是一个个凝练的音符。诗源于歌,歌源于诗。毛梦溪曾开玩笑地说,写歌词只是他作为一个诗人的华丽“侧身”。作为一个文化人,他更多地在关注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弘扬。当古老的戏曲回响民间,当传统的节日重温记忆,当文化的芬芳弥漫乡间,这其中就有他积极参与、热诚鼓呼的成果。他的《被伤害了的文化》、《救救我们受伤的文字》、《学人的良知与责任》、《雨过琴书》等一系列文化随笔也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

  是什么让毛梦溪先生文思如泉涌,多年来佳作频传?他不同时期的作品又有着怎样的差别?他对家乡有着怎样的感情?他与作曲家们的合作经历又是怎样的?带着一连串的疑问,我们人民网文化频道对毛梦溪先生进行了采访。

  若楠对话:

  孟若楠:我们一般对诗人的印象就是单纯写诗,但是您却把您的诗谱上曲子,把它们变成了广为传唱的歌曲。这是偶然的灵感碰撞还是计划之中的结果?

  毛梦溪:我认为诗和音乐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诗人的歌就是他们的诗,每个字都是一个凝练的音符。诗和歌都是讲究韵律的,所以诗歌本来就应该是不分家的。诗源于歌,歌源于诗。我们也听过很多经典古诗被谱上曲子从而广为传唱的,比如《明月几时有》、《独上西楼》等。当代社会,纯粹的诗歌比较小众,而歌曲的传播力度大于诗,也更容易为大众所熟知,所以我就开始了这种尝试。事实证明效果还是非常好的,算是我的一个华丽转身吧。另外一个原因是,现在一些没有艺术价值的口水歌曲特别流行,这可能是因为口水歌简单、容易记住。但是,随着大众审美情趣的提高,这样的歌曲是没有长久的生命力的。我想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参与到艺术歌曲的创作中,也呼唤更多的词作者摒弃粗制滥造的口水歌,向经典看齐,多出好作品。

  孟若楠:是的,我听过很多您作词的歌曲,歌词满含深情与力量,特别能触及人的心灵,也能使听者产生情感上的共鸣。比如那首为建党90周年创作的主旋律歌曲《风雨送春》,就特别震撼心灵,“是谁拳拳心切,改写劳苦大众悲惨的命运?镰刀斧头将工农的心儿贴近。烽火连天神州哀鸿遍野,长歌当哭暗淡日月星辰。凄风厉雨马蹄声咽,你用黎明的通知振奋精神……”这首唱给党的歌曲打破了常规的歌颂,全篇不着一字,却情真意切地写出了人民的心声,而且歌词本身就充满诗情画意,画面感很强,给人视觉、听觉和意象多角度的冲击,令人过耳不忘。那么您创作这首词的心路历程是怎样的?

  毛梦溪:我本身有过基层工作的经历,走访过很多边远山区的村镇,实实在在接触和了解了新中国成立以来他们生活上的变化,从而也有了很多感触。另外,我喜欢研读历史,对老一代革命家的历史比较了解,所以在写的时候就能做到信手拈来。这首词的后面比如“瓦窑堡的星光点燃怒火,延河赤水澎湃爱国激情。雄关漫道残阳如血,你以不屈的脊梁构筑长城……”都是要对具体年代的历史有细致的研读才可以写出的。我也深切体会到了坚持读书对个人创作的重要性。而诗情画意的画面感,我认为诗歌必须要有一定的审美价值和美感度才能称得上诗歌,而且好的诗歌应该要经得起大众的反复推敲和品味。人都喜欢美的东西,如果一首歌平平无奇,那是很难成为经典的。我作词也是以写诗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力争使最终出来的作品具有诗歌美学价值。另外,写这首词也是想将红色革命年代的艰苦奋斗精神发扬光大,让年轻一代通过听歌不忘传统、爱上传统,将老一代的革命精神传承下去。

  孟若楠:说的非常好。除了主旋律歌词以外,您的《幸好与你遇见》歌词集以独特的视角对人性、世事和情感进行了哲学层面的思考。其中的作品不但传承了古典诗词特有的韵律和节奏,而且从生活的本质中挖掘了人生最根本的诗意。这些作品中也表达了您对亲情、爱情、友情、乡情的切实感受和思考,,让读者感受诗歌之美的同时,也能引发读者深层次的思考。是什么促使您写出了这一系列的作品?

  毛梦溪:人是感情动物,七情六欲是与生俱来的。我们作为社会人要学会恰当地处理自己跟这些情感的关系。我们的经历和所见所闻也会让我们去思考如何正确地对待这些情感。我相信写诗的人都是情感比较细腻的人,也都是善于观察生活的人,具有一种从生活经历和情感体验中提炼主题的能力。这可以说是职业敏感吧。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更多地去关注人本身,关注人的个体经历与成长,也对人情冷暖和爱恨离别多了一些感慨。亲情和爱情是人类情感最重要的两大主题,其中的喜怒哀乐是普遍的、共情的,属于全人类的,会对一个人的人生观产生重大影响。所以以情感为主题的歌曲能触动人心,也能给人以思考和向上的力量。感情的共鸣让人体验到生命的美好和质感,获得坚持下去、相信未来的力量。

  孟若楠:嗯,我也相信听众和读者能感受到您的这种力量的传递。现在年轻人当中不乏诗歌创作爱好者,您能否对他们提一些建议呢?

  毛梦溪:记得英国一位著名诗人说过,“诗歌是感情的自然流露”,我部分地同意这种说法。写诗的人必然是兴趣所致、有感而发才坚持笔耕不辍,所以愿意提笔写诗的必然是内心有这样的驱动力,我希望他们能坚持写下去,只管耕耘,不问收获,就算不能成名成家,至少可以让自己诗意地活着,在物质生活以外活出精神的富足。但是,要想真的写出好的作品,必须多读多看前人的作品,多读经典,从中华传统文化精髓中吸取养分,然后与自己的所思所想结合,才能写出有艺术生命力的作品。另外,就是要保持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写出新意、写出自己的特色来。

  孟若楠:好的,感谢您的宝贵建议。您近期有新作品跟广大诗友见面吗?

  毛梦溪:今年年底会组织一场作品音乐会,具体事项还在筹备当中,敬请期待。

  孟若楠:好的,我们会随时关注您的最新动向,期待您的新作。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主笔孟若楠)

[责任编辑:李超]

热图推荐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