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慕蓉首度回应“席慕蓉现象” 道出35年的委屈

2016-09-22 09:22 来源:京华时报  我有话说
2016-09-22 09:22:23来源:京华时报作者:责任编辑:产婉玲

  昨天,台湾诗人席慕蓉来到北京单向空间爱琴海店,她的七本诗集精装版最近由作家出版社出版。面对满屋子的读者,席慕蓉道出了内心35年的委屈,回应了当年“席慕蓉现象”所引发的诸多质疑。

  当年诗集畅销并非炒作

  “年轻的时候,如果你爱上了一个人,请你,请你一定要温柔地对他。”最初被这段文字所感动的读者,如今大多已步入中年。文字出处是席慕蓉的第二本诗集《无怨的青春》,初版于1983年。随后的十年中,它和席慕蓉的首部诗集《七里香》(1981年初版)先后再版三四十次,这样的畅销纪录被称为“席慕蓉现象”。

  现在一本畅销书作家可能会像明星一样登上富豪榜,不过,在35年前却让席慕蓉陷入漩涡之中。有评论家发文指责她的诗主题贫乏、矫情造作、思想肤浅,是为了迎合大众的“媚俗”之作,持另一种观点的评论家则认为大众接受、了解现代诗,席慕蓉功不可没。另外,也有人从诗集的过高销量入手,称席慕蓉善于宣传,也就是今天所谓的“炒作”。

  对于这些声音,席慕蓉这些年一直保持沉默。当晚的分享会上,她首度进行了回应,“我真的有点委屈,但是我一直没有讲过,因为没有反驳,很可能以后这个东西就变成一个定论,所以我想跟大家解释一下。”

  席慕蓉回忆,上世纪80年代初,她的《七里香》《无怨的青春》等诗集都很畅销,外界对这些诗集的看法她不太在意,但当时有句话把她惹火了,“有人说,假如我的书销到跟席慕蓉一样的话,我就跳楼自杀”。这位评论者还说《七里香》销量好是因为出版社宣传得好,“35年前我的诗集出版没有任何宣传,《七里香》封面是我自己画的,当年是绿的封面,上面有白色的小花,《无怨的青春》也是我画的。”席慕蓉觉得,如果别人说这两本诗集因为版面设计好而畅销的话,这倒是一个理由。

  近几年已成叶嘉莹铁粉

  最近几年,席慕蓉是南开大学“迦陵学舍”的常客,在叶嘉莹的诗词讲座课上,经常看到她的身影。当晚的分享会上,席慕蓉多次提到她前几天在天津听叶嘉莹谈古典诗词的情景,还花了很长时间来复述叶先生是如何讲解欧阳修《蝶恋花》的,俨然已经成为叶嘉莹的“铁粉”。

  南开大学的老师对席慕蓉说,“你平常跟我们讲话时有点羞涩,在叶先生面前就更羞涩了”。席慕蓉解释说,虽然到了这个年龄了,但心里有时还是不自信,有点自卑感。不过,她觉得这也没什么,“诗是我心里面给自己最后的陪伴。我以前比较年轻,有读者说他喜欢我的诗,我有点想跑想躲,但是我后来发现,我的读者也都是怕羞的人。”现场有记者问席慕蓉除了写诗,平常喜欢干点什么?她说:“养猫,我一直以来想写本养猫的书”。

  叶嘉莹除了提倡“弱德之美”外,还倡导学生学习古典诗词要“吟诵”,席慕蓉对此也很赞同。当晚,她还用粤语(九个音节,接近古汉语)吟诵了白居易的那首《琵琶行》,“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在分享会最后,她还不忘提醒读者,有机会一定要去听听叶先生的课,“你会觉得你整个人生都不一样了”。

  文学是不分三六九等的

  回应完形式上的质疑,席慕蓉也回应了评论人对她诗歌内容的质疑。当时评论人拿着她的诗问年轻人为什么觉得席慕蓉的诗好,年轻人往往一脸茫然,评论人以此作为依据称席慕蓉的诗矫情造作、思想肤浅。对于这个“锅”,席慕蓉也不背了,她说:“我觉得这些评论者不知道人在十几岁的时候是最敏锐的读者,你问他为什么喜欢,他绝对不知道。你今天来问我,让我在一个陌生人访问中说我为什么喜欢一样东西,我都说不出来。”

  席慕蓉说:“文学本身就不是按一二三四分类的,它是脱离一切解释,一切规则的。我很感谢有这个机会,让我把我自己的委屈说一下。这个委屈憋了这么多年,是因为我从小受父母教育,假如别人不了解你,你说了也没用。我从小也知道很多事,可以把它记下来,但是不必回答,因为有人不会相信你,他不是没有美好的素质,他是从来没有机会看到自己美好的素质。”

  另外,还曾有种声音质疑席慕蓉,“你都结婚了,30多岁,还有什么资格写情诗?”席慕蓉反击说:“我想他有什么资格做文学的评论,我可以这么回答。”

  京华时报记者田超

[责任编辑:产婉玲]

热图推荐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