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青春片:别既玷污了"青春" 又玷污了"电影"

2016-09-22 09:32 来源:人民网  我有话说
2016-09-22 09:32:52来源:人民网作者:责任编辑:产婉玲

  商人的嗅觉是最敏锐的。文化商人也是商人,所以,对于金钱的性感铜臭味道,文化商人更有不加掩饰的敏锐捕捉能力。在这里,所谓的文化商人不仅仅指有文化的商人,还指以制作和销售文化产品、只追逐利润利益的生意人。

  卖什么都是卖,一个卖白菜的不一定就比一个拍电影来卖的人低人一等,因为:本质上都是生意。但人的职业无分贵贱,人本身的需求却有先后,马斯洛老先生因此总结出了人的需求层次理论。“饱暖思淫欲”,一般来说,人只有在满足基本的饱暖需求后才能饮酒、品茶、喝咖啡,才有钱、有心、有闲进行文化消费。当白菜被吃腻到不入法眼、不上餐桌的时候,看电影就成为大众一种喜闻乐见的消费习惯。不得不说,正是在中国这样的经济高速发展背景下,大陆的所谓青春主题类型片才能一跃而飞,成为“风口上的猪”,御风而行、赚钱赚得盆满钵满。

  事实上,作为一种商业类型的青春片在很大程度上就深深刻有先天性营养不良的烙印。周华健的歌曲“真心英雄”里有一句歌词这样唱“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可对于人生过渡阶段的青春来说,即使曾经经历,也是当时以为什么都过不去、后来才知道什么都可以过得去的事儿,大都属于一些“为赋新词强说愁”的经历,更不要说那些没什么经历的青春了。老年人常常拿自己的经历教训晚辈或年轻人:我过的桥比你过的河多,我喝过的水比你吃过的盐多。也许,阅历和经验未必都能脱胎换骨、成为财富,但却是构成故事的基础。问题是校园生活或刚步入工作岗位的年轻人能有多少经历能结构成电影故事呢?青春的苍白与简单自然不足以支撑起一部电影的内容,这是目前所能解释大陆青春片内容泛善可陈的一个最善良的原因。

  与此同时,当“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及“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的先后票房成功,大陆青春片的基本内容、叙事框架和呈现风格就已经完全确定。如果说韩剧中的老套剧情是“车祸、癌症、治不好”,大陆青春剧的雷同情节则是“堕胎、车祸、难到老”。不管是在“同桌的你”、“匆匆那年”,还是“左耳”、“栀子花开”,相同的狗血路数频频出现,劈腿、打胎、打架、车祸,也成为大陆青春片标配的四大元素。不是说这样的素材和情节不能重复,只是让人反胃和吐血的是这种极富戏剧张力的桥段仅仅是被当作一种噱头、一种潮流和一种自爱自怜的工具,而即使多年之后的回望、回顾在电影中的表现也是所有的过错都是那时的时间、当时的现实及肮脏的世界,自己则是一副无辜和优雅的姿态。如果说现在与以往有什么不同的地方,那也仅仅是一种讨巧卖乖的世故,而非反思和成长之后的成熟,既谈不上对生活真相的认识,也没有学会去热爱生活本身。再说,这样的青春究竟是谁的青春?一般人的青春是这样度过的吗?

  就叙事风格来说,既是回忆的姿态,必然充满伤愁的情绪。放大以往的伤痛,为伤痛而伤痛,以至于增添没有逻辑和背景的情节及填充音乐,走悲情路线,难免走到浮夸的地步。因而,无论是对于校园爱情故事的缅怀,还是对中学校园或大学校园的追忆、展现,都是电影试图唤起观众对过往年华的怀念。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如果怀旧的内容都不存在,怀旧的情绪自然会大打折扣,消费观众的怀旧情怀也当然会沦落为欺骗,单一的怀旧就更让人厌弃。观众总不能善良到每次都花电影的豪华票价去吃清水花瓣煮的白菜吧?

  至于追求利润和票房,商业电影看重利益肯定无可厚非,“商人重利”都“轻离别”,明知会把片拍烂,只要有利可图,拍个烂片来卖,又有什么?只要捂上耳朵、闭上眼睛,这个世界的批评与骂声就与他们无关。而眼睛也可以睁开,那就是见钱、获取票房。因此,追逐利益、过度营销华而不实的内容,大陆青春片来势凶猛、去也迅疾,短短不过四五年就从呱呱坠地走向末路,既玷污了青春,又玷污了电影。

  大陆青春片还有希望吗?大陆青春片的出路何在?

  首先,大陆青春片的现有主题可以深化。恋爱、打架、背叛和堕胎能在电影中表现吗?自然可以。但那不仅仅是再现情侣间的分合、青春的迷茫感伤及重聚时的攀比,也不只是成长历程的影像集锦,而是为了表现成长时必不可少的残酷。“初恋时,我们不懂爱情,”而只有经历过,青春才没有虚度,人才可以成熟成长。而所谓的劈腿、打架以至于堕胎能表现出作为女主人公的独立、自主和自觉的主体意识吗?反观泰国的青春电影,虽不注重营造曲折的爱情故事,也不承担社会政治话题,只用生活中的小场景、小动作,或是平常对白讲述青春期少年男女间单纯又青涩的初恋故事,即构成青春片的“小清新”、“纯爱”类型。《阳光灿烂的日子》更进一步,导演姜文不但没有沉迷于回忆“青春”这样“阳光灿烂的日子”,而且还果断清表达了对于“记忆”的不信任。当马小军和小伙伴在老莫餐厅举办生日宴会,马小军和刘忆苦为米兰打架时,一段画外音适时出现:“我不断发誓要老老实实讲故事,可是我悲哀地发现,根本无法还原真实,记忆总是被我的情感改头换面,把我搞得头脑混乱真伪难辨。”姜文爽朗的笑声瞬间将观众拉回现实,使故事发展的逻辑发生了深刻的断裂,但这种方式可以提醒自己和观众:要保持对于青春回忆美化俗套的警惕。“怀旧情感”分为两种:一种是一味地导向自恋中感伤的自我满足、自我抚慰式的怀旧;另一种是把深深的丧失意识铭刻在“现时”,在建构“缺失”、某种本质性价值“现实”的同时,导向超越“现时”憧憬中境界的具有超越作用的怀旧。无疑,我们的青春片还滞留前一个层面,而我们需要向第二个阶段迈进。

  其次,大陆青春片的表现内容可以多元。《逆光飞翔》中的主人公阿翔虽然看不见这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但却可以在自己的音乐王国中自由徜徉。观众在电影《不能说的秘密》里可以看到一个现实生活中不存在的人物,但整部影片的画面呈现却合情合理。同样,美国青春电影《毕业生》也描述刚大学毕业青年人的爱情经历,但它反映的却是青年人的成长以及对成年人社会的反抗精神。日本的《四月物语》等一系列影片则更缺乏轰轰烈烈的爱恨情仇和煽情催泪的生死离别,只是用平和的画面和唯美的意境来表现淡淡的情绪。事实上,青春的敏感和美好、生命的无常感喟,正是体现在这里。“如何把一个特定的内容和题材演绎成为一部可以跨越族群、地域和文化的作品”,需要主题的开拓、内容的多元。“青春”片应该具有更丰富的意涵、更开阔的视野。

  最后,大陆青春片需要尽量克制自己“唯利是图”的原罪。急功近利、赚取快钱的冲动不仅消耗了观众的耐心,还使得青春片成为弃之可惜、食之无味的鸡肋,甚至鸡肋都不能算,只是一碗被稀释过的鸡汤。但真正值得看的电影,应该不止于叫座,还应该叫好,能启迪观众、引发思考,让人能通过艺术看到这个世界的美好、或变好的可能,哪怕是一点点。因而,重要的是大陆青春片本身的诚意。

  即使电影是商品,也要让电影精工细雕、成为名符其实的文化商品。也只有这样,文化商人也才能真正成为“有文化的”商人。原平方

[责任编辑:产婉玲]

热图推荐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