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说辛亥百壶的市场价值

2016-09-23 13:41 来源:搜狐  我有话说
2016-09-23 13:41:08来源:搜狐作者:责任编辑:杨帆

  对《辛亥百壶》的评论,诸多专家、学者多从其历史价值、文化艺术价值等方面论述,已比较充分。笔者作为长期在古玩艺术品市场第一线的运营者,以与《辛亥百壶》策划出品人黄明导演十多年的相识相知以及《辛亥百壶》大陆首展承办人的身份,愿意从市场角度来谈谈本人对《辛亥百壶》市场价值的分析与看法。

  一、独特性

  物以稀为贵,尤其在艺术品上,独特、稀缺是衡量价值的一个十分重要指标。辛亥百壶,是黄明导演作为一个资深文创人士,历时数年,往返杭宜上百次的精心力作。其独特性在于为纪念辛亥革命百年创作的百壶整套,以辛亥革命的发起人、推翻中国千年帝制的伟大先行者孙中山先生的箴言为内容,通过西泠印社社员为主体的当代百名书画名家,再以宜兴百名紫砂名师联袂精心制作的融思想性与艺术性高度结合所产生的名言、名人、名壶。而如此重量级艺术品,一共只制作了二套,其中一套在2011年台北国父纪念馆展出后被该馆永久性收藏(2016年3月定为典藏)。因此,留存于大陆的另一套已分别去过香港、澳门及大陆多地巡展,可以称作仍可流通的“孤品”。其独特性名副其实,稀缺性独一无二。而从题材上来说,辛亥百年不会有第二个;从创作上来讲,如西泠印社执行社长刘江因年事已高封刀等等。因此,无论从何角度,要再制作同样百壶是不可能的事,加之辛亥百壶在两岸四地六大都市的轰动性大展,也早己作为海峡两岸交流的一个重要活动载入史册,因此就其市场收藏性而言,其价值自然已不言而喻。

  二、艺术性

  与其它许多命题创作的艺术品不同的是,辛亥百壶并非为凑百数而应付性创作的,这从观百壶中大家可以体会到,无论是壶上的书画,还是制壶的工艺,都充分体现了西冷和宜兴二个百名书画艺术家、陶艺家的水平和风采。如吴山明绘制的孙中山肖像,简练传神,刻在壶上虽以线描为主,无法体现水墨的韵味,但毕竟是当代一流国画家所绘,从孙中山先生的画像中观众既可以隐隐感觉到先生那忧国忧民天下为公的博爱胸怀,又仿佛从他坚毅的眼光中看到革命必定成功的信心。撇开落款欣赏肖像,形神兼备的力作足以扛起主壶之担当,而作为当代画坛的领军人物,由吴山明先生来创作百壶中唯一的一把肖像主壶画也确当之无愧。再从壶艺上来言,同样说这把“顶天立地”主壶吧,壶制作者邵顺生,是赫赫有名的邵氏传人,在方壶领域,他是当仁不让的顶尖高手。为表现出孙中山伟人的“顶天立地”形象,邵先生精心构思设计制作,确立以柱子为主造型,用土炮做壶嘴,代表辛亥革命打响了反帝、反封建的第一枪,用九根柱捆绑一起制成壶钮,代表着九鼎和九州,再用两柱连接壶身,叫同心协力,把他们全连接看,就是1 9 1 1,辛亥革命1 0 0周年,不但在形制上极有意义,用泥、用料,做工等等,都达到前所未有的工艺高度,是邵顺生从艺以来的扛鼎之作,难怪光壶还没陶刻、烧制就有藏家要出五十万元高价预定。

  说主壶大家公认艺术性一流,其实,它只不过是把代表而已,百壶中不泛主题壶之作,有太多的两地名家精绘细作,造就了这套呈现各种风格和流派的传世百壶。

  三、升值性

  艺术品形象点讲,也可以分为白马和黑马,“白马”即是目前大家公认的名家作品,如百壶中西泠方参与的名家既有西泠印社的执行社长、金石书法泰斗刘江,浙派书画代表人物吴山明、何水法,中国美院重量级教授王伯敏、朱颖人,沪上海派代表人物、西泠印社名誉副社长高式熊、也有西泠五老中的陈仲芳、郁重今、林乾良、丁茂鲁,以及一线著名书画篆刻家吴静初、杜高杰、俞建华、蒋北耿、骆恒光、徐银森、叶尚青、余正、李早、吴莹、宋涛、朱炳仁等等;而宜兴方参与的既有当代陶艺大师、研究员级高级工艺美术师张红华、吴培林、朱建伟、谈耀伟和以王福君领衔的一大批国家级高级工艺美术师,如尹红娣、沈寅华、朱丹、黄丽萍、夏淑君、赵明敏、董亚芳、王杏君、蒋建军等,还有以国家级高级工艺美术师、邵氏第六代传人邵顺生领衔的制壶名家传人,如周古梅,祖父周谟是辛亥革命元老黄兴的侄女婿,是宜兴陶艺名人纪念堂里的人物,曾成功恢复了失传近千年的宜兴青瓷;再如程建明,是中国第一位在国际上获大奖的紫砂艺人程寿珍曾孙;赵丽娟,是近代史上第一位紫砂实业家、制壶名家赵松亭的第四代传人;王芳,则是宜兴七大紫砂艺人王寅春孙女;王智明,当代陶刻第一人谭泉海关门弟子等等。这些名家、名门之后其作品目前在市场上都是灸手可热,洛阳纸贵。

  再来说说“黑马”,众所周知,黑马的价位现在一定不是很高,但其潜力不小,大黑马爆发后其价值有的甚至超过不少白马。就百壶西泠名家中,特别要提的是西泠印社理事张耕源先生,他长期在中国美院的西湖艺苑搞水印木刻和教学工作,为人忠厚,治学严谨,功底扎实,金石书画亦精,尤其在篆刻上大胆创新,雄浑奔放,其肖像印被公认为国内第一人。这既是对他的首肯,但也掩盖了其治印上早己达超一流的成就。他的篆刻,布局夸张自然,刀法娴熟、率真,方寸之间,气象万千,极具个性的风格,充满视觉张力。故业内名声很响,应该是标准的白马,但他淡于名利,很少宣传自己,从市场性来说,大众认可度并不高,市场价也远未达到其艺术成就己达大师级高度的价位。因此我把张先生列入大黑马行列,是预测迟早有一天,在我看来应是当下金石艺术第一人的张耕源无论是艺术性还是价值性总有回归的一天,拥有其作品历史将证明会是大赢家。

  再来谈谈宜兴紫砂中的黑马人物。紫砂壶从明朝兴起,清代、民国一路走来始终以壶艺为主,素壶产生了时大彬、顾景洲和花壶陈鸣远、蒋蓉为标志性的人物。但从晚清民国起,随着紫砂七大艺人之一的任淦庭的出现,就像晚清涌现出程门、金品卿、王少维那样将书画艺术融入到火的艺术中去,使相对单调的瓷器产生了浅绛彩瓷板画的艺术,包括之后形成的珠山八友,用书画结合瓷艺产生了更具艺术价值的文人画瓷器。紫砂也与时俱进,在清末起产生了结合书画的文人壶,其中以任淦庭为代表的陶刻泰斗,让人们在茗香品茶中欣赏到高雅的书画艺术。到现代,随着生活水平的大幅提高,书画艺术早已进入寻常百姓之家,紫砂陶艺也普通融入了书画艺术,现在稍有点档次的紫砂壶,都会刻上书画,制壶大师的则配上书画大师的作品,可谓珠联璧合。因此,一把好壶,除了制壶手艺外,陶刻同样非常重要,否则再好的书画也无法从壶中体现出来。谭泉海能成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并作为紫砂艺人中唯一的一个陶刻国大师,有力说明了陶刻在现代紫艺中的重要性。

  平常大家谈的制壶艺人较多,往往忽视了陶刻艺人,因此我重点推荐的黑马人物就是陶刻了这批百壶中大多数壶的国家级工艺美术师、优秀青年陶刻家陈宏林。要成为一个好的陶刻家,书画基础非常重要,陈宏林拜师学画,还大量临摹古人字画,尤其学吴昌硕、潘天寿、王雪涛等名家,将大师们的特色融入到他自己的作品中,按其说法是“基本功扎实了,再去做一件紫砂壶的陶刻时,就可以做到‘狠、准、稳’,一气呵成。”陈宏林的好学,加之勤奋和天赋,成就了如今辛亥百壶千姿百态的书画再现,细细品味,除了陈宏林“原汁原味” 地把书画名家作品陶刻到壶上外,更多的是他根据不同书画家的风格,结合不同制壶名家的特长还要考虑孙中山名言的内容互相结合成有机的统一。话说陶刻一把壶容易,陶刻成批的实在是给陶刻家出了大难题,但在陈宏林的刀下,不但出色完成,还有所升华。如“顶天立 地壶”既把孙中山的“博爱”刻得逼真、敦厚,更将吴山明绘制的孙中山像寥寥几笔便刻得极为传神,充分展现出一个优秀陶刻大家的风采。如果仅从作品来伦,大多数观者绝对想象不到这些或雄健、或飘逸,技法丰富的各种书画陶刻文人壶竟出自一个年轻人之手,而这也正是百壶的一大看点。类似陈宏林们制作这批百壶的高手哪日一冲飞天成了大名家可千万不要吃惊,是“黑马”终有成为“白马”的一天,相信无论是书画界还是陶艺界,参与辛亥百壶中不久的将来必然会产生大师级人物。

  综上简述,笔者通过独特性、艺术性和升值性三方面来论述,从市场角度分析判断辛亥百壶价值无限,不可估量,是中国两大非物质遗产中国书画与紫砂陶艺的完美结合所产生的里程碑式的传世佳作。

  此文摘自《辛亥百壶主题文集》作者:胡成敏 统筹:李政

[责任编辑:杨帆]

热图推荐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