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自华:河源道考察纪行

2016-09-23 16:05 来源:国际在线  我有话说
2016-09-23 16:05:24来源:国际在线作者:责任编辑:李超

图片默认标题

  9月10日,在乌鲁木齐的本次科考研讨会上 摄影:黎萌

  国际在线报道:9月1日至8日,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化厅、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丝绸之路(新疆)国际文化传播发展中心承办的“丝绸之路·昆仑河源道”综合科考在丝绸之路南线“昆仑河源道”展开。

  十余位国内知名学者和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报道团队组成科考团队一行,实地探访,通过重走古代交通路线,考察历史遗址遗存,梳理中华文明源流和中外交通史话。

  中国国际广播电视网络台(CIBN)协同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对科考活动进行了全方位立体化全媒体报道。国际在线、CIBN互联网电视(国广东方)、CIBN看东方直播、国广星空CIBN手机电视、中华网等使用各种新媒体手段向全世界报道了本次科考活动,破译“一带一路”的文明密码。

  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副研究员唐自华全程参与了本次“丝绸之路·昆仑河源道”综合科考,并根据自身经历撰写下文:

图片默认标题

  9月6日,中国阿富汗边境的南瓦根基达坂 摄影:黎萌

  一

  9月6日,我们一行人登上了南瓦根基达坂[1]。这是两峰夹峙的鞍部,国防公路已经直接铺到边境线上。虽是初秋,4800m的达坂上早已朔风凛冽,雪花飞扬。我们已经把所有衣物都穿上了,打开车门的一瞬还是不由得又裹紧了些。

  脚下,喀拉秋库尔河[2]波澜不惊,从境外的冰川发源,在国境线附近绕过碎石堆,蜿蜒向东流去。岸边,棱角分明的砾石滩上点缀着枯黄的野草和萎顿的多肉植物,偶尔还有红色和紫色的小花在岩缝里瑟瑟发抖。碎石堆后面,冰川近在咫尺。没有阳光,冰川颜色有些暗沉,被冰流裹挟的石块在冰面上显得突兀甚至狰狞。更高处,雪雾交加,冰峰隐没在云里。

  向境外张望,达坂之下一片宽阔的谷地,小溪流穿行其中,渐行渐远,最后和谷地一起消失在云雾里。云雾下面便是瓦罕谷地,溪水是瓦罕河的源头,经帕米尔高原西部的喷赤河汇入阿姆河,穿过沙漠最后流入咸海。喀拉秋库尔河也是如此——它是塔什库尔干河的支流,塔什库尔干河在高原东部与叶尔羌河汇合,纵贯塔克拉玛干沙漠后汇入塔里木河,最终消失在塔里木盆地的东部。

  这里,是中国-阿富汗边境,也是阿姆河-塔里木河流域的分水岭。在稍大的尺度上,帕米尔高原是青藏高原西北诸多山体的山结,是分隔中亚、西亚、南亚和东亚的主要地理单元,而源自帕米尔的诸多河流不仅孕育了大陆中部的诸多文明,还成为彼此沟通的天然纽带。

图片默认标题

  9月6日,中国阿富汗边境的南瓦根基达坂 摄影:黎萌

  二

  新生代伊始,印度次大陆快速越过赤道,由南向北朝欧亚大陆斜冲过来。受到塔里木刚性块体的阻挡,印度板块北部的大片地区潜没到欧亚大陆之下,地表剧烈抬升形成青藏高原。在塔里木地块的西侧,印度板块长驱直入,又向北楔入300km。强大的挤压不仅激活了块体之间的缝合带,更使得天山与印度板块之间的地壳强烈缩短、增厚、抬升,帕米尔高原也逐渐成型。最晚到2300万年前,不断抬升的帕米尔高原已经足以阻碍水汽交换,形成塔里木盆地的地形格局和干旱气候。

  南侧印度板块的挤压在帕米尔高原上形成东西方向的谷地,河流在其中悄然孕育。河流沟通了高原与盆地,将碎屑物质转移至低处堆积下来,成为塑造高原形貌的重要力量。进入第四纪冰期,冰期的高原迎来了更强大的地形塑造者——冰川。第四纪气候冷暖波动驱动冰川反复进退,冰川蛮横地改造着河谷,逐渐成为底部宽平的冰川谷。如果山脊两侧都有冰川,还会形成像刀刃般狭长陡峭的山脊线。帕米尔高原地震和冰川活动频繁,常在高原周边形成堰塞湖。堰塞湖阻止了下游河流的溯源侵蚀,促进了河流上游的淤积作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高原地貌的稳定。

  几千万年的地壳运动造就了雄峙于欧亚大陆中部的帕米尔高原,联结天山、昆仑山、喀喇昆仑山、喜马拉雅山、兴都库什山的同时,也分隔了中亚、西亚、南亚和东亚。同时,从冰川发端的涓滴细流汇成大河,又在不同方向没入荒原。

[责任编辑:李超]

热图推荐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