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百壶:在历史记忆与当代阐释之间

2016-09-23 16:35 来源:搜狐  我有话说
2016-09-23 16:35:06来源:搜狐作者:责任编辑:杨帆

  《辛亥百壶》指的是在2011年为纪念孙中山诞辰100周年,由黄明总策划总出品,以西泠印社社员为主体的百名书画家与百名宜兴紫砂壶艺师联袂,创作了融孙中山百句箴言、丹青为一体的一百把紫砂壶。当时,辛亥百壶共制作了两套,其中一套壶于 2011年12月被台湾孙中山纪念馆永久收藏后,于2015年升格典藏。自2011年以来,《辛亥百壶》在两岸四地六大都市(香港、台北、杭州、深圳、新北、澳门)巡展中不仅受到媒体极大关注,还赢得了参观者的高度评价。2015年3月31日,在江苏省宜兴丁山《辛亥百壶》艺术价值评估会上,专家认定: 《辛亥百壶》从目前看,经济价值不低于人民币贰仟万元至贰仟捌佰万元,同时还指出从历史价值、文化价值、书画艺术、紫砂艺术价值出发,其有形资产和无形资产价值长远看不可限量(作此评估时,《辛亥百壶》尚未被台湾孙中山纪念馆列入典藏级收藏品)。

  《辛亥百壶》是纪念文化产品,它以跨界艺术的方式唤醒并激发了中华民族关于辛亥革命的历史记忆,众多艺术家以传承创新的精神表达了对孙中山的敬仰和对辛亥革命的丰富理解。在国家大力倡导文化创意产业的今天,它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成功的文化创意产品的案例,值得我们从多方面深入研究。本文拟以辛亥百壶为对象进行个案分析,通过考察其文化创意和艺术展览分析其创意策略,继而结合辛亥百壶本身进行艺术分析,审视在跨界融合中艺术家对历史呈现和阐释的丰富性。

  一、历史记忆与民族复兴

  《辛亥百壶》作为大型跨界纪念文化活动“名言名人名壶——丹青紫砂宜于兴”的结晶,其创意之独特,首先在于有效地叠加了两大品牌西泠印社书画与宜兴紫砂壶的品牌效应。其次则是它的规模效应,熟悉宜兴紫砂壶历史的人都知道,西泠印社书画家与宜兴壶艺师的合作由来已久,宜兴紫砂壶诞生于北宋,其功能主要是日常饮茶。到了清朝,“西泠八家”之一的陈曼生开始和壶艺师合作,他不仅亲自设计壶型,还把书法、绘画、印章等表达文人意趣的元素融入紫砂壶,促生了文人壶的问世。自此,“壶以字贵,字以壶传”的紫砂壶传统得以形成。但是,书画家、壶艺师、陶刻师达200多人,其中还有两位为外籍西泠印社社员(日本)来共同完成100把紫砂壶,这在历史上还是第一次。除此之外,我特别要谈到的是策划者对《富春山居图》分藏海峡两岸这一事件的有效利用,可以说这是其创意价值得以实现的重要文化策略。

  据黄明说,他萌发书画家与壶艺师跨界合作的想法有一定的偶然性。黄明是独立制片人,曾担任国家九五、十五重点音像出版物《西泠名家系列》的总策划和总导演,为此付出了16年的心血,荣获了浙江省第十三届“树人出版奖”最高奖;此后还推出了《中国当代书法艺术的风采》大型名家系列。多年拍摄书画家创作及其生活的艺术实践,黄明在书画界拥有广泛的人脉。2010年,他策划了“丹青· 丹心——浙江百名书画名家浓墨重彩共庆建国60周年”大型文化活动,由100名书画家在同一场地同一时间进行书法、绘画篆刻创作,并联合浙江电视台国际频道将此盛况向全世界直播。2010年10月,为筹备辛亥革命100周年纪念活动,有人建议他再组织100名书画家来庆贺,他不愿重复,希望推出新形式组织好这次纪念活动,使之更有意义。恰好一个月前,宜兴一位壶艺师想请他帮忙找西泠印社社员画壶,受此启发,他大胆策划了书画界与紫砂界的联袂,并把双方创作的过程记录下来制成纪录片。黄明把这次纪念活动命名为“丹青紫砂宜于兴——名言名人名壶”大型跨界文化活动,在整个创作和各种布展中,这一活动都引起了多家媒体的关注和报道。

  黄明长期从事媒体艺术活动,对新闻和文化市场极为敏感。在活动策划之初,他就决定要制作两套壶,一套捐给台湾,一套留在大陆。[1] 为引起境外媒体关注,2011年10月10日辛亥革命百年纪念日时,辛亥百壶在香港柯达大厦《大公报》报社展出。展前一个月,从 9月11日到10月12日,制作方以广告的方式每日在《大公报》刊登一篇介绍文章。在这次展览中,台湾地区立法院最高顾问罗志明先生得知黄明欲捐赠一套壶给台湾的想法,遂积极撮合,并与台湾孙中山纪念馆牵桥搭线,使辛亥百壶在台湾展出后被永久收藏。在台湾展出以及多种场合,黄明都表达了这样的愿望:希望有一天,这两套来自台湾和大陆的孪生兄弟,能够背对背放在一起展览;他甚至明确指出辛亥百壶就是陶器中的“新富春山居图”。在这里我要指出的是,当年国宝级的《富春山居图》由于政治原因被迫以分藏的方式保存在台湾和大陆,而两套“辛亥百壶”分藏海峡两岸,则是黄明主动而为的结果。需要说明的是这种当下对历史的模仿行为具有象征性和符号化特点,却有别于后现代艺术的“戏仿”。这里没有滑稽,只有庄严和神圣。其根基在于海峡两岸对辛亥革命达成的共识,其目的是为了建构中华民族的文化认同。

  黄明对《辛亥百壶》分居海峡两岸的设计也有因可寻。2010年3月14日,十一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闭幕,温家宝总理答中外记者问。他在回答台湾记者提问时讲了一个故事:“元朝有一位画家叫黄公望,他画了一幅著名的《富春山居图》,79岁完成,完成之后不久就去世了。几百年来,这幅画辗转流失,但现在我知道,一部分收藏于浙江博物馆,另一部分收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我希望两幅画什么时候能合成一幅画。画是如此,人何以堪。”《富春山居图》系“元四家之首”的黄公望为无用禅师所作。它以水墨描写富春江两岸初秋景色,峰峦冈阜、陂陀沙渚,林木葱郁,疏密有致,是黄公望水墨山水之巨作。明万历年间被焚成两段,前段又称《剩山图》,藏于浙江省博物馆,后段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总理在答记者问时借希望 “富春山居图”早日合璧表达希翼海峡两岸早日统一的愿望。总理的愿望,仿佛给文化界下达了任务,文艺界积极行动。经过一年的潜心准备,2011年6月1 日,分别收藏于海峡两岸的“富春山居图”终于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合璧展出,引起极大轰动。而且就在同一天,由鸿茂控股创意发起并鼎力邀请当代海峡两岸9 位书画名家联袂创作的《新富春山居图》,也于北京钓鱼台大酒店举行面世仪式,“北京与台北,一新一古两幅《富春山居图》,遥相呼应,共谱佳话”。这也正是黄明策划《辛亥百壶》活动力争想要达到的效果。

  在政治外交中,文化交流常扮演先行者的角色。因此,政治既制约着艺术生产和文化交流,也会为艺术生产和文化交流带来机会。关键在于文化人能否抢占先机。毫无疑问,黄明抓住了这个机会,而为纪念辛亥革命制作的百把紫砂壶也被打上了政治色彩,紫砂壶的日常实用性被政治功利性所取代。不难想象,这套紫砂壶书写的名人箴言若不是孙中山的,台湾孙中山纪念馆是否收藏还是个问题。当然,这套紫砂壶若其艺术价值不高,孙中山纪念馆也同样不会收藏。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辛亥百壶》可谓是政治文化与高雅文化成功结合的典范,无论是出于艺术价值还是基于其政治功能,它都会引起人们的重视。事实也正如此,2013年12月19日—22日,在庆祝澳门回归十四周年的大喜日子里,应中央人民政府驻澳门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台湾事务部、海峡两岸关系协会驻澳门特别行政区办事处、澳门贸易投资促进局、澳门会展中心的指导与邀请,《辛亥百壶》在澳门会展中心参加“海峡两岸名茶名壶博览会”隆重展出。与此同时,被台湾孙中山纪念馆收藏的那套壶也在台湾新北市莺歌陶博馆隆重展出,形成台湾与澳门的遥相呼应。相信在以后的岁月里,人们在关注其政治价值外,会越来越重视其独特的艺术文化价值。

  二、文人书画与家国情怀

  《辛亥百壶》凝结着中国两种古老艺术文化的结晶。无论是书画,还是紫砂壶,又都面临着传承与创新。在共同表达辛亥革命这一重大题材时,这200多人的策划、创作队伍又是如何以艺术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理解的?这是需要我们思考的问题。西泠书画、宜兴壶艺传统深厚,博大精深。本人学识粗浅,在此斗胆尝试进行艺术分析,择其要略谈一二,先谈书画艺术,再谈壶艺。

  《辛亥百壶》属于文人壶,采用的是书画名家与壶艺师合作的传统方式。书画家写什么,画什么,如何写,如何画,既要遵循文人壶的传统,又要托物言志,表达自我情怀。在中国工艺美术史上,茶壶与酒壶的图饰有所不同,这主要基于中国文人对酒文化和茶文化理解之不同。传统文人之善饮者著名的有“竹林七贤”及吟诵“唯有饮者留其名” 的李白,饮酒代表着狂放酣畅的生命状态,一种忘我的非理性释放,西方则干脆用酒神精神来称谓这种生命状态。喝茶则不同,“偷得佛生半日闲”,喝茶代表着闲适淡泊、隐逸的生命状态和文化精神。据考证,迄今发现最早的在紫砂壶上镌刻书画,当从元代末年伊始,孙道明在订制的茶壶上刻“且吃茶,清隐”草书五字。清隐的意趣基本上是文人壶上书画的调子。但是,《辛亥百壶》上的书文,已有限定,黄明及他的团队精选出孙中山箴言172条,由书画家一人一条任选,从中选出 100条抄录在壶面上。

[责任编辑:杨帆]

热图推荐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