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冬天盖什么被子?

2016-11-25 09:47 来源:北京晚报  我有话说
2016-11-25 09:47:53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产婉玲

  《广韵》释“被”

  精美的先秦凤纹绣丝衾(湖北江陵马山一号战国楚墓出土)

  蟠龙飞凤绣丝衾残片(湖北江陵马山一号战国楚墓出土)

  绣有荷花、莲蓬、鸳鸯,寓意“和和美美、成双成对、连生贵子”的明代鸳鸯被(局部)

  清代人床上堆满被子(中川忠英[日]《清俗纪闻 》插图)

  随着今年入冬后最强冷空气来袭,晚上若没有床厚被子恐怕就要冻坏了。在中国古代,人们冬天也盖被子。只是古时并不流行叫“被子”,先秦时人们称被子为“衾”、“裯”、“寝衣”等。中国人是从何时开始睡觉时盖被子的?明罗欣《物原》称“神农作被”。但这一说法并不可信,作为“覆体”的被子应该与“遮体”的衣着出现时间差不多,甚至更早些……

  古人盖的被子有多大?

  《论语》:“必有寝衣,长一身有半”

  被子是“覆体之物”,它的出现是人类生活质量和文明程度提高的标志之一。早在先秦时期,被子已是中国人普遍的睡眠用具。《诗经·国风·召南》中的《小星》一诗里即有“肃肃宵征,抱衾与裯”的表述。这句话通俗说来就是:“天没亮就要离开温暖的被子外出了。”这里的“衾”与“裯”皆为被子,裯是单被。何谓“衾”?东汉许慎《说文解字·衣部》释之为“大被”。将“衾”与“被”互解,令人感觉有些绕,但此解释至少说明在许慎生活的东汉,“衾”与“被”并不等同。清段玉裁《说文解字注》释称:“衾,广也,其下广大,如广受人也。寝衣为小被,则衾是大被。”

  “衾”与“被”的区别,还直接反映在厚与薄上。衾是厚被,里面保暖用的填充物多;而被(寝衣)是一种没有填充物或填充物很少的夹被,寝衣是午休这类短暂休息时用于覆体的,故古人又称寝衣为“小卧被”。

  那么,古人盖的被子与今天一样吗?有多大?古人被子的大小与使用者的身高有关,像做衣服一样“量体制被”。记录孔子言行的《论语·乡党》里有这么一说:“必有寝衣,长一身有半。”意思是休息时要有小被,长度是一个半身高。据司马迁《史记·孔子世家》,孔子“长九尺有六寸”。以汉尺来算,其身高约在2米22,即使以孔子生活时代的周尺来算,身高也在1米91。据此可知,孔子盖的被子应比一般人的大许多,长或在3米3,短也有2米9。

  古人盖的被子有多宽?

  《汉书》:“布、帛广二尺二寸为幅”

  古人盖的被子有大小、厚薄之分,那么,宽度是多少?

  古人一般以“幅”来衡量布帛的宽度,故“幅”也是被子的宽度单位。《汉书·食物志》记载:“布、帛广二尺二寸为幅,长四丈为匹。”汉尺“二尺二”,相当于现代半米多一点。从史料记载来看,古人盖的被子最小宽度为一幅。

  据《太平御览·服用部九·被》引谢承《汉书》:羊续“为南阳太守,以清率下。惟卧一幅布,败,糊纸补之”。羊续是东汉官场上著名的清官之一,作为相当于今地级市市长的官员,其所盖被子仅仅一幅宽,被子破了还用纸糊上,可见其清廉的程度。

  一幅宽的被子应是小孩用被,或非冬天情况下短暂休息时覆体用。古代成人所用的单人被一般不会少于两幅宽,双人大被都在三四幅宽。也就是说,古人所盖被宽在1米至2米之间,这与现代人所盖被子的宽度差不多。

  古今被子大小、宽窄有所不同,但形制都是一样的,皆为标准的长方形,如果两头宽窄不等是不好的。《后汉书·桓任传》记载:“任后母酷恶,常憎任,为作二幅箕踵被。”1米宽的单人被本来就不大,桓任的恶后妈还将被子做得前宽后窄(箕踵),根本没法盖。

  在古代,能置办一床像样的被子并不容易,经济好的人家被子可以做得既大又厚,而穷人的被子既小又薄,有的连小被也置办不起。但由于被子是御寒之物,所以古代乐善好施之人常会在冬日给穷人“送衣送被”以表达关爱,现代流行的“送温暖”一词就是由此演绎出来的。

  古代二十四孝故事之一“哭竹生笋”的主人公孟宗是三国时吴国人,孟母很重视儿子的品德教育。据《太平御览》引《列女后传》,为了让儿子与优秀学生多交往,孟宗的母亲“作十二幅被”给儿子带上。6米多宽的被子可谓超级大被,邻居不明所以,孟母是这么解释的:“大其被以招贫生之卧,庶闻君子之言耳。”做一床大被让家庭经济条件不好、没有被子的优秀学生与儿子一起睡,既帮了穷学生,又能让儿子跟他们一起学好,孟母用心良苦!

  古人结婚用被有什么讲究?

  《古诗十九首》:“文彩双鸳鸯,裁为合欢被”

  被子是古人重要的“家当”,也是财富象征之一。据《梁书·裴之横传》,裴之横少年时不学好,其兄裴之高为了激励他,有意做了一床窄小的被子给他盖,且只给他吃蔬食。裴之横发誓:“大丈夫富贵,必作百幅被!”后来,裴之横果然发达了,真的做了一床百幅宽的被子。这床大被可谓“古代第一被”,放在今天可以上吉尼斯世界纪录了,只是不知道这么大的被子怎么盖。

  古人结婚用被也讲究被幅,但更看重用料。有条件人家的被子用绫罗绸缎来做,所谓“锦被”、“绮被”、“罗被”都属于这类高档被子。据《太平御览·服用部九》引《东宫旧事》,晋太子便有“七彩文绮被,又有绛文罗被”。太子结婚时还要给妃子准备:“彩柸文绮被一、绛具文罗一幅被一、绛罗文绣四五幅被一。”

  结婚用被也叫“双人被”、 “鸳衾”,俗称“鸳鸯被”。东汉《古诗十九首》中有一首《客从远方来》的诗将其称为“合欢被”:“文彩双鸳鸯,裁为合欢被。著以长相思,缘以结不解。”汉刘歆《西京杂记》记载,赵飞燕在当上汉成帝刘骜第二任皇后时,她的妹妹赵合德送来了一批高档用品,其中就有“鸳鸯被”、“鸳鸯褥”。

  古代最著名的一床鸳鸯被是后蜀主孟昶的。据元陶宗仪《南村辍耕录》:“鸳衾,孟蜀主一锦被,其阔犹今之三幅帛,而一梭织成。”陶宗仪之所以记下孟昶这床鸳鸯被,是因为这床双人被的形制很特别,古今仅见:“被头作二穴,若云版样,盖以叩于项下。如盘领状,两侧余锦则拥覆于肩。”把被头挖成衣领样,盖在身上刚好露出两个脑袋。

  古代被子里面填充何物?

  《遵生八笺》:“深秋采芦花,装入布被中”

  像今人一样,古人居家也会准备冬夏两套被子。如魏武帝曹操,生前就做了不少被子。晋人陆云在《与兄机书》里记载,他看到曹操的生前遗物中“有寒夏被七枚(床)”。

  夏被(单被子、小被子)与冬被一样,也是古人常用的。夏被在现在又称“空调被”,房间开空调所盖,避免受凉,而古时候有一种夏被真似空调被,盖在身上可降低体温。据唐苏鹗《杜阳杂编》,这种空调被叫“神锦衾”,为大轸国所进贡:“神锦衾,冰蚕丝所织也。方二丈,厚一寸。其上龙文凤彩,殆非人工可及。暑月覆之,清凉透体。”神锦衾所用蚕丝现在又叫“真丝”,是高档被用丝,古人称这种真丝被为“丝衾”。现代的“棉被”一词在古时写作“绵被”就是此原因。

  古时一般人是用不起绵被的,穷人只能盖“布衾”,而有钱人才用“丝衾”。在现代考古中,多有丝衾实物发现,如1970年发掘出土的长沙马王堆不腐女尸,整个尸身包裹物多达20层,其中除了衣、袍外,还有4件丝衾,2件麻布单。

  在棉花没有进入中国之前,做被子的布是葛(南方)、麻(北方)一类植物纤维来纺织的。而更早时候,被子是用兽皮来制作的,“被”字右边是“皮”或与此有关连。

  除了单被外,冬天御寒的被子是需要填充物的,即所谓“被胎”。在没有棉花之前,用不起真丝的古人多用“絮”做“被胎”,芦花、杨柳絮、敝绵(真丝下脚料)、茅草都可以做絮,明高濂《遵生八笺·起居安居笺》“芦花被”称:“深秋采芦花,装入布被中。”

  絮质量很差,“败絮其中”一说就是这个意思。显然,布衾盖在身上没有丝衾舒服、温暖的,特别是盖得年头一多,保暖效果会更差。唐诗人杜甫《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中即说:“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

  此外,古人还用鸡、鸭、鹅、羊等禽兽的羽、毛来做填充物,现代人喜欢的“鸭绒被”、“羊绒被”,在古人面前其实并不新鲜。

  唐宋时,随着造纸术的进步,人们又想到用纸来做被子,此即“纸被”。纸被以福建产质量最好,宋诗人陆游在收到朱熹从福建带给他的纸被后特作《谢朱元晦寄纸被》一诗赞道:“纸被围身度雪天,白于狐腋软如绵。”需要提一下的是,明清以后,棉花成为被子的普遍填充物,还因此出现了“弹棉花”这一行当。(倪方六)

[责任编辑:产婉玲]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