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艺术> 正文

现代舞重形式缺内容 乱蹦乱跳、乱喊乱叫是没有意义的

2017-01-11 09:03 来源:中国文化报  我有话说
2017-01-11 09:03:28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责任编辑:产婉玲

  《Hi朱丽小姐》是青年舞蹈家史晶歆打造的“女性三部曲”之一。许多观众在欣赏其舞蹈之美的同时,也被它的故事所打动。毕珉峰摄

  记者 罗 群

  日前,北京舞蹈学院原教师、青年舞蹈家史晶歆率领她的舞蹈团队“歆舞界”为天津观众带来“女性三部曲”——《Hi朱丽小姐》《Wait女仆》《Go三姐妹》。3部现代舞作品讲述了3个关于女性的故事,许多观众欣赏舞蹈之美的同时,也被故事所打动。

  然而,在中国的现代舞编创中,这种观众看得懂、喜欢看,看完还深受感动的作品并不占多数。从去年全国举办的各类舞蹈演出、展演来看,现代舞注重形式、技术而缺乏内容、思想,让人看完一头雾水、难解其意的现象,虽被指责多年,但仍较为普遍,影响着现代舞在观众心中的形象,也制约着现代舞的发展。

  反映现实生活是现代舞的要义

  现代舞的“现代”不仅是时间概念,也包含着艺术理念和美学原则在其中。现代舞是20世纪初在西方兴起的一种与古典芭蕾相对立的舞蹈派别,其主要美学观点是反对古典舞的因循守旧、脱离现实生活和单纯追求技巧的形式主义倾向,主张摆脱过于僵化的动作程式的束缚,以合乎自然运动法则的舞蹈动作,自由地抒发人的真实情感,强调舞蹈艺术要反映现代社会生活。台湾的云门舞集、香港的城市当代舞蹈团以及广东现代舞团、北京现代舞团等都是较知名的现代舞团。

  史晶歆是学中国舞蹈编导出身,但她在现代舞领域耕耘多年,也颇有心得。她自创了一套叫做“身体建筑师”的方法,用来训练舞者的身体,进而以训练有素的身体完成“身体叙事”。“我试图用创作实践打破以往‘舞蹈长于抒情,弱于叙事’的观念,用舞蹈讲故事,在故事中传达我对社会人生的看法和感悟。”史晶歆说。

  史晶歆喜欢立足舞蹈、尝试跨界,她在2010年就曾尝试将舞蹈与环境戏剧结合,在北京大学等高校校园中起舞,作品的主题则聚焦当时的社会热点——拆迁问题。

  无独有偶,舞蹈家赵梁的作品《幻茶迷经》、舞蹈家王亚彬的作品《青衣》等,都试图在舞蹈中注入更多叙事色彩和文化内涵,借此表达舞蹈家的人生感悟。

  “不知所云”的作品仍很常见

  中国现代舞编创、表演领域不乏顶尖艺术家,但是这并没有形成足够强大的潮流,中国现代舞创作的总体状况并没有这样乐观。现代舞反映现代社会生活的要义被不少现代舞编导和舞者忽略了。“现在的一些舞蹈创作在‘往回看’,关注于民族、传统、古代的东西,而面对当下的现实生活却有些失语。”中国艺术研究院舞蹈研究所研究员茅慧说。

  很多舞蹈观众大约都有过这样的体验:昏暗的灯光、压抑的音乐下,舞者在台上时而静止不动,时而大啸狂奔,仿佛很投入的样子,而观众却不知道舞者在做什么、想表达什么。

  致力于现代舞研究,平均每年在世界各地看百余场舞蹈表演的中国艺术研究院舞蹈研究所所长欧建平也有类似的体验。“不要以实验性、先锋性、前卫性、探索性等术语来掩饰自己的空洞。没有想法、没有内容也要编舞,在台上乱蹦乱跳、乱喊乱叫,这是没有意义的。”欧建平说,“凡是在舞蹈史上流芳千古的艺术家都是很有社会责任感的,追寻着人类共有的价值与审美。”

  思想内容与审美观念

  比技术更重要

  编创者、表演者本来就没有内容、思想可表达,纯靠技术而故弄玄虚,也难怪观众看不懂。对此,欧建平建议舞者跳出“小我”的情绪宣泄,在“大我”中寻找价值和意义。“要关注现实生活和时代的发展、国家的变化,用艺术家独特的思维和视角,找到独一无二的方式创作作品。”欧建平说,国外的很多现代舞大家,都是从“个性”出发,最终在“共性”中创作出作品、找到了美。

  除了扎实的思想内容,树立健康合理的审美观念对改变中国现代舞的现状来说非常重要。

  “不少舞者的观念存在偏差,直接导致了不成功的作品。对于不成功的作品,修改音乐、调整动作都不解决本质问题,重要的是改变从业者的观念:花哨、矫揉造作是不美的,真实自然有内容才是美。”史晶歆说。在北京舞蹈学院任教期间,史晶歆言传身教,向学生传达真实、自然的舞蹈美学观念。她说,只有有更多观念觉醒的人去做作品,整体环境才有可能改变。

  对舞蹈教育的重视,与中国舞蹈家协会名誉主席赵汝蘅的看法不谋而合。“目前中国舞蹈创作的许多问题,其根源在于教育,我们目前的舞蹈教育太偏重于技术层面,演员的自我修养也不够,这对于当下的舞蹈创作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赵汝蘅说。

[责任编辑:产婉玲]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