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琴海畔浪漫的诗情画意

2017-01-25 14:59 来源:光明网-《中华读书报》 我有话说

  面对这些破败的遗址,你仍然为它的宏伟、庄重、典雅、高贵、精致所折服。我为这些遗存而庆幸,我为这些遗存而叹息。

  记得上中学时,读荷马的史诗《伊利亚特》,因对历史和战争背景不甚了了,心中不免好生疑惑:这希腊人也太浪漫了,王后可以为了爱情而与人私奔,各路英雄为了爱殇情雔,竟然打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夺美”之战!正是少女时代的情愫,使我对希腊怀有一种向往,我不知道,古希腊的文明与浪漫,是否还能与爱奥尼亚明媚的天空、爱琴海不尽的波涛相伴至今、余韵不断?

  2004年,我作为新闻记者,参与雅典夏季奥运会的报道,因而夙愿以偿,来到爱琴海畔这充满诗情画意的浪漫国度。

  作为新闻记者,我首先要做好奥运竞赛的新闻报道,同时,又不限于竞技赛场,要将视角扩展到赛场之外,扩展到希腊整个社会生活和大众,即从大文化的视角来理解希腊,从体育竞技之外去捕捉奥运精神。

  希腊创造了显赫的古代文化,成为欧洲文明之源。其生命力是如此强盛,虽历经岁月的消磨和战争的劫难,它的精神光芒,仍然弥漫在爱琴海浩瀚的波涛上,它的历史遗响,仍然回荡在爱奥尼亚明媚的天空间;它的诗化余韵,仍然流淌在社会的现代时尚中;它的艺术芬芳,仍然发散在公共和私密的生存空间里。我要捕捉它们,精彩地呈现它们。我很喜欢爱尔兰诗人叶芝(William Butler Yeats)的一首诗:

  我所学到的所有语言,我所写出的所有语言,必然要展翅,不倦地飞翔,决不会在飞行中停一停。一直飞到你悲伤的心所在的地方,

  在夜色中向着你歌唱,远方,河水正在流淌,乌云密布,或是灿烂星光。

  彼时,我正是沉浸在这样一种诗意化的情绪和状态中。

  我徜徉在巴特农神庙前,思绪穿越千载,浮想联翩。我惊叹希腊人的智慧与想象,居然创造出奥林匹亚山如此众多富有个性特征的诸神!我喜欢希腊神话中的角色,尤其喜欢阿波罗与雅典娜。希腊的神不是高居于九天之上,以超然的神情俯瞰芸芸众生,而带有更多的人性特征,甚至于不免人性的许多缺陷——嫉妒、贪婪、任性、乖戾……他(她)们有时还直接干预人类的活动,助力于与人类交合所生的儿女,凡此种种,实在是荒诞离奇、美妙绝伦!希腊诸神,实质上可称之为“人神”。这种人性化特征,某种程度上也体现了希腊的人文精神。正是由于这种超凡的想象力,使他们不仅创造了不朽的史诗,也建造了旷世的建筑!面对这些破败的遗址,你仍然为它的宏伟、庄重、典雅、高贵、精致所折服。我为这些遗存而庆幸,我为这些遗存而叹息。我透过一孔花岗岩墙洞,遥拍远处俯瞰卫城的巴特农神殿。

  在我的影像中,它是那么巍峨,那么完美,仿佛没有一丝缺损。这与现实中的神殿有很大差异,但是体现了我所期待的半纪实、半诗意化手法的效果,符合我的想象、我的情感状态。在我心中,它应该是完损无缺的——原本应该如此。

  在一组多利斯廊柱遗存边,我由2004年奥运会联想到百年奥运历程,想象着古希腊人的竞技,正当此时,我发现近处一个投影,宛如一个掷铁饼者。刹那之间,我举起相机,意识虽然没有跟上,但本能跟上了,“咔嚓”一声,留住了一个实虚相映,古今合一的影像——仿佛一个古希腊运动员穿越千年,空临于世,掷出了一记有力的铁饼,那铁饼看起来掷得太远,以至于在影像中杳无踪迹了——大概落入一侧的爱琴海了。

  在博物馆,面对琳琅满目的珍品,真是让人叹为观止。遥想制造这些瑰宝的古代先贤,他们具有何等的睿智啊,竟然可以巧夺天工,雕塑的人物栩栩如生!那么,倘若有灵魂,这些先贤之灵是否会游弋在场馆,此刻正在观赏自己的杰作呢?于是,我用慢速虚幻的影像,让身着现代服装的游客如同置于橱窗之内,形同移动的展品,此刻与馆藏品生死相向,古今互伴。彼时,在一个双手抱胸的陶制女人后面,一位女士叉腰背向,我拍下了这个瞬间。这一陶一人浑然一体,姿态有异,形成了一种历史的穿越。

  这是历史的艺术合璧,还有一种现实的艺术合璧。我拍了一幅女艺术家和她的作品的合成。黑底背景中,一个美女屈腿仰卧,那是一个直角;女画家与她创作的美人也构成一个直角;女画家右手托腮,还是一个直角。画家目光斜视前方,神情严峻,画中的模特体态屈膝扭身,与几个直角的几何构图融为一体,形成一种躁动、紧张、激情涌动的气氛,使画面充溢着一种内在的张力。

  这是现实的艺术希腊,也是历史的艺术希腊。正是这种传统和文脉,使得希腊人充满浪漫的激情和体态的优雅。我拍了一幅一男三女开怀大笑的画面,如同爱琴海一样勃发,是那么忘我、那么放松、那么富有感染力,仿佛灵魂都融入笑容之中了。相信每个看到这四张笑脸的人,都不禁要发出会心的笑意。

  被艺术包孕的民族,举手投足之间都传导着一种典雅。我的影像中,有五位佳丽,同一个姿态,右手扶在腰间。我想,这张照片的欣赏者,首先被打动的应该不是她们姣美的姿色,而是气质,那种从骨子里发散出来的、令人销魂的魅力。

  这种感觉,触目可见。就连街头一位白发老者提袜的姿态,也如同在演舞台剧一样。在我眼中,大凡一个希腊人,都具有一些戏剧范儿。

  希腊,它是戏剧的摇篮,希腊三大悲剧家创作的经典之作,至今仍然流传不衰并作用于现实生活。也许正因为如此,希腊的历史、社会生活和人的个性特征,都很富于戏剧性,当然,其间有悲剧,亦有喜剧。在剧院,我拍了希腊艺术家排演的《厄勒克特拉》,这是索福克里斯的传世之作。而在剧场外,我甚至也用戏剧的视角去定格我的影像,使它带有一定的故事性和艺术化。我镜头中有这样一幅画面:两男一女在休憩,女人前台盘腿沉思;中右台的男人头深陷怀中,看上去痛苦(或疲惫)不堪;中后台一男侧身枕臂而卧,无嗔无喜。

  在我看来,这仿佛是露天剧场的一出人生剧,就像是被导演过一样。他们遭遇了什么?下一步还会呈现什么状态?这部“戏”将怎样演下去?这些都是这幅影像所生发的画外语。此外,我还拍下这样一个场景:看台上坐了5个人,左下方是一对愉悦交谈的男女;中间是一对相拥热恋的伴侣;而右上方,独坐一个兴意阑珊的中年妇人。

  如果细读下去,这就是一出人生情变剧:由两人情投意合到相拥入怀,再到分手独处。悲欢离合,皆在其中了。从古代希腊到现代希腊,社会的大剧和人生的小剧,可谓好戏连台。这种戏剧性、浪漫性和诗意化,萦绕于希腊,构成了这个民族的特质,向世人发散着迷人的魅力。我拍摄了一对海员,宛如中世纪海盗般剽悍,如果更准确一点,前面那个,就是我想象中的海神波塞冬。

  在希腊,我拍了许多奥运会精彩的竞技场面,竞技场外,生活的场景也同样精彩。每每检阅,这些影像仍然向我显示出诗意的微笑。我不知道这是由于物象本身的再现,还是由于我半纪实、半诗意化的拍摄手法所造成的效果。此刻,我又想起了叶芝的那首诗,我把它稍做改动,作为我希腊拍摄之旅的终曲:

  我所学到的所有影像,

  我所拍摄的所有影像,

  必然要展翅,不倦地飞翔。

  决不会在飞行中停一停

  一直飞到你浪漫的心所在的地方,

  在晨风中向你歌唱,

  远方,爱琴海仍在荡漾,

  乌云密布,或是灿烂霞光。

  (本文摘选自《瞬间的触觉》王瑶著/摄,人民邮电出版社2016年11月第一版,定价:128.00元)

[责任编辑:产婉玲]
页面没有找到
  1. 请检查网址是否正确
  2. 光明网导航
  3. 直接输入要访问的内容进行搜索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