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兴上元:历代书法名家笔下的元宵节

2017-02-10 09:42 来源:北京晚报  我有话说
2017-02-10 09:42:53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产婉玲

  正月是农历的元月,古人称夜为“宵”。正月十五日是一年中的第一个月圆之夜。这个一元复始、大地回春的夜晚,也被称为“上元节”。按中国民间的传统,在这皓月高悬的夜晚,会合家团聚赏月、燃灯、吃元宵。

  其实,正月十五最早不叫元宵节,而叫上元节。这得从中国道教说起,道教文化的核心之一是“三元”神说,所谓“三元”,即上元、中元、下元。这“三元”都是神官,上元是天官,中元是地官,下元是水官,生日分别是:上元正月十五,中元七月十五,下元十月十五。在古代,逢“三元”生日,都要举行盛大祭祀活动。直到宋代,关于上元节民俗的记载,也找不到吃的元宵。我们吃的元宵,到了宋末才出现。

  按照民间的传统,北方人在这天讲究吃元宵,南方则吃汤圆。两者最大区别在于制作方法:汤圆用糯米粉加水和成面,再加馅包制而成,元宵是直接用糯米粉一层层滚出来。如今的元宵,花样繁多,口味丰富。然而,在上世纪贫瘠的年代,一包元宵就是最美好的记忆,尽管做元宵的馅相对单调,仅仅只有核桃、花生、芝麻等有限的几种,有些甚至还略微发硬,却足以让唇齿留香多日。淡淡的糯米香,热气腾腾的乳白汤汁,原始的香味,往往让人回味无穷,至今想起,仍会口齿生津。人心灵中最深的记忆,一定是简单和单纯。

  中国人在每一个节气中,都有约定俗成的物象推波助澜,渲染氛围。当然,属年的物象最多,鞭炮、年画、春联、糖果、饺子等。元宵节中也有很多,然而就食物而言,元宵和汤圆几乎就是专宠。各种口味的元宵或汤圆,代表着不同地区人们的饮食喜好和心情。元宵和汤圆虽有差异,也是大同小异,本质相同。这就是中国文化同源共生的特点。无论是元宵还是汤圆,都预示着团团圆圆,热热闹闹。俗话说,过了元宵节,才算过完了年。一切情绪和气氛慢慢变得平淡,直至归于平静,这也见证了生活是一个永不停息的轮回。

  单纯地吃元宵或汤圆,自然比不上亲自下厨来煮。当看到元宵或汤圆在沸腾的水中翻滚,就会想到平常人奔波的生活。如今想来,洁白的元宵与粗笨的黑锅形成了鲜明的黑白对比,加上芝麻汤圆,令人印象更深刻,白皮黑馅又是一层黑白对比,就会让人立马想到书法,同样是黑白的世界。古人专门在元宵节当天或前后几天,写下几行字,将时间记得清清楚楚,许多年之后,仍然可以想象到当时的情境,这是何等的美妙。活在当下的书家,也不妨在元宵节的晚上,出门走走,领略“人约黄昏后”的意境,回家后泼墨挥毫,给远方的亲友留下好书数行。

  元 杨维桢

  杨维桢册页《元夕与妇饮诗》,纵28.7cm,横57.3cm,美国王季迁旧藏。

  全篇真、行、草相杂,行草中多带入章草笔法和结体。下笔力透纸背,老辣之甚。字形大小悬殊,章法跌宕起伏,似乱石铺街,全篇有一种跳荡、激越的节奏,气势豪放雄宕,狂怪清劲。

  杨维桢(1296-1370),字廉夫,号铁崖,晚年自号老铁。元末明初著名诗人、文学家、书画家和戏曲家,与陆居仁、钱惟善合称“元末三高士”。最富特色的是古乐府诗,史称“铁崖体”,极为历代文人所推崇;书法以行草最工,笔势开张,用笔放荡不羁,结体诡异而不可预料,与赵孟頫等人拉开距离,墨迹多见于书札及书画题跋。

  释文:

  元夕与妇饮

  问夜夜何其,

  睠兹灯火夕。

  月出屋东头,

  照见琴与册。

  老妇纪节序,

  清夜罗酒席。

  右蛮舞袅袅,

  左琼歌昔昔。

  妇起劝我酒,

  寿我岁千百。

  仰唾天上蜍,

  誓作酒中魄。

  劝君饮此酒,

  呼月为酒客。

  妇言自可听,

  为之浮大白。

  老妇曰:“人言天孙思妃,不如月娥守孤。”不知羿妇相弃以犇,曷若织女相望以久久也。录呈子刚节判宗唐秋官一笑,竹林先生见此,烦缮写一本到秋官牙,仍要光和见教。老铁桢再拜。

  明 董其昌

  董其昌跋王羲之《兰亭序》(天历本)。其小楷极为罕见,出入晋、唐、宋、元诸家,尤其得力于米芾,融合了一些行书笔意,化裁一家。笔法极其严谨,功力深厚,可以看出是下了极大功夫的。最可贵的是,没有当时流行的程式化馆阁体的陈腐之气。

  董其昌(1555-1636),字玄宰,号思白,谥“文敏”。明代具有代表性的书画家。书法出入晋唐,自成一格,兼有“颜骨赵姿”之美。倡“南北宗”论,为“华亭画派”杰出代表。

  释文:万历丁酉观于真州吴山人孝甫所藏,以此为甲观,后七年甲辰上元日,吴用卿携至画禅室,时余已摹刻此卷于鸿堂帖中。董其昌题。

  明 董其昌

  董其昌临米芾《天马赋》册页(局部)。此时功力已登峰造极,随心所欲,不为范本所限,名为临,实是自抒胸臆。世人皆言董其昌淡墨氤氲,实际并非完全如此,此册页便是浓墨重彩。笔法灵动细腻,结字疏密有致,飘逸多姿。

  释文:余从长安购得米元章帖,不类刻本,展玩弥日,乘兴临此,殊有合处。时甲戌春正上元日也。八十翁董其昌识。(薛元明)

[责任编辑:产婉玲]

[值班总编推荐] 不避冤假错案,应成司法共识

[值班总编推荐] 文化种子在乡村萌动

[值班总编推荐] “小圈子”难解决大问题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