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故事如何打动对爱情有过切肤之感的观众

2017-02-15 08:24 来源:文汇报 王彦 我有话说
2017-02-15 08:24:40来源:文汇报作者:王彦责任编辑:朱鹏璇

你的故事如何打动对爱情有过切肤之感的观众

图片说明: 电影创作的根本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源于生活”注定,仅凭白日里的臆想或东鳞西爪的小道传闻,是打动不了每一个对爱情有过切肤之感的观众的。“高于生活”又要求,这些故事要在世俗逻辑上再多一层基于社会学、哲学或美学的呈现。就像《爱乐之城》,它对应的不仅是爱情,更有个人理想。而在这背后,还有导演本人深藏心底摩挲许久的丰满故事。图为影片《爱乐之城》海报。

  本报首席记者 王彦

  与春节一样,2月14日看电影也成了“刚需”。刚过去的周二,国内总票房过3.7亿元,超过上周六即元宵节的数据。

  作为西方的情人节,2017年的这一天是特别的。自2013年以来,近些年的情人节不是与春节假期沾边,就是恰好在周末或叠加元宵节。于是,影院观众难免有举家观影的人群。而昨天,既不占周末更远离春节,能在此时步入影厅,要么对电影是真爱,要么身边坐着真爱。

  没有多余元素加权,只凭心有情愫使然。于是这天的票房被业界视作探测器,能探测出爱情片在中国市场的容量,也能测试出中国观众对投机者的容受度。结果,既有预料中的———作为人类共通的情感,爱情的能量不可小觑,当天3.7亿元成绩大约便是爱情片在中国市场一天能抵达的极致。但也有设想之外的———昨天既有为了情人节而订制的 《疯岳撬佳人》 《合约男女》《欧爸的情人》等国产新片,也有席卷奥斯卡14个奖项提名的好莱坞爱情歌舞片《爱乐之城》。一片温情脉脉里,拔得头筹的竟是典型的硬汉电影《极限特工:终极回归》,该片单日舀走近1.5亿元。就连趁着春节档余热而来的成龙动作喜剧 《功夫瑜伽》 也能与上映首日的3部国产新片不相上下。

  爱情片哪里不行了? 影评人李星文说,“中国观众的口味越来越明晰:去噱头,图实惠”,与其看节日定制款的强行谈爱,不如为踏实卖拳的电影买单。

  爱情片经久不衰,可我们的动人故事好像缺席了很久

  爱情,几千年来人类以各种语言说着、唱着、赞美着和向往着,缠绵激荡片刻不息。电影里,爱情是经久不衰的旋律。因而这一天,几乎所有的电影自媒体都会盘点经典爱情片段落,重温常驻心底的画面,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相守。

  被反复温习的字句不外乎这些:豆蔻年华里的公主叹道“天下有罗马,却再也没有那样的假日了”;耄耋老妪在人生尾声时怀想“我甚至连他的一张照片都没有,他只活在我的记忆里”;在卡萨布兰卡的街角,有人说“世界上有那么多城镇,城镇中有那么多的酒馆,她却偏偏走进了我的酒馆”;也可能是浪漫哀伤的小樽雪地里,藤井树冲着远山喊“你好吗? 我很好”……再往后,讲述两颗孤独异乡灵魂的 《甜蜜蜜》,解构并重塑经典却被奉为年轻人爱情宝典的 《大话西游》,在呼吸里冲撞着道德与情感的 《花样年华》,那些情深似海、明媚动人的面容,一段段忧伤或甜蜜的对白,总能令人心旌荡漾、辗转反侧。

  闸门一开,记忆如潮涌来,可为何我们的动人故事好像缺席了很久? 看看昨天上映的新片,答案大致可循。《合约男女》 和 《疯岳撬佳人》,本质上都是白马王子与灰姑娘的故事,只不过性别倒置,前者是企业女高管恋上快递小哥,后者是平凡草根意淫心中“女神”。爱情两端地位悬殊,类似套路早被影视剧翻出千百种花样。远一些也美好一些的代表是 《诺丁山》,近两年国内外层出不穷却也恶俗至极的“霸道总裁爱上我”无一例外亦属此类。阳光底下无新事,妙即妙在故事新编。于是,《合约男女》 打起了敏感的“借精生子”擦边球,不痛不痒地挑战世道人情;《疯岳撬佳人》 随着相声演员岳云鹏,在装疯耍贱卖萌的路上一去难返———哪个都少了生活流里的人情味道。至于 《欧爸的情人》,听说的人不多,看的人更少,在中国影市,一天未过50万元的电影大可忽略不计。

  有影评人说,电影创作的根本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源于生活”注定,仅凭白日里的臆想或东鳞西爪的小道传闻,是打动不了每一个对爱情有过切肤之感的观众的。“高于生活”又要求,这些故事要在世俗逻辑上再多一层基于社会学、哲学或美学的呈现。就像《甜心先生》 里有台词“爱的意义,是你使我想成为更好的人”,又或者影片《爱》 中那对携手一生的老人却没扛过因“阿尔茨海默症”而被抵牾的生活。

  有人在心底为好故事打了许久腹稿,也有人只图一日狂欢

  既然爱得如此勉强,为何还要抢占档期? 有影院经理一针见血:“为情人节度身定制的一日游影片,不在此时更待何时。”

  能预见的是,消费完昨天的情侣红利,从今天起,几部应景的爱情片就完成票房使命了。等到周五又一轮新片上映,几部突击而来的影片更会无人问津。不信回头看,2016年的情人节踩着春节的尾巴,一天大卖6亿余元,但《奔爱》 《谋杀似水年华》 《高跟鞋先生》 出了情人节,票房就大跳水,最终3部总计卖不过7000万元。2015年,《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 《有种你爱我》 《我只要我们在一起》 同样过了2月14日,票房就断崖式下跌。再往前,《201413》 与 《201314》 堪称爱情片投机取巧的极端案例。因为能取“爱你一世一生”“爱你一生一世”的谐音,两部影片大张旗鼓摆明赚钱姿态,拉几个高人气的主持人就攒出一局,高举“万年真爱日”的幌子兜售一日。

  如上种种为某个特定日子定制的应景之作,都可称作“一日游电影”。不是片方妄自菲薄,对市场缺乏信心,而是他们根本心知肚明:依这些影片的品相,只能与档期概念殊死一搏。

  更可以预见的是,一日游的爱情片里一定不包括 《爱乐之城》。虽然该片被中国的引进定在了2月14日上映,但它从一开始就绝非一项应景之作。导演达米安·沙泽勒1985年出生于美国,从小就是个影迷和爵士乐爱好者。在哈佛大学求学期间,他就萌生了拍摄 《爱乐之城》 的想法。但当时他被告知这样的概念和素材不具备商业价值,投资人只能给到不足100万美元的经费,还要求把男主角从爵士键盘手改成摇滚乐手,再舍却电影复杂的开头,甚至改掉故事最后的人生蒙太奇。沙泽勒不松口,事情也就搁置下来。直到 《爆裂鼓手》 火了之后,这个沉淀多年的梦想才按导演的想法兑现在大银幕上。沙泽勒说:“我把我对浪漫的白日梦全都安放在电影里,这种大而丰满的爱情故事,我在心里揣摩了很久,感动了很久。”

  有人在心底为好故事打了许久腹稿,也有人只图一日狂欢。只想问问为情人节定制电影的作者们———你的故事感动过自己吗?

[责任编辑:朱鹏璇]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