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名家笔下的荷花精选 您最爱哪一朵?

2017-02-17 09:32 来源:人民网-书画频道  我有话说
2017-02-17 09:32:22来源:人民网-书画频道作者:责任编辑:产婉玲

  编者按:荷花是圣洁美丽的象征,她出污泥而洁白无暇,洒清香而天然独秀,极玲珑又纯洁谦虚,素有“花中君子”之称。古往今来,荷花一向都是文人墨客心中不凡的存在,许多著名的画家也喜欢以其作为绘画对象,那一朵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轻轻的绽放在各种各样的纸墨之上,亭亭玉立,惹人喜爱。下面,请您跟随小编一同走进笔墨荷塘,欣赏古代名家笔下的荷花,看看您最爱哪一朵?

  吴炳《出水芙蓉图》·南宋·绢本设色·纨扇·23.8×25.1cm

  此图绘出水荷花一朵,淡红色晕染,花下亲以绿叶,叶下荷梗三枝。图中一朵娇艳盛开的红莲,占据了整幅画面,后面衬以绿叶,鲜活饱满,绿红相映,格外显眼,这种丰满的构图如肖像般使我们能直观地欣赏这娇嫩柔美的荷花。作者用俯视特写的手法,描绘出荷花的雍容外貌和出污泥而不染的特质。全图笔法精工,设色艳丽,不见墨笔勾痕,是南宋院体画中的精品。画面无款印,传为吴炳作。

  张中《枯荷鸳鸯图》·元代·纸本浅设色·96.4×46cm

  此画虽属设色作品,但以墨为主,鸳鸯略加颜色点染,鲜妍可爱,颇具淡雅之趣。枯荷断茎,画有倒影,为古画中少见。此画题款由左而右书写,极为特别。这幅作品的创作方式在继承传统的同时又有独到之处,在细节的处理上颇有新意。鸂鶒的羽毛用干笔点厾之后,再用淡墨用干湿不一的笔触晕染,产生一种蓬松的质感。雄鸂鶒的身上罩着一层淡淡的朱红色,这一鸂鶒特有的体表特征在墨色交融之中,显得更加典雅华丽。雄鸂鶒的头顶羽毛只用一笔写出,简洁明快,立体效果明显。这浓重的一笔与雄鸂鶒脸部大面积的空白在色彩关系上形成强烈对比,使眼睛的位置更加突出,显得烁烁有神。

  王问《荷花图》·明代·长卷点金笺纸本设色·26×908cm

  王问《荷花图》局部

  此图在9米多长的画面上,展现了荷花由“小荷才露尖尖角”开始,经历含苞待放、初展芳颜、盛开如霞、晚荷似火、花叶飘零,到最后的一池枯索、莲蓬挺立的生命过程。以纵逸的笔法,淡雅的色彩,写出荷花清雅高洁的气质。全卷以写意的没骨手法绘花描叶,在色彩、构图上都有连续的变化,没有孤立突兀之笔,自有一气呵成之感。

  周之冕《莲渚文禽图》·明代·绢本设色·93×47.7cm

  此作笔墨自然,设色淡雅,意境清俊朗,几株荷叶欹正仰俯,荷花或含苞,或盛开,姿态不同。苇草丛立,水草点点,湖水清澈见底。一对鸳鸯正嬉戏水中,毛羽丰美,情趣盎然。一只翠鸟停于荷杆上,正欲展翅掠出。该图写景写物,形象生动,画面清秀,兼工带写,以没骨写叶,以粉白勾花,工笔与写意和谐统一。

  吕纪《残荷鹰鹭图》·明·绢本设色·190×105.2cm

  此画描绘地是荷塘残叶,一只鸷鹰正搏击白鹭。鹰从画面的右上方往左逆转而下,强劲的双翅微微收拢,头颈有力地转了过来,两爪已经攥紧向下,凶狠的眼睛紧紧盯着猎物,正箭一般地冲向在残荷与芦苇间奔逃的白鹭,仿佛刹那间,白鹭就成为鸷鹰的口中之食。画面的下方,白鹭在芦苇与残荷间仓皇奔逃,其它禽鸟也都恐怖惊避,有一只野鸭张嘴向上看,头颈紧缩,一幅恐惧之态。

  在景物的具体描绘上,芦苇杆用中锋写之,芦叶有墨色的浓淡变化,枯润有致,富有弹性。芦花用碎笔点成,虚实相间,层次分明。荷叶用湿笔画出,再用中锋勾茎,挥写自然,灵气四动。白鹭禽雀多用没骨法,粗放而不失严谨。空中鸷鹰的翎毛用碎笔淡墨,随羽毛的长势写出,一丝不苟,有着很强的质感。整个画面,用笔粗简,荷叶、芦苇、水草似一气画成,墨色淋漓,接近林良一路粗放简约的画风。

[责任编辑:产婉玲]

[值班总编推荐] 端午,在变化中谋求不变

[值班总编推荐] 发动科技创新的强大引擎

[值班总编推荐] “小圈子”难解决大问题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