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书会的今日样貌——聚焦胡集书会、马街书会

2017-02-17 10:29 来源:中国文化报  我有话说
2017-02-17 10:29:02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责任编辑:产婉玲

  胡集书会上,主舞台的曲艺表演每天都迎来大量群众围观。徐志强 摄

  2月9日,来自宝丰的说唱艺人团队在马街书会现场表演。新华社记者 李 安 摄

  孙丛丛 陈 敏 文 苗

  今年正月十二至正月十七,在山东滨州惠民县胡集镇,一年一度的胡集书会如期举办。作为与胡集书会一起并称为“北方两大书会”的马街书会,也于正月初九至正月十三在河南宝丰举办。这个春节,两地迎来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数千名艺人,他们会集在散发着泥土芳香的麦田里说拉弹唱。虽然天气寒冷,依然有曲艺迷们像潮水般涌来。

  作为民间曲艺瑰宝,胡集书会和马街书会均于2006年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艺人说书亮艺、游客赶会听书。这两大有七八百年历史的老书会,当下传承之路引人关注。

  繁华与隐忧并存

  2月8日,2017年胡集书会开幕,有来自山东、北京、天津等省市的200余名民间艺人亮相。据不完全统计,当天前来赶会的群众有10多万人。同样,今年的马街书会也是盛况空前,赶会群众达30多万人次,说书摊403个,民间艺人1247人,演出曲目有河南坠子、湖北渔鼓、四川清音、山东琴书、凤阳花鼓等40多种,曲艺节目50多个。

  正月十三一大早,55岁的宝丰县杨庄镇白石营村村民李庆民给自己灌上满满一壶茶水,简单拾掇之后,就迫不及待地奔向两公里开外的马街村。“在我们这儿,书会大于年。年可以简单过,书会不能不来。”10年来,无论阴晴雨雪,他一次书会都没落下。“热闹”是书会上必不可少的景象。河北沧州艺人王金升连续参加胡集书会13个年头,每年与他一同前来的还有妻子与两个女儿。“我从小学习曲艺,父辈上与胡集书会就有渊源,所以自己每年坚持来,这次准备了9场书。”王金升说。

  各路艺人“打擂台”外,“娃娃艺人”的亮相成了今年胡集书会上的亮色。9岁的韩金诺来自山东东营市,能将一曲西河大鼓《花唱绕口令》唱得有模有样。“小金诺学西河大鼓还不到3个月,他更在行的是山东快板。”韩金诺的老师陈建华介绍,此行他们一共带来了10个孩子,目的在于让孩子们增长见识,回去后更好地学习、传承曲艺。像山东滨州邹平县、博兴县等,也有不少小艺人来到擂台赛上与名家“过招”。在马街书会上,来自郑州的小演员反戴着棒球帽,打扮新潮,但表演起山东快板一点都不含糊。这些小演员说,他们都是第一次在天地间表演曲艺。

  胡同利当胡集镇文化站站长已有30年,他介绍,新中国成立前,胡集书会每年有250余档艺人前来,上世纪50年代初还能达到200档,至上世纪90年代,书会低迷,最差的年份只有五六档子、十几个艺人。进入新世纪后,胡集书会又进入一个小高潮,2008年以来,听书观众每年有10万余人。“在各级利好的文化政策下,近些年书会回暖,但难以回归之前的盛况。艺人与曲目现状、新娱乐形式冲击等因素都对书会带来了影响。”

  加强民间认同是根基

  参加胡集书会至今,王金升感受最深刻的是,真正有艺术的艺人逐步减少。“这个行业正受到来自方方面面的冲击,很多艺人迫于生计转行了,留下的都是不忍丢下老本行的人。新人也在培养,但接不上茬的现象很明显。”由于现实原因,胡集书会的说书人年龄大都60岁以上,且存在书目内容多倾向于《杨家将》《岳飞传》等传统段子、新创书目少、现场表演样式单一等问题。

  在马街书会,一些改变正在悄然发生。“为兰考吃了多少风霜苦,为兰考忍了多少疾和寒……”商丘虞城陈兰英演出的琴书《焦裕禄补票》,就是新创作的廉政题材的作品。只见她一手抚琴,一手打板,唱出的曲调时而高昂、时而婉转,吸引了众多观众驻足观看。近几年,反腐倡廉作为文艺创作和挖掘的题材,拥有的观众群日益庞大,也愈来愈为艺人们青睐。

  毫无疑问,作为国家级非遗,当地政府为两大书会的举办提供了很多支持。“我们到这里演出,宝丰县提供了很多便利。我既能宣传和赢利,顺便还能会老友,真高兴!”马街书会上,一个剧团团长如是说。在胡集镇,为把艺人留下来,从1997年起,镇政府对艺人施行演出补助,近年来,又推出“政府买单、送书下村”政策,艺人的相关演出费用也由当地政府负担。但大家担心的是,一旦政府不再扶持,两大书会何去何从,正成为许多艺人普遍关心的问题。

  “每年都有三四千元不等的收入,但与沧州、天津等地的演出市场相比,钱并不多,技艺不好的还吃不上这碗饭。”王金升介绍,近年来,自己有意识地推出讲述焦裕禄、雷锋故事的新书,以便更好地将演出推送出去。但在他看来,与书目创新少、收入不高等问题相比,最迫切需要加强的是基层群众对于曲艺的关注。“现在少有以往那种对艺人前呼后拥的场面,有的艺人下到村大队还被冻跑了,反映出的是民间对曲艺行认同感的减少。”

  山东省曲艺家协会主席慈建国建议,在保护曲艺民间生态的前提下,胡集书会的传承发展,既要注重对受众的培育与引导,还需吸引更多有一定知名度的艺人参与、带动,于整体上形成更为参差多态的局面。

  “文化+”促进传承振兴

  听书的同时,欣赏剪纸、泥塑等民俗技艺,品尝马蹄烧饼、油炸蚂蚱等民间美食……今年的胡集书会上,“大民俗”的概念得到了更为充分的体现。胡集镇镇长李永新表示,利用“文化+”元素,在传承中创新内容与形式,将是胡集书会振兴发展的必由之路。

  现今,胡集镇多数小学开设了曲艺课,除了邀请专业曲艺老师进校表演外,还专门编制了曲艺校本教材,从小培养孩子们对曲艺的兴趣。深入推广的“曲艺进校园”正为胡集书会输送更多的新生力量。“在现有基础上,曲艺进校园、进课堂还要制定更详细的步骤、规划,让师生充分意识到传统文化传承的紧迫感。”胡同利说。

  为打破完全依托政府的僵局,借助文旅融合发展,“旅游+书会”也成两地破题该非遗项目传承发展的一条路径。“胡集书会位于孙子兵法城、武定府衙至魏集古村落这一历史文化线路上,它融合了乡村、民俗、文化等特色,旅游号召力目前已得到凸显。”惠民县旅游局局长刘志杰介绍,借助“娱”与“游”的结合,“1+1>2”的效果正在产生。另外,利用“互联网+书会”的传播路径,胡集书会的相关书目与演出视频也在群众中得到进一步传播。在宝丰,作为3A级旅游景区的马街书会民俗园,不仅保留着原生态的曲艺表演舞台,还建设了中华曲艺展览馆,以期让观众实现“一日看千台戏,三天读万卷书”。

[责任编辑:产婉玲]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