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正文

中国考古队走进伊朗 探寻古丝绸之路的文明遗存

2017-03-20 16:46 来源:国际在线 
2017-03-20 16:46:34来源:国际在线作者:责任编辑:丛芳瑶

  (原标题:中国考古队走进伊朗 探寻古丝绸之路的文明遗存)

中国考古队走进伊朗 探寻古丝绸之路的文明遗存

  中伊联合考古队在納德利土丘工作 摄影:水涛

  国际在线报道(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罗来安):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中国与沿线国家之间的文化交流日益频繁,中国考古界也迎来了“走出去”的好时机。近年来,陆续有多支中国考古队走向世界各地,吹响了海外考古的集结号。2016年底,首支走进伊朗的中国考古队与伊朗同行携手对位于古丝绸之路上的某处大型遗址进行了发掘,试图探寻淹没在黄尘古道下的文明遗存。

中国考古队走进伊朗 探寻古丝绸之路的文明遗存

  水涛在社科院论坛上做关于伊朗考古的报告 摄影:罗来安

  日前,全程参与中伊联合考古活动的中国南京大学历史学院副院长水涛教授在北京举行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考古研究中心成立仪式暨赴外考古新发现论坛”上详细介绍了此次赴伊朗考古的情况。

中国考古队走进伊朗 探寻古丝绸之路的文明遗存

  中伊联合考古队在考古现场 摄影:水涛

  水涛说,根据2016年3月南京大学与伊朗文化遗产主管部门签订的五年期合作协议,中伊联合考古队当年11—12月开始发掘位于伊朗东北部北呼罗珊省的纳德利土丘。这座大型土丘是古代丝绸之路通往近东和罗马的必经之路。据前人的调查,土丘使用年限从铜石并用时代一直持续到伊斯兰时期,前后延续了近6000年。19世纪,土丘顶部还有城堡,周围还有一圈城墙,但是现在这些城堡已经消失,城墙也坍塌殆尽。鉴于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和悠久的历史,该遗址的发掘将为研究古代丝绸之路,冶金技术、农作物和家畜的传播,提供大量新鲜的资料。

中国考古队走进伊朗 探寻古丝绸之路的文明遗存

  納德利土丘 摄影:水涛

  在谈到为何选择到伊朗考古时,水涛说,伊朗本身是著名的文明古国,同时其地理位置又十分重要,介于地中海文明与东亚文明、欧亚草原文明与印度文明之间,在古代丝绸之路上扮演过重要角色。中伊两国历史上交流密切,但是相关的研究却非常有限,有些领域还是空白。现在我国学者到伊朗做考古工作,才是迈出的第一步。

中国考古队走进伊朗 探寻古丝绸之路的文明遗存

  土丘附近的希尔凡市区 摄影:水涛

中国考古队走进伊朗 探寻古丝绸之路的文明遗存

  水涛与伊朗民间艺人交流 照片由水涛提供

  水涛说:“做伊朗基于一个考虑就是从很早的青铜器时代,特别是早期的农业、畜牧业、青铜冶炼技术,这些重要的文明因素很多都是从这个地区起源的。这些早期文明因素向东传播以后,对整个东亚都或多或少产生了影响。比如说中国的小麦、大麦、绵羊、山羊,这些都是从伊朗、美索不达米亚这个区域最早起源的。所以我们要研究中国早期历史,特别是中国西部地区早期历史,从追根溯源的角度来说,一定要对伊朗、两河流域引起足够的关注和研究。”

  近年来中伊两国关系发展良好,特别是2016年1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对伊朗进行国事访问,为两国各领域合作揭开了新篇章。中国考古队此次赴伊朗活动,得到了伊朗文物主管部门以及我国驻伊使馆的大力支持和配合。

  水涛说,中国考古队此次跟伊方签定了长期合作协议,准备打持久战。因为按照过去挖掘大型遗址的惯例,一般都要做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所以要做长期的打算,“不能搞形象工程,挖两个坑拍屁股走人,给人家留下烂摊子”。他说,“我们是第一支进入伊朗的中国考古队,大家都说我们代表中国形象,不仅是我们南京大学的事,我们在伊朗做工作都是代表中国,代表中国考古学界的形象。所以我们非常谨慎,在做具体的遗址发掘之前,做了长时间的准备,包括区域的调查,包括前期的测量、钻探,都是为了将来很好的解剖发掘这个土丘做准备。”

  中国考古队带去了发掘人员、测绘人员和科考专家,还带去了探沟发掘法和钻探技术,受到伊朗同行的热烈欢迎。在联合考古活动中,伊朗专家学会了中国独有的钻探技术。两国专家抓住机会相互交流,相互学习。

  此前没有到过伊朗的中国考古队队员也通过这次活动对这个国家也有了全新的认识。

  水涛说:“安全问题大家都比较担心,说你们怎么敢到伊朗去?但是去了以后发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这个民族非常热情,待人很真诚。我们做考古平时到农村去,在村子里住,跟农民打交道,他们都很有礼貌。我们是联合考古队,有一半伊朗考古队员,雇的民工全是伊朗当地的民工。大家合作的非常好,给我的感觉就是这个古老的民族有很多优秀品质,能吃苦,做事非常认真,待人也非常的真诚。”

  交流过程中,伊朗专家也对在我国境内发现的与伊朗文化相关的遗存尤其感兴趣。据中伊联合考古队员、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唐自华博士介绍,2013年在我国新疆塔什库尔干县曲曼村发现的“黑白条石古墓葬群”,经考证是2500年前的拜火教遗址。拜火教又称祆(xi n)教、火祆教,西方学术界一般称之为琐罗亚斯德教,流行于古代波斯、中亚,以及我国新疆等地,曾经是古代波斯的国教。这一发现在伊朗考古界引起轰动。2016年12月,应伊朗国家考古中心的邀请,唐博士在该中心做了一场专题报告会。唐博士在论坛间隙接受采访时说,“我首先给他们介绍了曲曼遗址的发掘、发现以及出土的器物,重点介绍了曲曼遗址地表的黑白条石的方位、二次葬的葬俗、以及曝尸的证据。伊朗同行非常肯定地认为,这个二次葬的墓葬很可能与琐罗亚斯德教有关,这个和我们团队的判断是一致的。”

[责任编辑:丛芳瑶]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