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正文

【二十四番花信风·棣棠】柔而不弱,贵而不俗

2017-03-21 09:05 来源:中华文化溯源 
2017-03-21 09:05:42来源:中华文化溯源作者:责任编辑:丛芳瑶

  十四番花信风·棣棠

  惊蛰 二候棣棠

  现今,明亮的金黄色早已不是年轻人眼中的时尚,但却是古时年轻女子头上的宠儿。“花为年年春易改,待放柔条,系取长春在”,春天抽出的嫩芽,盛开的繁花,仿佛能像条绳子一般,系住春天,留得“春常在”。

  所以,宫女们也纷纷折花下来,以花为簪,正是“宫样妆成还可爱,鬓边斜作拖枝戴”,既然花可以留住春天,那把以花为簪,插在头边,仿佛也可以是“青春永驻”了。

  但是,不是随随便便的花就有“驻时”功效的,“癫狂柳絮随风去,轻薄桃花逐水流”,风雨过后,大部分的花都香消玉殒。经不起时间的流转,受不了环境的磨难。 只有棣棠花,即便“无情风雨大”,却仍然能够“却似籯金千万点,乱来碧玉簳头铺”,可谓柔而不弱。

  绘图/白胖燕

  棣棠大概因其金黄富贵的颜色,所以有着“富贵”的花语。有着恰似黄金的颜色色,“金玉满堂”成为人们心中美好的愿景,也难怪宫女们都喜爱簪在头上。

  但如果仅仅是以富贵闻名,那就稍显庸俗了。富贵之花大多娇生惯养,一盆一栽,精心呵护,才换得华贵容颜。而棣棠花则花叶翠绿细柔,金华满枝,或作点缀状,或接连成片。并且即便是在现代,仍常墙隅管道边看见她,因为朵朵黄花可以起遮蔽之效果;她又常常被做成花篱,搭出花径,可谓不挑环境。虽然其外表看来似是柔弱,可实际上却不畏风雨,成活率也非常高。这样看来,她虽有“贵气”之花语,但看起来也没有那么俗气了。

  光明图片/陈保忠

  在浙江省安吉县一带,棣棠花又被称为“地藏王花”,相传唐朝时,朝鲜半岛古国新罗国王金乔觉前来寻求佛法,居于九华山神光岭。当他圆寂后,其弟子信他为地藏菩萨化身,遂建塔纪念,后得万历皇帝赐名为“护国肉身宝塔”,在宝塔周围栽有许多棣棠花,人们将其称为地藏王花。这或是因为受“地藏王菩萨”之影响而得名,或是因棣棠花呈金色与金乔觉同姓,也可能是因“棣棠”谐音“地藏王”。不管怎样,大片的棣棠花总归是美景的点缀。黄花伴宝塔,虽是花开富贵,却也甘做“配角”,这种放下身段的富贵自是不俗气的。

  光明图片/陈保忠

  棣棠似与浙江特别有缘,在嘉兴的平湖市,曾经有一个地方叫做“棣雨”,这个地方曾经盛开棣棠花,春天到来时,和着细细春雨,文人雅士雨中同赏花,久而久之,棣棠、春雨,各取一字,此地得名棣雨。细雨黄花,朦朦胧胧,水墨江南加一抹明黄色,撞色的搭配也是极美的。宋人 范成大也有《路旁棣棠花》一诗云:

  乍晴芳草竟怀新,谁种幽花隔路尘。

  绿地缕金罗结带,为谁开放可怜春。

  光明图片/张魁兴

  路边的棣棠花野蛮生长,谁会把花种在路边呢?富贵的牡丹、勾人魂魄的桃花,或生在精致的小盆,或长在清幽的庭院;而同样看起来富贵袭人的棣棠,却站在路边“隔路尘”,笑看风尘仆仆过路人。无惧风吹和雨打,生得富贵相,甘有贫者心。“棣棠花簌簌,可似急湍辘辘”, 韶华易逝,虽是花落随流水,棣棠依旧“笑春风”。

  撰文 | 夏静 武文杰 编辑 |李瑞阳

  主编 | 周立文 副主编 | 殷燕召

 

[责任编辑:丛芳瑶]

[值班总编推荐] 奥凯栽了,下一个奥凯会没有了吗

[值班总编推荐] 青海三江源保护持续升级

[值班总编推荐] 安倍失信失民心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