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霁翔:故宫门票未想过涨价 条件成熟时想免费开放

2017-06-12 09:00 来源:人民日报 
2017-06-12 09:00:32来源:人民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杨帆

  原标题:故宫,读你千遍也不厌倦(让优秀传统文化活起来、传下去)

  2017年,单霁翔来故宫的第五个年头。虽然实行了每天8万人次的限流,虽然每个周一都闭馆,2016年,还是有1600万人走进故宫,创了历史新高。这个数字超过当年卢浮宫与大英博物馆客流量的总和。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们谈起故宫,不再只有威严肃穆的三大殿,还有“萌萌哒”的雍正,被誉为皇帝同款的“朝珠耳机”,《我在故宫修文物》的纪录片,《韩熙载夜宴图》的APP……而自称“看门人”“讲解员”的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也一路走红,在他的规划中,故宫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要做。

  周高亮摄

  扩大开放区域,倡导周边古建筑群整体申遗

  “如果你说你文物多,可是99%的文物都在库房睡觉,观众看不到;如果你说你观众多,可是70%的观众只走中轴线,不看那些展览,那故宫所有的‘世界之最’便没有意义。”

  于是,单霁翔把故宫更多的区域向公众开放——2012年故宫开放面积比例为48%,2014年增加到52%,2015年为65%,2016年扩大至76%,未来会超过85%。我们眼看着故宫的那张地图上未开放区域越来越小,一扇扇紧闭的大门次第打开,一个个院落可以穿肠而过。

  而在2015年,故宫博物院成立90周年的院庆日,自建院以来首次开放城墙,故宫专门修建了步行木栈道,并设置数个观景台拍照点。游客可以站在城楼上看看风景,和自己经常拍的最美角楼零距离接触。

  “我们希望观众进一次故宫,能够有尊严地享受游览的过程,不要总是摩肩接踵,累了可以有地方坐下来,渴了可以喝杯茶慢慢欣赏一下云卷云舒,能够有好的展览陶冶情操。”在他的规划中,观众不用再排很长的队花很长的时间才买到一张票,也不用坐在栏杆上倚在树上休息,也不用在厕所门口排长队……

  “现在我们正在建神武门的馆,同时,故宫博物院北院区在建,香港文化故宫博物馆几年后建成也可以大量展示故宫的展品。我们想方设法把更多文化资源让更多的人更好享用,更多的人能够从中吸取智慧和营养。”单霁翔表示,虽然故宫的门票价格多年没有涨过,但故宫从未想过要涨价,“相反,在未来,如果得到社会理解、经过有关部门同意,在条件成熟时可以考虑免费开放。”

  太庙、社稷坛、景山、北海、端门、皇史宬……围绕故宫的这些明清古建筑群和古典园林,若整体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将在古都北京核心区域形成怎样的世界文化遗产群组?

  这个想法看似太大胆,缺乏操作性,但单霁翔觉得很有实现的可能性。自从有了这个想法,他就在各种场合反复地讲,希望尽快探讨启动故宫周边的古建筑群和古典园林整体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以提升这些文物古迹的保护级别和监管力度。

  文物医院挂牌,将壮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给下一个600年

  单霁翔履新后的5个多月里,他和秘书两个人走遍了传说中紫禁城的九千九百九十九间半的房舍。一间房屋一间房屋地察看、一个角落一个角落地行走,每个房间什么状况、将来如何利用进行详细的勘察和记录。穿梭于高墙内,行走在四季间,单霁翔对故宫的一切如数家珍:他说起与故宫相关的数字信手拈来,精准到个位;对故宫的建筑细节、文物由来、历史掌故更是脱口而出滔滔不绝,网友称他为故宫最牛导游。

  网络上有很多游客晒出了游故宫时与单霁翔的合照,一不留神你就能偶遇他。中午吃完饭、下午闭馆前,他会在故宫走走。下雪天,他怕游客滑倒,会去督促员工扫雪……正是这样的行走,让他自然而然与这里的巍巍殿阁、一草一木产生出深厚的感情。

  正是这样的情感,让单霁翔和他的团队以传统文化守护者的姿态,坚守在属于他们的历史节点上。

  “文物是有生命历程的,保证它们的生命延续和健康状态,不仅需要传统技术的工匠经验性的判断,也需要借助各类分析检测的仪器来诊断。于是,我们就建立了故宫文物医院。”

  今年1月,坐落于故宫西侧院墙内侧的故宫文物医院正式挂牌,配备200名“医生”和先进的“诊疗设备”。如同病人进医院求诊,前来故宫文物医院“看病”的文物也要“挂号”“分诊”,完全“康复”后才能“出院”。

  现在很多游客都想去探访这个文物医院,因为这个特殊医院的很多医生都出现在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中。

  “这部片子我们原来想就是一种科普,告诉大家故宫文物修复的技术、我们的态度和做法,但是没想到推出以后年轻人点赞最多。原来我以为年轻人喜欢打打闹闹的片子,没想到现在年轻人也认可‘择一业终一生’的精神,这给我们很大的鼓舞。”

  再过3年,紫禁城就600岁了。单霁翔的理想是将壮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给下一个600年。

  文创产品拉近古今距离,“来自故宫的礼物”已拥有103万粉丝

  故宫文化可以带回家吗?文化遗产可以重塑人们的生活吗?单霁翔说,可以。

  设想一下,你的日常也能与故宫这样亲密接触:清晨起床,你先用四方罍样式的茶器泡了壶茶,随手撕下《故宫日历》上过去的一页;中午,你边用故宫筷子吃着饭,边用朝珠耳机听音乐;午后纳凉,你穿上如意凉拖,用“朕亦甚想你”的扇子扇来习习凉风……

  “文化创意产品是一种传播故宫文化的方式,过去我们做的叫文化产品,就是把一些有故宫元素的文物复制出来。现在我们做的是文化创意产品,实用性、互动性更强,同时增加趣味性。”单霁翔边说边拿起放在旁边的“爆款”故宫手机壳。

  故宫“卖萌”,并不是简单的商业行为,而意在文化传播。单霁翔说:“想让人们把更多的博物馆文化带回家,推出的东西就要有故宫文化,所以我们将深入挖掘故宫产品、古建筑的信息和文创产品对接起来。”

  文创产品对接的还有大众在生活中的审美需求,“面向不同阶层、不同人群,我们会根据他们的生活需求做各种文化创意产品。首先我们要研究人们的生活:人们现在过什么样的日子,需要什么样的文化,需要什么样的东西,接受信息需要什么样的工具。”比如故宫开发的一款给9至11岁孩子的应用类APP“皇帝的一天”,想让孩子们通过体验清代皇帝一天12个时辰是如何度过的,希望他们以己观人,更合理地规划时间。

  到2016年为止,故宫已经研发了9170种文创产品、上百个产品系列。网购平台上,主营故宫文化创意产品、以“来自故宫的礼物”为宣传语的淘宝店铺,已拥有103万粉丝。社交平台上,走高端严肃路线的“故宫博物院”拥有256万粉丝,账号主体为故宫文化服务中心的主打卖萌风的“故宫淘宝”微博账号也拥有74万支持者。除了具体的产品,还有虚拟现实体验、数字化微信平台、“胤禛美人图”“每日故宫”等多款APP。

  对于故宫成为“网红”,单霁翔并不意外。“故宫讲坛”第一百期时请单霁翔来主讲,演讲票预约开始不到6分钟,350张票全部售罄,工作人员又加了150张站票;采访当天短短一个小时的网络直播,便吸引了150万网友在线观看。“我在故宫里走千遍,把故宫读千遍,把故宫讲千遍都不厌倦。”(记者王 瑨)

[责任编辑:杨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