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创园区不能只做“房东” 内容应是未来发展的灵魂

2017-06-12 09:09 来源:南方日报 
2017-06-12 09:09:48来源:南方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杨帆

文创园区不能只做“房东” 内容应是未来发展的灵魂

深圳OCT-LOFT举办国际爵士音乐节。资料图片

  文创产业繁荣,文化创意产业园已经深入到人们生活的各个层面。数据统计,全国文创园区已有2500多个,这些园区正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

  艺术园区、艺术村落、艺术机构、产业园区、创客区……如何让这些不同形态的文创园区真正得到健康持续的成长和发展?未来文创园区会否饱和?在出现竞争的情况下,文创园区如何维持生存?如何保持文化创意艺术的品质和氛围?日前,“以植物为名:老厂区的过去和未来——OCT—LOFT公共艺术展”在深圳举行,来自台北松山文创园、香港艺术中心、澳门设计中心等文创园区的代表聚集一堂,共同探讨这些问题。

  1 老厂房变身文化艺术中心

  去过台北的文艺青年都会专门去松山文创园区走一走。台北松山文创园位于台北市中心,紧挨着101大厦,原本是一个建造于1937年的老烟厂,经过活化再利用,已成为台北重要的文化创意基地。

  园区总监周琍敏介绍,“我们从历史空间、从园区的各种建筑去找能量和特色,再把这些能量和特色衍生到整个园区的定位及发展。各位如果有机会来到这里,可以看到70多年前的工业遗址被重新活化后的模样。”

  在活化空间的过程中,松山文创园拟定了“台北的文化橱窗”“台北的创意实验室”“台北的创意工厂”等五种定位,并从这些定位出发,分别进行推动。周俐敏认为,旧空间再利用其实并不难,重要的是怎么真正跟文化艺术结合,并且带动整个产业的发展。

  跟松山文创园有所不同,台北宝藏岩国际艺术村的主要服务对象是艺术家,由台北火车站旁一个废弃办公大楼改造而成。艺术村总监吴达坤介绍,艺术村原本规划被拆迁掉改建成公园,但最终采用艺术村的形式保留了下来。同时保留的还有22户居民,这实际上形成了一个独特而丰富的生态。艺术家与居民、艺术与生活紧密地交织在了一起。

  “艺术家进驻时居民也在,如何帮助艺术家融入?首先要甄选国际艺术家,安排艺术家(参加)有策展人进驻的项目,或者进行公众艺术教育,这个服务和一般面向公众服务的美术馆是比较接近的。”与此同时,艺术家也得到了扶持。吴达坤介绍,本地艺术家和文创工作者可以以低廉的租金来园区做创意。“我们跟全球18个单位签订合作协定,每年会送艺术家出国交流,并提供很多社区艺术服务,让艺术家和市民都可以在园区发挥创意。”

  2 培育原创团队和人才成共识

  园区的成长发展需要不断的创新,而创新往往来自园区扶持的原创团队和人才,因此,培育艺术家就成为研讨各方的共识和行动。

  与大多数面积宽广的文创园区不同,在寸土寸金的香港,大多数的创意园区都只是小小的一栋公共建筑物。香港赛马会创意艺术中心就是一座位于九龙区西北部的老楼。香港赛马会创意艺术中心行政总裁侯婥琪介绍,“当年成立时的目标有三项:一是提供文创工作室空间,支持本土艺术家及文化团体的发展。经过挑选和公开邀请,有100多个单位进驻我们的空间;二是在社区层面推广艺术和文化,给普通市民接触文创产业的机会,提升他们对文化艺术的认识。这是一种公共艺术教育,也有利于展览、表演方面活动的推广;三是培养香港本地的创意艺术人才。我们特意留下一部分空间,通过低廉的价格租给他们,大约每平方尺6.5港币的价格,是刚毕业的学生都可以负担的。

  香港艺术中心是一个文创艺术场地,也是一个文创机构。在16层楼的大厦里,中心通过多种方法运营——收租金是主要来源,也有政府基金的补贴,电影院和剧场也有收入。作为公共文创机构,艺术中心的目标是推广艺术,培养不同的观众。在日常的工作中,艺术中心的艺术家们会将各自的艺术和创意带到香港不同的地方,地下铁、公共空间、剧场都会出现他们的作品。

  香港艺术中心节目部总监邝珮诗介绍,“我们要做的工作就是帮助本地艺术家成长。比如电影方面,艺术家有一个很好的想法,我们会帮他们找资金,并在我们的电影院放映,也可以推荐到海外参加影展。中心还有专门场地可供漫画家开展览,近期我们确定了一个合作,香港的漫画家会在卢浮宫开一个展览。”

  澳门设计中心是一栋2600平方米的旧厂房。执行长冯文伟介绍,中心的主要工作是澳门设计的推广、营销、整合和交流。“助力设计产业的发展,我们不但是二房东,还帮他们找生意。”

  3 内容是园区未来发展的灵魂

  生活不仅有眼前的苟且,还要有诗和远方。对于文创园区来说,艺术和生存同等重要,在招商或者选择艺术活动和艺术家的时候是否有标准?

  周俐敏介绍,松山文创园正在推动商业运营发展。这个商业化推广与开一个店售卖商品这种简单的模式不同。“我们希望把一些比较微小型的品牌在园区做扶持和推广,让他们有足够的能量扩大运作。因此园区商店的销售在售卖商品之外,会把文创品牌当时创造的精神、产品设计的过程都展现给消费者看。让顾客在买商品的同时感受到其中的文化内涵。因此,在选择入驻的艺术家和文创品牌时,我们要做一个审批的过程,对方必须告诉我们他的想法,让我们可以把这些商业合作单位和设计师能够结合起来,形成更大的推广方向。我们资助和挑选艺术家,最重要的原则就是他们必须要创新——有新观念、新的展演模式、挑战新的实验方法,透过我们提供的整合性服务,让他们未来成为可以推广到世界各地的表演项目。

  作为深圳文创园区的代表,华侨城创意文化园副总经理张含介绍,华侨恒文化创意园区是一个多元开放的园区,着重创意生态的维护。“对于长期入驻的机构考量标准相对较高,我们有一个专门的团队来邀请业内顶级的机构和公司入驻。这些公司不能只局限于追求经济效益,还要有很强的文化辐射能力,有很多内容可以向公众传递,我们会通过各种各样的活动给他们平台进行展示或者孵化自己的品牌。”

  近年来新型城镇化建设发展快速,旧厂房改造在各地铺开。作为“走在最前列”的一批人,参加研讨的代表结合自身给出了建议。

  张含表示,从硬件方面来看,改造不能一味追求景观性,整体规划要有观念性,要让新旧建筑真正产生一个有机的对话,而不是单纯为了拍照效果;从软件方面看,园区的内容才是支撑其未来发展的核心灵魂,规划时建议大家提前做好内容方面的设置。如果是比较成熟、运营时间较长的园区,则需要进一步考虑如何突破空间和地理位置的局限性,不断孵化新的内容。

  如何评估一个城市对文创产业园容纳的体量,什么时候才能够算饱和?张含认为,文创产业园虽然都叫同样的名字,但性质和运营模式以及最后呈现的氛围并不会一样。目前创意产业还属于方兴未艾的阶段,暂时没有必要担心饱和的问题,一切都交给市场来进行调节。

[责任编辑:杨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