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艺术> 正文

古琴大师30年仅打谱20首 琴曲三千今人常闻者不过百首

2017-07-06 09:24 来源:广州日报 
2017-07-06 09:24:52来源:广州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杨帆

  难:古琴大师30年仅打谱20首

  除了《广陵散》,还有《碣石调·幽兰》、《酒狂》等琴曲通过老琴家的打谱从“天书”里发出了声响。1962年、1983年、1985年有关部门举行了三次全国性打谱会议,制定若干打谱曲目,请琴家们分头打谱,并印出曲谱写出论文,然后集中弹奏以交流经验取得共识。据了解,目前人们所能弹奏的百来首琴曲正是当时管平湖、査阜西、姚炳炎、吴景略等老一辈琴家所打谱的。

  “打谱”并非儿戏,古琴界有“小曲打三月,大曲打三年”的说法,但实际上耗费的时间需要更久。初学者和一般人是无法完成工程浩大的打谱工作的,因为牵涉到文献文字、版本比对、校勘考古等。王悠荻的启蒙恩师、中国琴会现任名誉会长龚一就为古琴琴谱流传着急不已。他在一次论坛上说自己打谱了30年,耗费无数心血,也仅完成了20首。

  除了演奏和教学,王悠荻希望自己也能够通过打谱唤醒更多沉睡的曲子,不让它们成为博物馆里的文物。她曾多次参加中国琴会举办的全国打谱会,获邀打谱并现场演奏《康衢谣》和《泽畔吟》。

  确定打谱首先要定谱,确定哪个版本,有的琴曲有160多个版本,这也需要打谱者去辨别。“要想象自己宛如穿越一样回到古人的年代和环境,去心领神会。”王悠荻说,这个也要下很多苦功。

  大费周章考据,确定选择哪本武功秘籍开始“修炼”,这只是一个开始。面对这本武功秘籍,技拙者看来宛如天书,只有观者琴艺精通到一定境界才可与高人“神交”。打谱者首先琴艺要高,因为演奏是打谱的一个关键环节。王悠荻可以称得上是师出名门,谈起打谱她一脸沉重,深感不易。“如果曲子打谱并不符合后人的审美,或者打谱者水平有限,那么很快就会无人弹奏,因此也就不再被世人所聆听。”

  盼:千年宝藏期待年轻琴家发掘

  中国独特的记谱方式留给后人巨大的创作空间,在与西方音乐家的交流中,王悠荻更加体会到古人这种深邃的智慧。今年5月中旬,王悠荻走出国门,在意大利罗马第二大学参加了首届国际青年音乐学者及民族音乐学者会议。这是一次来自全世界青年音乐家的专业理论研讨会,她还提交了有关古琴打谱多样性的讨论,这也引起了西方音乐家的兴趣。

  “西方五线谱的标记极为清晰,从音乐节奏、强弱、音质到旋律走向均是固定的。这样流传几百年也能完全复制作曲家当初记录的每个音符。”王悠荻说,“西方音乐家弹奏经典曲目,基本遵循一字不改原则,必须是向原作者致敬。钢琴家的诠释仅限于一定范围。”

  与西方音乐家的交流,更激发了她对古琴作为民族文化遗产的热爱。“西方哲学认为音乐是人类创造的成果。西方音乐的记谱方式,是为了保证乐曲本身可以被精准地传承,让后人永远记得前人创造的成果。”王悠荻说。

  但在我们的祖先看来,“操则存,舍则亡”,音乐与人密不可分,每个人也是音乐的一部分,所以打谱是两者合二为一的途径,是古琴音乐不可缺少的过程艺术。王悠荻说,“我们的祖先鼓励后人去传承和改变,发展出适应各个时代的版本。”

  现在越来越多都市人开始习琴,跟王悠荻习琴的学生既有活蹦乱跳的娃娃,也有温文尔雅的六旬老者。“人们越来越发现古琴的音色及旋律很能安抚人心。推广古琴是琴人的责任,只有受众多了,古琴艺术才有坚实基础。”王悠荻说。

  而古琴也频繁作为道具出现在各种影视剧中,但由于人们不了解,出现了一些笑谈,例如《神雕侠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