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籍网络作家多达上万人 冠军年入2700万

2017-07-17 09:05 来源:华声在线 
2017-07-17 09:05:32来源:华声在线作者:责任编辑:杨帆

  搭服务平台护版权整合发展,湖南网络作协成立,将对网络作家进行大量培训

  网络文学在兴起之初,曾因为社会各界的偏见而饱受诟病。近年来,随着网络作者知名度大增、网络作品被改编成影视作品逐一与观众见面,网络作家的身份也开始得到主流文学的认可。6月27日,亚马逊和中国移动咪咕公司宣布推出专为中国市场定制的全球首款联合品牌Kindle——亚马逊KindleX咪咕电子书阅读器,并将40余万本网络文学内容整合到Kindle电子书阅读器,为中国读者提供超过80万本电子书选择。这意味着在国内一直埋首做出版物电子书的亚马逊,也向网络文学敞开了怀抱。

  当天,广电总局网站也发布了《网络文学出版服务单位社会效益评估试行办法》这一文件。从7月1日起,社会效益正式成为各个网络文学网站的考评指标。这意味着网络文学或将结束野蛮生长的时代,有关部门将不断引导其健康有序发展。7月2日,湖南网络作家协会正式成立。湖南网络作家协会的成立究竟是对网络文学蓬勃发展的呼应,还是在推进湖南网络文学繁荣发展中的灭火器?网络文学在发展过程中究竟遭遇了哪些瓶颈,又将如何突破?近日,记者采访了湖南网络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

  ■记者 蔡旻旼

  收入真空期变长,马太效应日趋明显

  湖南网络作协副主席谢坚,笔名疯狂小强。一直以来,他都是网文圈传奇般的存在,这不仅仅因为他是都市科幻类小说的大神,更因为他曾做过开发商、当过电商、研究过比特币、开过若干公司……毕业十年来,他走南闯北,经历阅历异常丰富。据他介绍,学计算机专业的他早在2005年就已经开始在起点中文网上写小说了。“那时我才大二,写的都是自己比较熟悉的领域。在当时,黑客题材并不常见,很多人觉得陌生而又感兴趣。”就这样,谢坚以“月之子”的笔名创作了人生中第一部网络文学作品——《人工生命》,这部书共计八十万字,在当时得到了总共6000多元的收入,他用这笔钱买了台电脑,升级了自己的写作硬件。“虽然赚得不多,但写作本来就是自己的兴趣爱好,而我又发现可以凭爱好赚钱,所以后来就坚持下来了。”

  据谢坚透露,中国网络文学市场持续爆发,截止到2016年年底,网络文学用户已逾3亿,每年新增网络文学作品近200万种,2016年中国网络文学市场产值突破5000亿人民币。并且,这个领域的马太效应日趋明显,基本形成了以阅文、阿里、百度、掌阅四大巨头鼎立的局面。因此,相比于过去,网络作家的收入的确有了很大提升。然而,这只是少数人的专利,绝大多数网络作家依然是弱势群体。“随着市场竞争加剧,一部作品获得稿酬的时间越来越长,从几年前的1-2个月延长到了六个月以上,这段时间作者一分钱收入都没有。”谢坚告诉记者,由于收入真空期过长,且其中还充斥着种种不确定风险,最终收入有可能为零。所以,网络写作也已不再是一件纯粹的事情,许多作者只能充满希望地开始,最终又无奈地离场。

  版权难维护 推荐机制不透明

  日前,艾瑞咨询发布《中国网络文学版权保护白皮书》,数据显示,2015年盗版给网络文学带来的损失达79.7亿元,其中移动端付费阅读收入损失达43.6亿元。2016年损失为79.8亿元,其中移动端付费阅读收入损失达50.2亿元。可以明显看出,网络文学盗版模式上,移动端盗版带来的损失正在逐年上升,而版权难维护的问题,也已经从出版读物延伸到网络文学。

  然而,记者了解到,网络文学维权难的问题,绝不仅仅存在于数字内容产业的侵权盗版问题,其作品本身的版权问题也存在不少漏洞。据谢坚透露,除了极少数头部作家,几乎所有的网络作家作品的完整版权都不在自己手里。“网络作家为了能让自己的作品上架销售,不得不依赖特定的阅读平台,从而与之签约。而现在几乎所有的签约合同,或多或少都有霸王条款。”谢坚告诉记者,很多阅读平台在与作者签约后,并不能保障有足够的资源推荐,但却将作品的几乎所有版权全部拿走。“更有甚者将版权期限延续到死后三十年,一旦签约,后续的作品都必须优先在该平台发布。”

  此外,现有平台推荐制度不透明,也是网络文学发展中存在的突出问题。据谢坚介绍,目前几乎所有阅读平台都还是以编辑推荐为主,推荐资源掌握在编辑手中,僧多粥少,大部分推荐和流量资源流向少数头部作品以及某些被特殊照顾的作品。普通作家的新书很难获得流量,等待推荐资源成了小概率中奖事件。“关键在于推荐规则不透明,作品的销售数据也基本不公开给作家,这样导致作家无法面对市场,对目前所处状态一无所知,往往做出许多错误的决定,比如在作品即将被推荐的前一天放弃等情况比比皆是。这些现象的存在导致写作者人心浮躁,失去匠心。”

  谢坚告诉记者,由于推荐资源有限,现在很多平台都推崇PK制,只有极少数作品能够PK胜出,而PK失败的作品几乎没有出头之日,从而不得不断更放弃。“这种机制更有利于对规则熟悉,且已经完成一定积累的老作家,对新人作家非常不友好。”此外,这种PK机制也导致了网络小说作品同质化严重,很多优秀的作品因无法得到推荐和收入,不得不忍痛放弃。据谢坚透露,过去的网络文学创作远没有如今这般“严酷”,编辑也没有高冷到如此触不可及。“过去编辑不仅十分热心,而且还会有一些写作辅导。可现在作者发一部书,基本也聊不了几句,问了也很难回复。毕竟一个编辑对应的作者太多了,可能有几十上百个。”回忆起这些,谢坚颇显无奈。

  人才流失严重 未来还需规范引导

  据了解,截止到2016年年底,国内40家主要网络文学网站作品总量1454.8万种,当年新增作品即达175万部。尽管网络文学风头正劲,可相较于传统文学而言,仍存在重市场需求、轻价值引领,重个人诉求、轻思想内涵,重故事情节、轻文化底蕴的现象,片面追求点击率和经济效益等问题突出。

  据谢坚介绍,网络文学相对门槛较低,面向的是市场,目前也多是商业化写作,作者更在乎作品是否能够畅销。而传统文学一直以来都是曲高和寡,更多考虑的是如何把自己的思想和故事融入其中,对市场考虑较少。另一位湖南籍大神作者周健良则表示,每一种文学模式面对的读者群不同,不论是传统文学还是网络文学,其质量都只在于文字本身。“网络文学门槛较低,只要有根线有台电脑,谁都可以写,所以才会导致网络作品质量良莠不齐。”周健良认为,虽然如此,可这一行真正的门槛在入行后,“大浪淘沙,读者总会识别真正好的作品。”

  据湖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湖南网络作家协会主席余艳介绍,目前活跃在全国各地网络平台的湘籍网络作家多达10000多人,而此前由于湖南省并未设置官方的网络作家协会,因此他们长期处于缺少“娘家”的状态。“湖南网络作家一直以来都没有‘家’,这导致大量人才流失,像血红、丛林狼等优秀人才都被其他省的作协挖走了。”余艳告诉记者,为确保人才不流失,甚至把已流失人才召集“回家”,他们于7月2日正式成立了湖南网络作家协会。“湖南的名牌网络作家在全国占有重要份额,去年的网络作家排行榜上,湖南的梦入神机以年版税2700万位列第7名,而妖夜以1700万位列第13名,丛林狼以1250万位列榜单的第18名。如果所有的网络文学人才回归,那湖南在全国的网络文学领域可以算是数一数二的。”

  余艳向记者介绍到,湖南网络作家协会成立后, 14个市州的网络作协也将紧随其后建立起来,将所有的湘籍作家紧密团结在一起。与此同时,湖南省网络作协还将对网络作家进行大量培训。“网络作家与优秀的传统作家相比,在知识积淀和文学积淀上仍存在差异,需要在思想和社会责任担当上进行提升,要通过培训逐渐缩小这种距离。”此外,湖南网络作协还将以自身为中心,向多方衍生,构建整合影视、游戏、大文化等多领域的米字图,为湘籍作家搭建服务平台,打造让所有湘籍作家有归属感、有底气、有尊严的大家庭。

  余艳呼吁,目前从中央到地方都高度重视网络文学,目前湖南地区对网络文学的扶持力度还有提升空间,希望各级部门能够多多扶持网络文学发展。同时,她也希望网络作家思想上不要急功近利,通过自身努力,为尊严而战,成为被众人拥戴的作家。

[责任编辑:杨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