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正文

陈抟坝的传说

2017-08-04 12:36 来源:光明网 
2017-08-04 12:36:28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杨帆

  普州崇龛县境内的龙台驿七宝山下有一条清澈的小河,相传在唐懿宗咸通十二年(871年)七月十四这天晚上下了一场暴雨,河里涨了大水。当地有一个名叫陈忠厚的打鱼人,第二天一早就起床来,赶紧吃了早饭手提一张麻线渔网,背着一个大笆笼,来到这个河边打涨水鱼。可是,他从上河响水滩打到下河,从早上一直到中午,网网都扑空,累得腰酸臂痛连个“烧火鳗”都没捕到。他自认今天运气不好,正心灰意懒地打算收网回家,忽然看到从上流随着旋涡缓缓漂来一个什么东西。于是他就用尽全身力气将渔网撒向河心,把网收上岸来一看,原来是个紫衣裹着的肉球,肉球有一个小洗脸盆那么大。老陈就将这个肉球捧回家去,他老婆周氏见了也感到十分好奇,心想今天没有打到鱼,就把这个肉球煮来吃吧。随后她就到灶屋去把锅洗得干干净净,刚把这肉球放到锅内,正要掏灶生火,说来也怪,灶孔里火还没点燃,烈日晴朗的天空突然一个闪电,紧接着“咔嚓”一声!急抓抓的一个大炸雷,只见那雷在脚下滚。啊呀呀,接二连三的火闪跑到房子团团转打。老陈吓得面如土色,急忙从锅中把肉球抱出来摔到地上,随着一声雷响,这个肉球的紫衣一下子就裂开了,里面原来是一个乖乘的婴儿。陈忠厚两口子一见还是一个男孩儿,心头格外欢喜。从此以后陈家就添了一个儿子。儿子倒是有了,但是总得有个名字,于是老陈两口子就来到七宝山灵山观请老道长给儿子取名字,道长得知是老陈用双手从河边捧回来的,想了想便开言道:“据古人之说,‘两手捧合谓之抟’。且庄子《逍遥游》中曰:‘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你这儿子长大后必定成为有用之材,就像大鹏展翅一样,扶摇而上,光宗耀祖,依贫道看来就以‘抟’字为名如何?”陈家夫妇听了连声叫好。

  陈抟从小就十分聪慧,早年便熟读经史百家之言。据《表琐高议前集》记载,说他“年十五,诗、礼、书、数之书莫不通究考校,方药之书,特余事耳”。

  唐僖宗光启四年(888年)陈抟受皇帝召见,与僖宗对答如流,僖宗留他在朝中供事,他谢绝了,因此僖宗赐号“清虚处士”。后唐长兴二年(931年)曾经去京城洛阳应考进士,由于当时的唐朝王室正在危机四起,没有入第。于是陈抟决心从道,后唐清泰二年(935年)隐居武当山九石岩。从此陈抟访道求仙,修学《老子》《庄子》。他曾先后拜邛州天庆观高道何昌一为师,学习锁鼻术(胎息内养功);拜麻衣道长为师,从事《易》学研究。956年,受周世宗皇帝召见,任他为“谏议大夫”,他谢不为官。960年,宋太祖也召他进宫,陈抟没去,表示他这一辈子都不愿做官。宋太宗也两次召他入朝,他为朝廷进献“远招贤士,近去佞臣,轻赋万民,重赏三军”的济世安民之策,但仍然拒绝为官。于是,宋太宗因陈抟儒道学术成就皆显赫,又不求利禄,故而赐陈抟“希夷先生”之号。

  陈抟于宋太宗端拱二年(989年)农历七月二十二日,仙逝于华山张超谷石室中,享年118岁。

  当年打鱼人陈家的房前是一片坝地,那条小河就紧挨着这片坝地,后来当地人就将这里称为陈抟坝(位置在而今的龙台镇希夷村三组),一直叫到明代。道光《安岳县志》上还有记载,明初在此坝上“掘得宋碑一通,载地名陈抟坝,坝有希夷祠,祠废而碑与诗尚在,诗有‘一睡三十年’

  之句”。

  据曾经任南充县训导的当地长者邹长灿(字瀞夫,号明轩,1739—1832年)说,他的祖先在清康熙初年湖广填四川时,便移居到这个坝上,后来因为子孙多数都外出供事,便将田产房屋卖与了他人。以后一个姓王的人在坝上开了一个榨油房,因而又将这里称作“油房坝”。直到2010年3月,才重新恢复了“陈抟坝”这个地名。

  (四川省资阳市民政局供稿)

[责任编辑:杨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