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正文

青海省西宁市毛伯胜与毛胜寺

2017-08-04 13:03 来源:光明网 
2017-08-04 13:03:16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邱亭

  作者:靳育德

  西宁四中附近的地域,人称毛胜寺,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城关镇过去叫毛伯胜,现在很少有人这样称呼了。毛伯胜和毛胜寺两个行将消失的地名,在《大通县志》中只提及“初有将吏毛姓出兵于此,百战百胜,因以名地,始隶版图,往古岁月绵邈,莫由考证”,看来,地名的来历,已很难查寻了。

青海省西宁市毛伯胜与毛胜寺

  其实两地得名距今已有500多年的历史了,且与明代伏羌伯毛忠是分不开的。据《明史》记载,毛忠原籍“西陲人”,曾祖名哈剌万,明王朝开国时归附朱元璋,行伍出身,因功封千户,后在战斗中阵亡。祖父名拜都,随明军远征哈密,亦战殁。父亲名宝,“以骁勇充总旗,授永昌百户”。毛忠初名哈剌,20岁时袭父职,因“膂力绝人,善骑射”,且“为将严纪律,善抚士”而深得军心,年纪很轻,就随成祖北征,在战场厮杀。宣德年间征曲先,升任指挥同知,正统年间因“守边功”擢都指挥同知,并被赐姓“毛”,后又赐名“忠”,因称毛忠。不久奉命镇守甘肃,任左副总兵。

青海省西宁市毛伯胜与毛胜寺

  天顺五年(1461年),部落首领率数万骑掠西宁、凉州,毛忠率军迎击,“死战却敌”;天顺七年(1463年),又与总兵卫颖率官军由驼驼山出师,大败巴沙、昝咂诸部于今大通城关地区,“俘斩七千七百有奇,因功封伏羌伯”。经过此次大战,巴沙部落受重创,很快“散弱”,再也难以对西宁卫构成威胁,北川地区赢得了一段安定时光。人们怀念毛忠功绩,父老耳口相传,俱指当年战场旧址为毛忠取胜之地。久而久之,又省略为“毛伯取胜之地”,后更省称为“毛伯胜”了。

青海省西宁市毛伯胜与毛胜寺

  毛伯胜地据要津,“大寒(大坂山)作靠,金娥(娘娘山)为屏,西倚黑林,东锁峡口”,自古是兵家必争之地,明末时这里的老百姓平时都“弓矢佩刀,未尝去身”。由于这里“山环地衍,其土沃润”,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明显要稍好于其他地方,连明末清初的梁份都惊叹“此地之屋,皆高堂大厦,且有仓廒,男耕女织,还有老学究授四书、毛诗章句者”,给我们描绘了似乎像桃花源的一片升平景象。清雍正三年(1725年),官府督军民在这里筑城一座,设参将驻守,因城东有一涂蜃灭的古塔,人们称为白塔儿,所以又称此城为白塔城。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改设大通县于此,“古塔春阴”因而被称为大通一景。

青海省西宁市毛伯胜与毛胜寺

  西宁小桥地区扼北川之口,当年巴沙、昝咂诸部数出其地,攻略西宁,“毛伯胜”大捷,既解除了北川之患,又使西宁卫当局在今四中附近建起了类似报恩生祠的祠堂,记述战功,生日致祭,追怀恩德。就像西宁清代纪念刘松山等的昭忠祠被人们称为“统领寺”一样,祠寺不分,人们把这里的祠堂又称作“毛胜寺”了。

青海省西宁市毛伯胜与毛胜寺

  明成化四年(1468年),固原(今属宁夏)满四起兵反明,毛忠奉命随总督项忠征讨,不幸中流矢阵亡,时年75岁。皓首银须,捐躯疆场,令人惋惜。清代,毛胜寺作为前代功臣的纪念遗址,由于无人管理,不久即被损毁,到杨老先生修《新志》时,已没有关于它的片言只字记载,只有这个地名,还在诉说着那段久远的历史。

[责任编辑:邱亭]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