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正文

洞庭湖

2017-08-04 14:13 来源:光明网 
2017-08-04 14:13:11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李伯玺

    作者:陈定国

    洞庭湖位于湖南省东北部、长江中游的荆江南岸,横跨湘鄂两省,南纳湖南湘水、资水、沅水、澧水四水,北接荆江松滋口、太平口、藕池口、调弦口四水,经岳阳城陵矶注入长江。经过历年治理,而今洞庭湖富饶秀丽,是中国屈指可数的大淡水湖。

    洞庭湖这个地名,首次载入是北魏郦道元的《水经注》,古人称它“周极八百里,凝眸望则劳”。

    洞庭湖还没形成的时候,这里是个丘陵区。

洞庭湖

    这里,住着一位姓卿的大财主,独吞着这里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他家九十九代没分家,一家人比一升芝麻还多,讲文文来得,比武武来得,这里就是卿家的一统天下。

    海龙王见卿家万贯家财,便命太白金星搭桥,化作乡民来到卿家说媒,把女儿三公主嫁到卿家做媳妇。仙家女子为何许配凡家呢?这里有个缘故。那一年,王母娘娘做寿,吕洞宾喝得醉醺醺的,一眼看见三公主上殿送酒,起了爱慕之心,用手臂轻轻撞了她一下。三公主没提防,失手打破凌冰碗,触犯天条。她的父亲海龙王发怒,把她打入凡家。

    三公主嫁到卿家,谁知丈夫是个无知无识的蠢宝,对她漠不关心。特别是婆婆和幺姑心肠恶毒,对她常常暗害、毒打。三公主扫地时,幺姑偷偷在背后撒灰,反说没扫干净,骂她偷懒,在婆婆面前多嘴生事,婆婆便拿秤杆打她。有一次,婆婆故意刁难她,不给油盐要她炒菜,菜又要炒得好吃。三公主无可奈何,只好用两滴泪水变成油盐,炒在菜里,心想躲过这一关。哪知这一动作被幺姑偷偷看见,骂她邋遢婆。婆婆听了大怒,打得三公主口吐鲜血,遍体鳞伤。狠心的婆婆还不肯罢休,限她日看绵羊三百,晚搓麻线半斤,一年到头不歇气,要活活磨死三公主。

洞庭湖

    这一天,潭州有个叫柳毅的书生路过这里,在一坦平阳的草坪里听到一阵凄凉的哭声:

    好苦呀!

    婆婆逼我做苦工,晚搓麻线要半斤。

    粗的只准头丝大,细的搓得认不清。

    十指尖尖磨出血,断黑磨得到天明。

    苦呀苦!

    婆婆逼我做苦工,天明就去看羊群。

    限定日看三百只,不分春夏与秋冬。

    跟着绵羊到处跑,冷冷热热在草坪。

    苦中苦!

    一日进门三餐打,三日将我九轮棍。

    秤杆打来由小可,秤砣打来血崩心。

    可恨卿家心肠毒,狠狠磨勒受苦人。

    柳毅听了,也难过地流下眼泪。他轻轻地走过去,只见三公主衣衫破烂,骨瘦如柴,便小声问道:“小姐,为何磨成这个样子?”

    三公主见旁人探问,又想说,但又怕惹出祸来。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柳毅又问道:“你有亲人吗?”

    三公主听了这话,心想他是个可近之人,便将身世、处境一一吐了真情。

    柳毅听了,心里更加难过,再三问道:“你早些回家不行吗?”

    三公主含着眼泪说:“未经父亲允许,不能回家。”

    “那你先捎个信给父亲啊。”

    “相公啊,可惜无人帮我带信。”

    柳毅是个忠厚、善良的人,只想为人解难,听她这样一说,更是触动了心。他先把自己的姓名、住址、身世做了介绍,然后对她说:“只要公主不嫌弃,我愿与你送信。”

    三公主见他这样同情自己,万分感动,但又摇摇头说:“我家住在海龙宫,你怎能去得?”

    柳毅想得真轻巧,他说:“我游水游到海里,定会碰到守门官,让他们抓我去见龙王,这不就行了吗?”说到这里,他连忙从袋里摸出纸笔递给三公主,要她快快写信。

    三公主望着他,激动地流下眼泪:“相公一片真心,叫我不知怎么报答!”

    柳毅说:“小姐言重了,赶紧写信要紧!”

    这里,三公主顺手在身上撕下一片罗裙,含着眼泪,咬破手指,写了一封血书,要柳毅亲手交给她父亲。她又从头上取下一根亮闪闪的金簪,轻轻放到柳毅手里。柳毅不知这是什么意思。三公主连忙告诉他:“这是一根‘定海针’,只要拿着它在海里一划,就会现出一条路,可以直达龙宫。有虾兵蟹将把守四门,你不要惊慌,他们会放你过去的。”柳毅一听稳了心,辞别三公主,高高兴兴上路了。

    柳毅走了九天九夜,好不容易到了海边。只见大海无边,白浪翻滚。他拿出金簪在海里一划,果真现出一条路,就顺路走去。

    走不多远,突然碰到一位尖脸猛将,手举铜锤铜钻,不问青红皂白,猛地朝他打来:“你是何方来的妖孽?”

    柳毅双腿跪下说:“小生并非妖孽,是与三公主送信来的。”

    “休得胡言!”猛将举锤又要打。

    柳毅忙说:“我有三公主的家书为证。”

    猛将见他果真有三公主的家书,便放过了他。

    柳毅急忙启程,来到中途,又被一位花花女将拦住去路,手舞一对镜子,闪闪发光,气势汹汹地说:“你为何扰乱龙宫?”

    柳毅被女将照得眼花缭乱,只觉一阵昏迷,然后拜倒在地,急急忙忙说:“我不敢扰乱龙宫,我是与三公主送家书来的。”说完,将三公主的金簪给女将看了看,女将再没阻拦他了。

    柳毅又走了许久,只见一个驼背小将蹦蹦跳跳出来拦路,伸出两把利剑逼着他,厉声问道:“你是来干什么的?”

    柳毅连忙下跪回话:“我是与三公主送家书来的。”

    小将听了,二话没说,就蹦蹦跳跳让开了。

    柳毅不顾劳累、惊吓,冒着风险继续赶路。走着走着,只见一位圆脸黑将,举着一对铁钳,摇摇晃晃来了。柳毅赶上一步,低头参拜,忙把求见海龙王的事说了一遍。那位黑将听了,一言不发,收下一对铁钳,就背着柳毅飞走起来。

    柳毅不知何故,只见头上波涛滚滚,身边流水哗哗,定眼一看,不觉到了水晶宫殿。黑将通禀一声,就带柳毅进了龙宫。

    柳毅只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身穿紫色蟒袍,高高坐在宫殿上。猜想这必是海龙王了,柳毅急忙下跪拜见,双手呈上三公主的家书。

    海龙王接过家书一看,不禁老泪横流。家兵家将、宫娥彩女慌了手脚,一齐追问柳毅出了何事。柳毅含泪诉说了三公主的苦楚。大家听了,也号啕大哭。

    这时,一位身穿红色盔甲的将军,腰挂青霜宝剑,冲到宫殿,手执剑把,皱着眉头问道:“出了何事?”

    海龙王扶着龙头拐杖,一步步走下宫殿,扶起柳毅说:“这是我家三太子。”他又对着三太子说:“这是柳毅,帮你妹妹送来家书一封。”

    三太子忙向柳毅行了一礼,问道:“我家妹妹可好?”

    他这一问,问得柳毅哭起来了。

    海龙王把家书递给三太子,三太子一看,气得火冒三丈,抽出宝剑,大喝一声:“卿家如此恶毒,我要血洗卿家!”

    海龙王叫道:“且慢!”

    海龙王究竟如何吩咐,暂且不提。且说柳毅送来家书,海龙王真是把他当恩人,想留在龙宫,重重报答他。柳毅感谢海龙王的好意,他觉得为人做好事是应该的,不应图报答。他又考虑自己是个凡人,住在龙宫不适合,要求立刻返回凡家。海龙王见他不依,也不好勉强,便马上大摆筵席款待,要老夫人送给他很多碧玉、沙金、珠宝。随后要三太子把柳毅送回去,再赶到卿家,暗地查看,如若罪大恶极,不肯悔改,就叫他全家覆没,救回三公主。三太子得令,带着柳毅,即日离开龙宫,腾空而去。

    柳毅不顾回家,跟着三太子悄悄到了卿家,四处打听三公主的下落。三太子乔装打扮,问了许许多多的男工女工,深知妹妹受尽折磨,还有不少苦工被卿家活活折磨死、打死、逼死。三太子更是痛恨,摇身变个芦笋,长在卿家的灶屋里。

    这天一清早,三公主正要外出看羊,在灶屋里忽然看到芦笋,知道这是兄长三太子所化,心里非常高兴,便暂回到自己房里去了。

    幺姑看到三公主没去看羊,就告诉婆婆去打她。走出房门,转身看到奇怪的芦笋,幺姑心里惊慌起来。幺姑忘了逼赶三公主去看羊,火急火燎地把她娘拖到灶屋里看芦笋。婆婆见此情景,心里不安,认定这不是一个好兆头,便吩咐身边一个煮饭的女工砍掉芦笋。那个女工刚拿起菜刀,忽见三公主在门缝里向她摇头,女工会意,拿着菜刀不敢动手了。

    这时,卿家的恶棍们一起赶来,都说芦笋长在屋里不吉利,定要铲除。幺姑神气十足,狠狠地说:“我娘福气大,有妖除得妖,有邪劈得邪。”

    婆婆听了女儿这番奉承话,十分得意,就接过女工手里的菜刀,对着芦笋“咔嚓”一刀。婆婆一刀砍下去却爬不起来了,幺姑弯腰去扯也爬不起来了。

    芦笋不见了,长芦笋的地方现出一个大洞,这个大洞直通龙府宫廷。只听“轰隆”一声,洞口冒出冲天大水,霎时地动山摇。天突然黑了,大风大雨铺天盖地而来。卿家鬼哭狼嚎,婆婆、幺姑和那班恶棍都被奔腾的激流卷入海中。在他们家做工的人和为人公正的人都被三太子搭救出来,柳毅也被三公主带回龙宫。

    从此,卿家的山丘、平川全部被淹没,成了一望无际的湖泊。它就是今天的洞庭湖。

[责任编辑:李伯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