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正文

贵州省蛇嘴岭

2017-08-04 14:10 来源:光明网 
2017-08-04 14:10:24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孙佳涵

贵州省蛇嘴岭

深夜,蛇哥把大伙带到歹狗精驻扎的营盘山上,只见岗哨重重,把守严实。蛇哥右手将闪闪发光的三青宝剑向前一指,口中默默地念道:“口水白沫沫,一喷亦成火,露者化成灰,隐者失知觉。”只见歹狗精的哨兵化成了灰烬,营里顿时鸦雀无声。蛇哥带着大伙冲进营房,把粮仓打开,由九百九十九头水牯牛把粮食驮回平初苗寨,连夜分给各家各户。第二天下午,歹狗精苏醒过来,哨兵东倒西歪,粮食没了,气得咬牙切齿,忙把鱼鳅精叫到面前说:“要搞清蛇哥的咒语,去找苗寨的弥巴。”鱼鳅精接受任务,带上九吊铜钱和一篮糯米粑粑就出门了。

好吃懒做的弥巴,见鱼鳅精带来糯米粑粑,就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鱼鳅精又拿出铜钱笑眯眯地递给弥巴:“歹狗精大王特意送给你说。”弥巴毫不客气地收下了。这时,鱼鳅精开始说话了:“弥巴姑娘,有件事想找你帮忙呢。”

贵州省蛇嘴岭

因吃了人家的东西,嘴软,接了人家的东西,手短,弥巴只好把咒语泄露了。恰好月亮姑娘路过弥巴的窗前,听到里面有人在悄悄地说话,便贴着窗台细听,可惜晚了,只听到最后“放心吧”的尾句了。

歹狗精得到制服蛇哥的咒语,想立即出兵,当侦察到蛇哥回屋休息后,歹狗精便念起了咒语:“蛇哥蛇蛇乖,白天躺如山,雷打觉不醒,火烧身不翻!”连念三编,蛇哥就入眠了。歹狗精立即派人飞快下山,将雄黄酒倒在蛇哥的房前屋后。蛇哥一闻到雄黄味就昏迷过去了。歹狗精及时率兵马冲杀下来,一刀砍在蛇哥的颈子上(如今蛇嘴那条深沟峡就是当时的刀痕)。正在田坝中劳碌的螺蛳姑娘见势不妙,赶忙身背三青宝剑,手拉弓箭,飞身跃马,追赶过来。全寨的男女老少也手持刀斧利剑紧紧跟上!歹狗精慌了手脚,拔腿就跑。当他逃到西北面唐家庄下坎时,紧跟在屁股后头的鱼鳅精,见苗寨人马后追太紧,慌了手脚,跌下马背。螺蛳姑娘顺手一刀,结束了鱼鳅精的性命(从此人们就把这山梁叫鱼鳅坡了)。歹狗精见势不妙,拨转马头,向右路逃跑。螺蛳姑娘与月亮姑娘率兵马分路追杀。当歹狗精逃过岩脚寨下洞口时,见螺蛳姑娘早已拉好了弓箭,便跳下马,钻进了落水洞。螺蛳姑娘朝着洞里射了一箭,直穿通平路河。

贵州省蛇嘴岭

经追查,果然是弥巴泄露了咒语机密。螺蛳姑娘十分愤恨,将她当众剁死,丢下落水洞。如今的糠弥巴(母猪洞)就是因此得名的。

斩了鱼鳅精,射了歹狗精,剁了叛徒弥巴,报了仇,雪了恨,可哪能解除螺蛳姑娘失去恋人的心愁啊!她回到家里,伤心万分,一直哭了七七四十九天,把螺蛳岩都哭倒了。如今横塌竖倒的螺蛳岩脚下的那两个永不干涸的水潭,就是螺蛳姑娘滴下的泪水哩。

螺蛳姑娘比哪个都伤心,整天哭泣,眼泪遍滚。月亮姑娘十分同情地拉着她的手劝说:“螺蛳姐姐啊,眼泪永远救不回蛇哥,哭声无法唤起众人。还是挺起身子,用实际行动给蛇哥灵魂以安慰吧!”螺蛳姑娘抹了一把眼泪,与月亮姑娘一起挺立在东山的岩头上,放声唱起了飞歌:

泪水流成潭,哭声震倒山。仇恨永难消,心愁更难解。

抬头望远方,挺起腰杆干。保卫平初坝,有吃又有穿。

蛇哥九泉见,嘴笑心也安……

贵州省蛇嘴岭

螺蛳、月亮两姑娘的激昂歌声,感染了悲伤的男女老少。他们擦干了泪水,挺起了腰杆子(如今岩脚寨背后那些挺立的石柱,就是当时妇女们站起来的情景)。湾洞后寨的男女老少,决心像猛狮一样,勇敢保护好苗寨和劳动果实,不但把寨名改叫狮子庄,人们还在岩壁上写下了“血海深仇”的血字。现在的写字岩也是从那时得名的。平初坝左邻右寨的人们都挺起了胸膛,纷纷向螺蛳姑娘聚拢来。螺蛳姑娘含泪唱起了一首歌:

蛇哥为山寨,英名永流芳。栽棵白果树,清白志高尚。

栽棵桂花树,花开万里香……

听了螺蛳姑娘的歌声,大家一块动手在平初坝东面山头上栽了白果和桂花树各一棵。螺蛳和月亮姑娘日夜守护在树旁,早晚浇水不间断。天长日久,白果树长有百来丈高,十多人手拉手也围不完树干。那棵桂花树也长有30米那么高,一抱多大,年年八月桂花开,引来大群蜜蜂采蜜,风一吹,郁香飘得很远很远。又因月亮姑娘伴随着螺蛳姑娘日夜守护在树旁,把月光洒在大地上,照亮了平初坝,人们便把东山叫作月亮坡了。风光秀丽的平初一带的许多地名,均与“蛇嘴”地名故事有关哩!

 

贵州省蛇嘴岭

[责任编辑:孙佳涵]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