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蹴鞠、骑射,中国古人还玩哪些“时尚”运动?

2017-09-08 09:06 来源:新华网 
2017-09-08 09:06:43来源:新华网作者:责任编辑:杨帆

  新华社天津9月7日电(记者王炳坤)正在天津举行的第十三届全国运动会上,新增的广场舞、龙舟、柔力球、舞龙等群众项目备受社会关注。那么在古代,民众都玩哪些“时尚”运动呢?正在天津博物馆举办的一场中华古代体育文物展,集中展示了中华传统体育文化之精髓。

  从军事体育到娱乐运动

  这场由天津市人民政府、国家文物局联合主办的活动,汇聚了全国10余家文博单位所藏的古代体育文物精品。200多件展品,其中包括20多件国家一级文物,向人们勾勒出古代体育发端于生产劳动、军事训练,繁荣于休闲娱乐的变化曲线。

  早在史前荒蛮时代,中华民族的先民在聚居群处的生活中,由于求食自卫的需要,奔跑、跳跃、攀登、投掷等成为最常使用的肢体活动,人类最初的体育运动雏形由此而生。随着部族争端出现,古人有意识地进行军事训练,因而产生了一系列的军事体育活动。

  在宁夏贺兰山东麓发现的数以万计古代岩画,真实再现了远古人类在3000—10000年前放牧、狩猎等场景。而展览现场一尊来自秦始皇兵马俑的陶俑,默默向今人传授当时的射箭姿势:左足向左前方斜出半步,双足成丁字形,左臂半举,右臂曲举于胸前,头和身体微向左侧转,昂首凝视左前方。这与现代射箭运动的发射预备动作颇有几分神似。

  在古代,马匹作为一种重要的生产生活和军事作战工具,人们对其持有较高崇拜度,很多运动也围绕“马”展开。古时的骑射、打马球等运动,都以骑马作为基础,对马的驯服也被视为一种特殊能力。

  来自陕西历史博物馆的唐舞马衔杯纹银壶,出土于1970年。这尊银质的精美盛酒器物,表面留有两匹尾部坐地,嘴衔酒杯,向人匐拜的舞马形象。天津博物馆的讲解志愿者洪德全介绍,这表明当时人们的驯马之术已达到相当水平,而且对驯马乐此不疲。

  其实,古人们在物质条件逐渐提高后,休闲、娱乐在日常生活中扮演越来越重要角色,很多体育运动也围绕这一主题展开。早在新石器时代,一些遗址留下的儿童墓葬中就有许多石制和陶制的陀螺,可见当时就玩这种游戏。秋千是中国古代北方少数民族创造的一种运动,春秋时期传入中原地区,汉代以后逐渐成为清明、端午等节日进行的民间习俗活动并流传至今。在来自南京博物院的《古代仕女行乐图卷》中,秋千、投壶、斗百草等运动在古代女子中间非常流行。

  古代“玩法”与现代体育多有相似

  中国古代的球类运动项目繁多,其中被称为古代足球的蹴鞠最受人青睐。蹴鞠起源于战国,在汉代获得大发展,唐宋时期最为繁荣,明清时期开始衰弱。2004年7月15日,国际足联宣布,中国古代蹴鞠就是足球的起源。

  展厅中多幅“古代足球”图片,反映了其演变轨迹。西汉末年的鞠为四片兽皮拼接而成,到南宋已经发展成十二片,“足球”更圆了。汉代的鞠是塞满动物毛发的实心球,到唐宋则改为放入动物膀胱的充气球,更有技术含量了。

  天津博物馆宣教部副主任张堃介绍,南宋时期,宫廷宴会时一般都会举行蹴鞠大赛,人们在球场中央竖立两根高三丈的球杆,上部的球门直径约一尺,叫“风流眼”。两队人站在“风流眼”两边,由队员颠球,传球数次后传给副队长,副队长颠数下待球端正稳当,再传给队长,由队长将球踢向“风流眼”,结束时按踢过“风流眼”的球的多少决定胜负。“与现代足球相比,这种蹴鞠对抗性不强,但是对踢准的要求更高。”张堃说。

  从唐代起,由马球演变而来的捶丸运动开始在平民中普及。来自故宫博物院的《明宣宗宫中行乐图》中,可以看到,捶丸运动不论是球杆的形状,还是洞口的白色三角旗,仿佛与现代高尔夫球运动如出一辙。捶丸的打法与高尔夫球也十分一致,包括侧旋球、内外旋球等,而击球姿势则有站式,也有跪式。

  展厅一角,一块半米高、方方正正的石块(武功石)引发不少人围观。古时,源于军事的项目——搬武功石,有点像现代举重。洪德全介绍,搬武功石是古代武科举的必考科目,应试者需抬起重达250斤至300斤重的石头,且武功石底部要抬高过腰部,难度一点也不比举重小。

  动静结合,重健身也重养性

  四川博物院特展部主任、副研究员谢丹介绍,中国古代体育主张动静结合,注重修身养性,这与西方体育有一定区别,但又是互补的。“西方体育注重竞技,更多提倡个人英雄主义,而东方运动则更为柔和,注重身心合一,天人合一。”谢丹说。

  展览中,众多棋类激起了参观者们的兴趣,它包括围棋、象棋、六博棋、双陆棋等形式。几千年来,下棋既开启着人们的智慧,又满足人类的竞争心,娱乐着世世代代的民众。对各种棋类,古人的说法颇有几分闲情逸致,如“仙人揽六箸,对博泰山隅——六博”“纹枰坐对,谁究此味——围棋”“君看橘中戏,妙不出局外——象棋”……

  古代的很多运动和游戏项目,都有着丰富的文化内涵。比如围棋,就蕴涵了中国古代哲学中一元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天圆地方、十九农节气、三百六十周天之数等含义,其变化丰富,意韵深远,魅力无穷。

  当然,古代体育也有阶层之分。古时的御术即驾驭马车的技术,是君子的六门必修课,平民也玩不起。而像马球这样的运动简化成了捶丸,百姓才得以参与其中。

  古时,钓鱼、下棋等休闲活动,也有修身养性的涵义。天津博物馆藏有的《明·尤求·围棋报捷图轴》,就描绘了这样一幅场景:东晋著名政治家谢安在秀雅的园墅中与人对弈,刚从前线匆匆赶来的戎装士兵想向他禀报淝水大捷,但他仍然聚精会神地下棋,神情自若。这种潇洒的气度、沉着的修养,是古代才子学士们所追求的。

[责任编辑:杨帆]


[值班总编推荐] 外卖骑手交通违法乱象宜早治严治

[值班总编推荐] 再论红船初心

[值班总编推荐] 全球气候治理 中国贡献亮眼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