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要闻> 正文

再谈从刘贺墓葬品看西汉时代的对外交往

2017-09-12 20:51 来源:光明网 
2017-09-12 20:51:23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杨帆

  作者 王金中

  自从光明网上发表拙文《从刘贺墓中巨额财富看西汉时代的对外交往》后,有网友指出,海昏侯墓中还有一些器物反映了西汉与域外的交往和联系。其实,汉代与外国的各种交往,远比人们想象的要密切得多;而外来事物对汉代社会生活的影响,也远比人们所知的要广泛得多。正是在这些交往和影响中,形成了古代中华文明的包容性、开放性、多样性和先进性。为此,笔者重新检视了海昏侯墓的出土文物,对西汉时期的对外交往又有一些新的发现和认识。整理出来,以飨网友。

  一、席镇中的“匈奴形象”

  在海昏侯墓出土的64件席镇中,有四件一组的青铜人物说唱镇(图1),表现的是汉代十分流行的一种拍袒戏。四个席镇中含有两种动作造型,一个为左手抚膝,右手外翻;而另一个则为左臂下垂,右臂上抬。这样,就把汉代边打节拍边说唱的拍袒戏,生动活泼地表现出来。

再谈从刘贺墓葬品看西汉时代的对外交往

图1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组人物尽管身着汉服,头戴小冠(或介帻、平巾帻),右衽短衣,半露前胸,跪坐席上;但从面部形象上看,则透露出他们是匈奴人而非汉人(图2)。这与2009年山东邹城在汉代遗址中发现的石刻匈奴人形象有许多相通之处(图3)。

再谈从刘贺墓葬品看西汉时代的对外交往

图2

再谈从刘贺墓葬品看西汉时代的对外交往

图3

  那么,匈奴人的形象有什么特征呢?史籍中准确的记载不多。在汉武帝茂陵旁边的霍去病墓前,有一尊“马踏匈奴”的雕像,马腹下有一匈奴人,左手持弓,右手执短剑欲刺马肋。他面宽多须,头大而后仰,小眼睛,唇厚而鼻平,低额大耳。这个形象可能有些丑化,难以为据。据说,东罗马史学家普里斯库斯曾随东罗马帝国使节出使匈奴帝国,有幸见过被称为“上帝之鞭”的匈奴战神阿提拉。他在《匈奴史残稿》中描绘了阿提拉的相貌:“他的身材矮短,胸部宽广,头很大,眼睛小,散发出灰色。他的鼻子是平的,脸是黑的。”近代考古学和人类学研究都证明,匈奴人属于蒙古人种,宽面型,高颧骨,细眼睛,鼻子不高,眼眶不深,头发后披。而海昏侯墓中的青铜人物席镇,面部确有这些特征。最为突出的是,由于颧骨较高,两颊明显凸起,似乎带有蒙古人种特有的“高原红”。

  那么,匈奴人的形象为什么会出现在海昏侯刘贺日常使用的席镇上呢?这就要提到汉代对于匈奴人的政策。在对匈奴的连年战争中,汉军曾经俘虏过大量匈奴人,仅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霍去病击败匈奴军,迫使浑邪王杀休屠王,并率部四万余匈奴人归汉。对于以前是敌人、如今放下武器的大批匈奴人,汉武帝并没有采取斩尽杀绝的政策,而是让一部分匈奴人与从关东迁去的大批汉民一起,驻守西北边塞。并且在浑邪王、休屠王故地陆续设立酒泉、武威、张掖、敦煌四郡,不但隔断了匈奴与羌人的联系,而且沟通了内地与西域的交通。这项政策对于西汉和匈奴势力的此长彼消发生了显著作用。还有一部分匈奴人,汉武帝令他们发挥特长去为汉军养马,个人待遇与汉军兵卒相同。这项政策不仅使汉军学到了匈奴人养战马的技术,还改善了中原马匹的品种。其中有一个匈奴人叫金日磾(dī,音滴),是被灭掉的休屠王的太子。他被分配到宫中饲养马匹,后被汉武帝重用为马监、侍中、驸马都尉、光禄大夫、车骑将军。直到汉武帝病危时,他与霍光一起受命辅政。这就说明,由多民族组成的中华儿女,从来就奉行平等待人的对外政策和民族政策,匈奴人归顺后,可以为民,可以为官,当然也可以从事演“拍袒戏”这类的文化和艺术活动。正因为如此,我们中华民族才能够化敌为友,有容为大,同化异族,屹立不倒,具有强大的凝聚力和生命力。

[责任编辑:杨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