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阳节很哀怨?其实它是“团圆”节

2017-10-28 08:18 来源:光明网 
2017-10-28 08:18:14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丛芳瑶

  又到一年重阳时。重阳节自先秦时代起,就是中国极具特色的传统节日之一,登高、赏菊、插茱萸等特有的民俗活动经过千年传承,至今仍充满活力。

  一提到重阳节,可能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那句“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的诗句,再加上唐宋以来,与重阳节相关的诗词不少都是诗人借着深秋重阳节萧瑟的景色,来抒发自身愁绪的作品,因此难免让人以为古代重阳节都过得凄凄惨惨,充满着哀怨愁苦之情。

  实际上,古人的重阳节过得相当热闹,是百姓们举家出游,赏秋色游郊外的好日子。这一点在一些古籍中就能看出来:

重阳节很哀怨?其实它是“团圆”节

  宋代孟元老的笔记《东京梦华录》里,就记载了北宋都城开封府繁华热闹的重阳景象:“九月重阳,都下赏菊,有数种:其黄白色蕊若莲房,曰:“万龄菊”;粉红色曰“桃花菊”,白而檀心者曰“木香菊”,黄色而圆者曰“金铃菊”,纯白而大者曰“喜容菊”,无处无之。酒家皆以菊花缚成洞户。都人多出郊外登高,如仓王庙、四里桥、愁台、梁王城、砚台、毛驼冈、独乐冈等处宴聚。前一二日,各以粉面蒸糕遗送,上插剪彩小旗,掺飣果实,如石榴子、栗黄、银杏、松子肉之类。又以粉作狮子蛮王之状,置於糕上,谓之“狮蛮”。诸禅寺各有斋会,惟开宝寺、仁王寺有狮子会。诸僧皆坐狮子上,作法事讲说,游人最盛。”

  短短的一段话,记录了当时北宋重阳节赏菊、登高、制作重阳糕的热闹场面。各色菊花竞相开放,游人登高赴宴,寺院斋会热闹非凡,一幅色彩斑斓的重阳景象展现在眼前。

  与普通百姓不同,《水浒传》中的梁山好汉们欢庆重阳节,则又是另外一番热闹场景。

  《水浒传》第七十一回就写了梁山好汉齐聚重阳节菊花会:“宋江便叫宋清,安排大筵席,会众兄弟,同赏菊花,唤做菊花之会,……忠义堂上遍插菊花,各依此坐,分头把盏。堂前两边筛锣击鼓,大吹大擂,笑语喧哗,觥筹交错,众头领开怀痛饮。马麟品箫唱曲,燕青弹筝。不觉日暮。”

  各位好汉们在重阳这一天吃肉喝酒,唱曲弹筝,连天黑了都没发现,可见重阳节这一天他们过得是相当热闹。

重阳节很哀怨?其实它是“团圆”节

  不同于梁山好汉的豪迈,深闺女儿家在重阳节这一天也会找些更文雅的乐子来欢庆节日。《红楼梦》在第37、38回就对大观园中举办的一场重阳诗会进行了细致地描绘。

  史湘云和宝钗筹划了一场螃蟹宴,邀请了贾府众人在大观园一起吃螃蟹、赏菊花,并且专门开了一场菊花诗社,拟好了十二道菊花诗题。大家持蟹赏桂,林黛玉诗会夺魁,诗会圆满结束。小说里虽未明说重阳节,但重阳节的影子却无处不在。

  到了现代,没有了诗人借萧瑟秋景抒发感怀的诗词,重阳节在作家笔下多了些温馨色调。

  汪曾祺在他的文集《人间草木》中,写过关于菊花的文章:“我在北京见过的最好的菊花是在老舍先生家里。老舍先生每年要请北京市文联、文化局的干部到他家聚聚,一次是腊月,老舍先生的生日(我记得是腊月二十三);一次是重阳节左右,赏菊。老舍先生的哥哥很会莳弄菊花。花很鲜艳;菜有北京特点(如芝麻酱炖黄花鱼、“盒子菜”);酒“敞开供应”,既醉既饱,至今不忘。”

  汪曾祺曾在重阳节时去老舍先生家中赏菊,认为他见过的最好的菊花是在老舍先生的家里。重阳佳节,几位老友一边观赏菊花,一边吃着具有北京特色的菜肴,再加上“敞开供应”的酒,让人读后不免会感到这佳节好友相聚的场面实在是温馨愉悦。

  进入新时代,重阳节被赋予了老年节的含义,拥有了敬老爱老的新内涵。著名作家二月河曾就重阳节发表过自己的感慨,他称:“我们现在一年要过很多节,我看有两个节是挺好的,一是六一,是儿童节;另一个是重阳节,是老人节。我有一个傻想头,不知我们的社会学家和政治家能否认同:儿童节要变成全民的节,大人们陪着儿童过节。老人节呢?要过成儿童节,变成举国狂欢日,因为儿童和老人们欢乐,青壮年们有什么理由不跟着狂欢的?构建和谐社会先构建老人和儿童的快乐,“抓两头带中间”——整个国和家都会和谐起来。”

  无论古今,家人相聚、好友相会都是这个节日从未缺席的主题。重阳节可以说和中秋、春节等传统节日一样,都是亲朋好友相聚团圆的节日。(丛芳瑶)

[责任编辑:丛芳瑶]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