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阳节十中华父亲节”符合发展规律

2017-10-28 08:18 来源:光明网 
2017-10-28 08:18:14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刘洋

  作者:李汉秋

  传统节日是综合性的、多义性的。惟其是综合性的,不同地域、不同人群可以按照需要,选择其某一方面的含义,从该角度该主题立名,形成多名性。所以一个传统佳节往往都有好多名称。中央文件认定的七大传统佳节中,有三个日和月之数相重的佳节,本文仅以它们为例:“重五”就是五月五,按地支顺序推算五月为午月,故端五称端午节,又从各不同角度立名为天长节、天中节、地腊节、浴兰节、龙日节、龙舟节、粽子节、诗人节等等。“重七”就是七月七,星现于夕,称七夕节,又称乞巧节、星节、星期、女儿节、七娘节、香日、香桥会等等。“重九”就是九月九,九是最大的阳数,称重阳节,又称登高节、晒秋节、菊花节、茱萸节等等。足见它们本来就多义多名。这是历史留下的轨迹,说明历史上它们就是在延展叠加着发展的。现代更是如此,传统佳节应当找到与现代社会、时代精神的契合点,才能得到更好传承发展。叠加上与固有基因相关的现代节名是符合其发展规律的。

  端午节、七夕节已叠加上现代节名

  传统节日民俗,不似凝固不动的山岳,却似奔流不息的河川,不断发展衍化。随着人类文明的进展,其发展轨迹总的趋势是:自然崇拜——神祗宗教——俗世人伦。

  风俗一旦形成便有其相对独立的生命流程,在人类社会的代代流传中,随着生存环境的变迁而不断发展变化,后代人往往模糊了先民遗风的真正动因,而根据自己时代和地域的生存环境和意识,对先民遗风作出合乎自己逻辑的解说和发展。如端午节的主要节俗赛龙舟,最早当是古越族等水网地带族群祭龙神、水神的一种祭祀活动,(祭祀的古风遗留至今);随着生命意识的发展,赛龙舟增加进古代的禳灾驱瘟的祈愿;随着人文精神的发展,又演绎出追悼屈原等人杰的人文意义;同时发展成为民间传统水上体育娱乐项目。

  对节候风俗人们总要作人文的解说。不同地区的“解说”又往往与纪念本地域的先贤挂上钩,形成民间传说。如端午节的龙舟竟渡和包粽子,楚人挂上屈原,吴人挂上伍子胥,越人挂上孝女曹娥或越王勾践,湘西和桂林等地挂上伏波将军马援……。不同时代人们又会按时代的需要衍生出新的含义和节俗、节名。例如屈原是诗人,端午节又叠加出“诗人节”。臧克家生前曾回忆其起源:抗战期间1941年在重庆的一次诗歌座谈会上,经诗人方殷提出,由郭沫若、老舍、藏云远、高兰等诗人、作家等共同发起倡议,屈原就是诗魂。端午节前后,报刊等媒体涌现出许多好诗歌。至今我们继承诗人节的优良传统,发扬屈原的人格节操和爱国精神,举办各种层次、各种规模、各种媒体的“端午诗歌朗诵会”、“端午诗歌大赛”,并扩大为“诗意生活节”。

  再如七夕星节。在耿耿银河的两岸,一边是牵牛星(就是牛郎星),一边是织女星,古代先民长期把它们作为指向方位的星宿。为什么这两星要隔着银河相望?是否他们两情相悦相互守望?人们会发挥各种想象,神话、传说就出来了。牵牛和织女之间逐渐被想象成情侣的关系、夫妻的关系,《诗经•小雅•大东》这首诗就把天上的织女星想象为织布的织女,把牵牛星想象为牵牛的牛郎。虽还是天汉二星,但已想像成人间人物形象。从战国到汉朝,已演绎成是婚爱关系。《淮南子》有“七月七日夜,乌鹊填成桥而渡织女”。七月七夕牛郎织女星渡银河鹊桥相会的故事就丰富起来了。到唐朝,白居易的《长恨歌》里有名句,“七月七夕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私语什么呢?“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爱情主题非常显豁。所以2003年我就向中央建议以七夕节叠加为中华情侣节,现已被广泛接受。七夕节与其它传统节日一样都是综合性、多义性的,随着时代发展的需要而突出某方面的节名,是符合传统节日本身发展规律的,也是一种现代转化。2010年国家七部委《关于深化“我们的节日”主题活动的方案》指出:七夕的主题应突出“爱情忠贞”。好极了!“爱情忠贞”,这不是情侣节是什么?现在,东西南北中各个方面都在把七夕作为中华情侣节。2017年七夕节,单央视就有3频道和15频道举办了爱情主题的专场晚会。

  突出其某方面的主题并不改变其多义性的本来属性。本来牛郎织女男女双方两个都是七夕爱情主题的主角,但在我国南方许多地方在七夕原义之外,又单独只突出女方,叠加为“七星娘节”,例如浙江温岭石塘箬山一带,七夕时祭祀“七姑星”亦名“七女神”、“七娘夫人”;台湾也有此俗,称织女为“七娘妈”、“七星娘娘”,以她为主神的庙有云林县水彬七星宫、台南市开隆宫等。可见在男女双方中突出其中的一方而立名,也是俗有先例的,重阳节也可如此。

  重阳节叠加中华父亲节

  重阳节最早的动因是出于避灾辟邪的祈愿,随着文明的发展,辟邪避灾的色彩逐渐淡化,求愉悦祈增寿的主题越来越浓。

  随着世界人口老龄化,倡导尊老敬老需要设立老人节,联合国的做法值得我们体味:它不是把某强势文化的老人节指定为“世界的”老人节要各国追随;1982年第36届联合国大会第20号决议提出,建议各成员国政府自己确定一个日子为自己国家的“老人节”。1989年,我国政府决定以本来就蕴含着祈寿敬老内涵的重阳节为中国老人节、敬老节,使这一传统佳节增添了新的内涵。重阳节被叠加上单项人伦节名,这是第一次叠加,这是发展传统节日和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范例。我国继而又制定了相关法律:自2013年7月1日起施行的新修订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十二条 每年农历九月初九为老年节。”

  2010年中宣部等中央七部委《关于深化“我们的节日”主题活动的方案》说:重阳节应突出“敬老孝亲的主题”。在第一次重阳节叠加上敬老节、老年节;第二次又叠加上“孝亲”,加得好!这增强了中华文化重人伦、重孝道的特色,就此可以发展出中华父亲节。

  中华民族讲究“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从敬自己的老人开始,把爱心推及敬别人的老人。重阳节敬老,应从孝敬与每个人关系密切的自己的父、祖辈开始,每个人、每个家庭都参与,这样,敬老节才不致蹈空。

  我国未设立自己的父亲节,于是有些商家和媒体误以为6月第三个礼拜天的美国父亲节是“国际父亲节”,从而也当作中国的父亲节。其实,许多国家有各自不同的父亲节,根本没有什么“国际父亲节”。据不完全统计,美国父亲节之外至少已有38个国家和地区有自己的父亲节。

  在精神文化层,西方文化重宗教,中华文化重人伦。最明显的物态表现如:西方传统的村镇设教堂,我国传统的村镇有祠堂。祠堂记录着血缘传承、伦理次序,是伦理文化的载体。在中华文化里,“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是上帝赐予的,人是娘生父母养的,是祖宗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华人把祖传姓氏放在个人名字之前,而不像欧美那样把自己名字放在最前头,这也是华人文化心理结构的一种反映。所以华人特别感恩父母和祖先, “数典忘祖”、“认人作父”是不齿于人的。这种以血缘亲情为根基生发出来的感情,是与生命意识血肉相连的感情,是植根在人性中的感情,是最自然的感情,具有强大的生命力。这种意识代代相传,不断强化,积淀成伦理型的中华文化。由这种人伦文化熏陶,形成中华民族的民族心理、民族性格、民族精神;流淌在华人的血液中,成为中华民族的基因,铸成中国心、中华魂。重视伦理道德和人伦情感,是中华文化对人类文明最突出的贡献之一。对此,我们充满文化自信、民族自豪。

  无论在古代注重的“五伦”中,还是在当今习近平主席强调的“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中,父亲和父子这一伦,都是至关重要的。注重人伦的中华文化应当有自己的父亲节。我们的传统节日由于是综合性的,没有单项人伦主题的专节,如父亲节、母亲节,而分工越来越细的现代社会,需要有表达这种人伦感情的专项人伦节日,于是西方强势文化的这类节日乘虚而入,如果听任其泛滥,就会损害中华文化的主体地位,我们守土有责,不可掉以轻心!

  怎么办呢?在当前基本上不设置新节的情况下,较现实的做法就是:在固有其内涵的传统佳节中叠加上中华父亲节。叠加在哪个传统佳节呢?我们以为重阳节是顺理成章的。

  古人以奇数为阳数,偶数为阴数;天为阳,地为阴;男为阳,女为阴。父属阳,九是最大的阳数,所以重阳适宜叠加为中华父亲节。这是顺着“孝亲”而来的叠加。中华传统节日本来就是综合性、多义性的,叠加符合发展的规律。叠加只是十,不是取代。

  再者,黄帝是中华民族的人文初祖,是由母系氏族过渡到父系氏族时期的父亲的代表,是我国悠久历史中进入父系家长制以来的代表。中国古代很早就有黄帝于九月九日驭黄龙上天的传说,从汉代以来,人们便把这一天作为祭拜黄帝的日子。后来相沿,清明节举行公祭,重阳节举行民祭。传说黄帝生于山东寿丘,逝于河南荆山,葬在陕西桥山,桥山南面一公里就是黄帝陵。黄帝陵既于清明举行公祭,也于重阳举行民祭。如1908年同盟会会员30人于重阳节祭黄帝陵,庄严宣誓要“建立共和国体”。2005年的重阳节,三千多人齐聚,隆重举行乙酉年重阳节海内外炎黄儿女恭祭黄帝大典。河南的郑州等地也多在重阳祭拜黄帝。把九九重阳祭拜黄帝的这一天,作为中华父亲节,是有历史渊源、有民俗依据的。

  2010年李汉秋、金坚范、张炯、周桂钿、张希清等文化学者提出此倡议,得到文化界的广泛支持,接着中华文化促进会、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中国长城学会、世界汉语教学学会、尼山论坛组委会、北京师范大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中国文化院、文化部华夏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中国节庆研究会、中华母亲节促进会、中华父亲节促进会、北京东方道德研究所、河南省黄帝故里基金会、爱国网等组织也联合倡议:以九九重阳为中华父亲节。2014年第十二届全国人大湖南省代表通过纸质样本和网上样本,(纸质样本主要来自湖南、辽宁、吉林、北京、陕西、四川、福建、湖北、上海等9个省市),共调研了5061名民众,其中赞成设立“中华父亲节”和“中华母亲节”的达88.18%,由此看出,设立“中华父亲节”、“中华母亲节”为民心所向。

  文化是民族的血脉,这话是有实实在在的具体内涵的,中华节日就是内涵之一。重阳节叠加上中华父亲节,是弘扬孝道的好载体,可以增强中华节日的深厚人伦内涵,可以更好地弘扬中华文化。望有识者共襄!

  李汉秋教授简介

  第七、八、九、十连续4届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中文系1960年毕业后,在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安徽大学长期从事中国古典文学的研究和教学,是中国《儒林外史》学会会长。曾任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央常委、宣传部部长。致力于建设中华节日体系,首倡清明、端午、中秋传统节日放假。首倡创设中华母亲节、中华父亲节和其它人伦节日,是中华母亲节促进会创会会长、中华父亲节促进会会长。致力于推进道德建设,首倡为仁义礼智信 (五常)恢复名誉。现年近八旬仍笔耕不辍,仅最近一年内就出书三本。

[责任编辑:刘洋]


[值班总编推荐] 住房需求,理当被最大程度呵护

[值班总编推荐] 习近平向2018年国际和平日纪念活 ...

[值班总编推荐] [红船 ...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