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600岁的紫禁城在变革和创新中新生

2017-12-01 09:50 来源:检察日报 
2017-12-01 09:50:09来源:检察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杨帆

  原标题:紫禁城的新生

  “1420年,永乐皇帝敕建紫禁城,到2020年正好是600年,到那个时候,我们希望能够把一个壮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给下一个600年。”

  2015年1月,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在中科院地理所举办了一场名为《故宫“看门人”带您探访紫禁城未开放区》的讲座,这场两年前的讲座,最近突然在网上又火了起来。讲座中,文物实实在在的数据,故宫内肉眼可见的变革,再加上单霁翔院长一本正经的幽默,迅速博得大量年轻网友的叫好。最近,故宫取消了现场售票,开始全面实施网络购票,再加上去年口碑爆棚的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这片古老但从来不曾落伍于时代的“大内禁宫”,正悄悄地经历着一场谨慎而重大的变革。

  博物馆储藏着一个民族的回忆,如何在每一个时代都发挥出博物馆最大的作用,是每一位从业者都该思考的问题。这场引爆热议的讲座背后又是怎样的匠心独运,《绿海副刊》记者近日专访了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

  开放与坚守

  《绿海副刊》:故宫越来越多地开始运用科技手段辅助游客的导览,让游客能够越来越深入地走进故宫;另一方面,故宫也清退了长久以来占据部分宫殿的商店、饭店等。这些年的故宫,仿佛一边在“开门”一边在“关门”,您的开放与坚守遵循的是怎样的原则?

  单霁翔:故宫的文化底蕴深不可测,文化资源博大精深。在故宫博物院开展每一项工作,往往都交织着“两难”的问题,一方面是发展,另一方面是保护;一方面是综合实力的提升,另一方面是文化传统的捍卫。

  要在这两者之间找到一个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平衡点,需要处理好十个方面的关系。一是“禁”与“放”,禁止各种威胁文物建筑、文物藏品、观众安全的行为,放开服务观众、提高效率的设施和空间。二是“堵”与“疏”,堵住损害观众文化权益的违法行为,疏通维护观众正常参观秩序的通道。三是“古”与“新”,用新的安全防范系统使故宫古建筑群保持健康状态。四是“慢”与“快”,增加文物科技保护的科学性和计划性,加快文物科技保护基础设施和平台的建设。五是“减”与“增”,减少和消除各类隐患,增加各项公共设施。六是“闭”与“开”,合理闭馆保养文物,扩大开放区域供观众体验。七是“精”与“博”,精品展览展示故宫文化的精美绝伦,多样化陈列展示故宫文化的博大精深。八是“雅”与“俗”,通过文创产品等,既展示历史文化底蕴,又使故宫文化融入日常生活。九是“内”与“外”,缓解紫禁城内日趋紧张的空间压力,开辟更加开阔的文保和陈列空间。十是“学”与“研”,通过加强教育培训培养事业发展合格人才,通过整合科学研究资源支撑未来发展。

  《绿海副刊》:去年一部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引起了轰动,揭开了文物修复行业神秘的面纱,吸引着大家开始关注这个一向默默无闻的领域,各位师傅也走出“宫门”经常参加各种活动和大家接触。开门迎客与闭门修缮矛盾吗?对于片中提到的文物应“修旧如旧”的理念,可以为我们这些外行人具体讲解一下吗?

  单霁翔:《我在故宫修文物》受到年轻人欢迎,随之而来的是故宫博物院的文物修复师成为受年轻人青睐的职业,说明“择一事,终一生”的敬业态度,更确切说是故宫“工匠精神”打动了他们,证明传统文化在年轻一代国人中的凝聚力与感召力不容小视。

  故宫文物医院成立于2016年12月29日,位于故宫西侧城墙下、内金水河畔,分为文物保护科技实验室、文物保护修复工作室、文物保护修复辅助业务三大部分,是目前国内面积最大、功能门类最完备、科研设施最齐全、专业人员数量最多的文物科技保护机构。之所以命名为故宫文物医院,是因为文物修复是一个科学的过程,像患者到医院看病一样,不仅需要有传统技术的工匠进行经验性地判断。

  每一件文物藏品接受修复之前,都需要对其历史、材质、成分、结构,以及状况进行科学的分析检测,以便在修复过程中,最大程度保护历史文化信息,不改变文物原状,实现传统工艺技术传承,因此需要制定详细的修复方案之后,才能开始动手实施修复保护,并公开出版修复保护报告。

  高大上与接地气

  《绿海副刊》:故宫的文创产品和幽默又有内涵的网络营销一直备受年轻人的欢迎。它们都在用“不严肃”的方式,宣传最严肃的文化和文物。选择如此新潮的营销方式和产品创意,作为院长您是否有过顾虑?是否会给他们限定一个“恶搞的尺度”?

  单霁翔:故宫博物院一直在思考故宫文化如何与今天的生活顺畅对话的问题,希望能够用文化创意,将文化遗存与当代人的生活、审美、需求对接起来,让故宫博物院更加“接地气”。为此故宫博物院不断努力,加大文化创意产品的研发力度,提升文化创意产品的研发水平,研发出具有故宫文化内涵和鲜明时代特点的文化创意产品,让文化以各种鲜活生动的方式走出紫禁城,成为广大公众可以分享的精神食粮,从说教式的灌输转变为感染式的对话。

  故宫博物院的文化传播是具有想象力和年轻活力的存在,也让更多人看到故宫年轻的心态。但是更重要的是,故宫博物院的文化创意产品,应该符合健康、积极、向上的价值观,可以充满创意,但是不能低俗,更不能恶搞。作为文化事业单位,故宫博物院有明确的文化定位,高水准的文化追求。所谓“萌萌哒”的文化创意产品有社会需求,但是并不占故宫文化创意产品的主流,不超过文化创意产品总量的5%。

  《绿海副刊》:这些年故宫发生了很多变化,比如,点亮大殿,让人们看到文物的真颜;组建“文物医院”,修复千年青铜器和唐卡;翻修故宫宫殿,使千万件文物与观众见面,还有刚刚施行不久的全面实施网络购票。这些新政的进展如何?有没有收到游客的一些反馈?

  单霁翔:近6年来,故宫博物院通过推进实施“网络实名制售票”“每日限流8万人次”“扩大开放分流观众”等方式逐步提升博物馆的精细化管理水平。

  2017年10月10日,故宫博物院正式实行全网售票,但我们在原售票处现场设有综合服务窗口为不熟悉网络操作的观众提供购票服务。

  自全网售票和限流分流以来,参观接待秩序改善情况非常明显,一是观众进院省时省力,免去排队购票的烦恼;二是故宫中轴线不再拥挤,参观展览的观众增加,走马观花的游客减少;三是采取发号分时参观措施,年度大展不排长队;四是淡季不淡、旺季平稳,故宫博物院安全风险大大降低。

  未来,故宫博物院将进一步加强精细化管理,基于大数据分析,计划明年试行分时段售票,届时观众可以选择当天的某个具体时段入院。因全网售票而面临“闲置”的端门售票区将以“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活起来”为宗旨,探索以适当形式继续服务于广大观众和社会公众。

  今天与未来

  《绿海副刊》:如今的故宫经常开办主题展览、专家讲座,我们似乎感觉到您很想拉近故宫与普通人的距离,那么故宫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

  单霁翔:十九大报告在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中提出,要加强文物保护利用和文化遗产保护传承,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深入挖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蕴含的思想观念、人文精神、道德规范,发展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社会主义文化,让中华文化展现出永久魅力和时代风采。

  我认为,要落实上述要求,让故宫与普通人的距离越来越近,一是要尊重当代民众和后世子孙的文化权益,保住中华民族的文化根脉,保护好中华大地上的文化遗产和丰富的文物藏品,这是国家法律赋予每个人的责任,也是我们传承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根基。

  二是要充分理解“发展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社会主义文化”的深刻内涵。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牢记并践行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所以,我认为,发展社会主义文化,就是要以人为中心,努力满足广大民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三是要发出中国的时代强音,让中华文化展现出永久魅力和时代风采。中华文化历史悠久,然而国际社会对中华文化的认识与了解还不够立体和全面,甚至有的国家可能因刻板印象存有偏见。博物馆界近年来国际交流展览颇多,但是我们需要在更广范围传播“中国声音”。

  第四,故宫博物院的陈列展览从建院之始就独具特色,从故宫博物院的皇宫建筑和文物藏品出发,确定了宫廷原状与历史艺术的陈列体系。随着“原状陈列是重点、专馆展览是特点、临时展览是亮点、年度大展是热点”的展览特色的深化,故宫博物院将以更加丰富多元的形式向社会公众传递故宫文化信息。

  《绿海副刊》:故宫如此庞大的文物馆藏,考验着管理者的智慧。在文物保护方面,您对现行的文物保护方面的法律法规有哪些建议和意见?

  单霁翔:对于文化遗产的保护而言,制定保护规划具有纲领意义。一处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规划就是它的法规性文件,是直接指导遗产地保护和利用工作的具有指令性的“操作手册”。保护规划的实施有利于对文化遗产的保护,有利于保护文物本体的真实性、文物古迹的环境风貌,有利于指导管理单位的日常管理工作,并规范和统筹安排保护范围、建设控制地带内的各类建设活动。保护规划制定的保护措施及提出的技术要求,还有利于指导文物保护工程的进行。规划提出的管理和开放计划、游人疏散计划等,对于核定和控制游客总量、管理日益增加的旅游热潮、限制其对文物古迹的不利影响,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通过规划,逐步实现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从消极被动向积极主动转变,在保护方式上由突击式、抢救性、应急式向建立健全制度、形成长效机制的转变。

  2017年1月,国家文物局和北京市政府批准并公布了《故宫保护总体规划》。《故宫保护总体规划》的前身是故宫博物院2003年10月委托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建筑历史研究所合作编制的《故宫保护总体规划大纲》。这是故宫博物院迄今为止,第一份以文化遗产价值整体保护为目标的专项保护管理规划。

  文化遗产保护对于传播科学文化知识,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保持人类文化多样性,促进世界各国、各民族之间的相互尊重和相互理解都具有无可替代的意义和作用。

  后记:单霁翔在那场讲座中提到一件事,2013年,故宫出台一项“禁令”,公私机动车辆不能再开进故宫。当时的法国总统奥朗德来参观故宫,单霁翔坚持不让总统的车队进入宫内,劝说无果他便把午门关了起来,车队只好在午门前停下,让奥朗德一行步行进入故宫。单霁翔说,“当年八国联军是骑着马进的紫禁城,今天我们文化复兴应从文化自身做起,我们的文化是有尊严的,我们的观众应该享受平等的待遇。”

  尊严,是单霁翔提到的最多的一个词。快要六百岁的紫禁城,依然没有停下变革和创新的脚步,它像我们这个民族一样,无论经历多少次战乱与天灾,总会一次又一次地获得新生。(李红笛 谢文英)

[责任编辑:杨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