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文化频道> 要闻> 正文

乡愁终变成矮矮坟墓 你了解诗人之外的余光中吗?

2017-12-15 14:51 来源:中新网微信公众号 
2017-12-15 14:51:22来源:中新网微信公众号作者:责任编辑:孙佳涵

  乡愁终究变成矮矮的坟墓,你了解诗人身份之外的余光中吗?

  12月14日,诗人余光中病逝,享寿九十。

  在大部分国人心中,对余光中的定位始终是“乡愁诗人”。但余光中作为一代文坛巨匠,离世之时,被我们铭记的不应该只有《乡愁》。

  除了《乡愁》,你应该更了解余光中。

  -1-

  刺桐花开了多少个春天 ,东西塔对望究竟多少年 ;多少人走过了洛阳桥, 多少船驶出了泉州湾。——节选自余光中《洛阳桥》

  2011年余光中回乡时,诗心被深深地触动了,为家乡泉州留下了这首新的诗篇——《洛阳桥》。

  得知余老逝世的消息,中新社记者第一时间赶赴余老的家乡泉州永春。

  “我原本以为光中能比我活得久,我以为他还会再回来和我相见……”14日午后,当中新社记者赶到永春县桃城镇洋上村时,余光中儿时的玩伴、93岁的余江海还不敢相信,他反复问道,“是今天走了吗?什么时间?”

  余光中儿时的玩伴、93岁的余江海站在幼时两人玩耍的荔枝树旁。孙虹 摄

  余江海老人慢慢走到屋后,儿时曾与余光中一起玩耍攀爬的五棵荔枝树依然枝繁叶茂。

  “光中辈分比我高,但年纪比我小,放学后我们就在后院玩。”虽然步履蹒跚,余江海记忆清晰,“光中爬树比我厉害,爬得很高,手脚很好,没有摔下来过。他还喜欢坐在石磨上,我就帮他推……”

  那是1935年,7岁的余光中随父亲回到家乡为祖父奔丧,在洋上村的祖厝里生活过一段时日。而他再一次回到这里已经是2003年,当两鬓飞雪的余光中“少小离家老大回”,洋上村倾村而出,以最隆重的礼节欢迎久别的游子。

  余光中与父亲的合影。孙虹 摄

  也是在那时,余光中与余江海再次重逢,手拉着手回忆过往。后来,余光中在《五株荔树》中写道:“也许小时候我曾经攀过,余江海却说,他不记得了,但记得这一排五株高树,他真的陪我冒险爬过……”

  “当年光中回来,说起爬树的事,约我再爬一次。可惜那天下了雨,树上太滑了,我们没有爬上去。”余江海说,可惜,再也等不到他回家了。

  噩耗传来,余光中族亲侄儿余秉足的手机几乎没有停过。“大家都在问我是不是真的,我第一时间就打电话到台湾,后来二姐(余幼珊)回复我‘是真的,很突然’,我才敢相信。”

  “他是我们家族的骄傲,我将尽快组织家乡的亲人前往台湾追思。”言语间,余秉足难掩悲痛与惋惜。

  余老先生最后一次回到家乡,是2015年11月。他带着夫人范我存女士、二女儿余幼珊和四女儿余季珊,受邀为“余光中文学馆”揭牌。

  余光中文学馆负责人周梁泉在讲解。孙虹 摄

  今天,这个收藏有余光中多年作品的珍贵手稿、海报、书籍、照片等资料的文学馆,成了乡亲怀念余老先生的追忆之地。

  总建筑面积4000平方米的余光中文学馆,地处永春县桃城镇花石社区,背山面水,沿山势而建,由低至高,逐层上升,全面展示了余光中的人生经历、文学成就、活动集锦及其所获荣誉和奖项,是目前收藏余光中文学作品最多的场馆。

  “今天的文学馆没有解说。”余光中文学馆负责人周梁泉眼眶泛红,上午还在馆内为台盟中央的客人讲解余老先生的作品与资料,中午回家的路上就收到了余老去世的信息。“我把摩托车停在路边,哭了一会。”

  在周梁泉心里,余老不仅是永春的杰出乡贤,更是一个在世界上有代表性的乡愁诗人。“他笔下的乡愁内涵丰富,不只于两岸的情感,是人类的共同体意识,也是对传统文化的守护和传承。”

  “虽然余老年事已高,仍然一直关心着家乡的发展,关心文学馆的情况。”感怀至深处,周梁泉不只一次落下眼泪。

  余光中亲笔题词“乡愁”。孙虹 摄

  周梁泉说,近十年来,从余老先生的一首诗(《乡愁》)、一出戏(交响诗剧《乡愁》),到一个馆(余光中文学馆),再到今年11月刚启动的万亩乡愁园建设,永春一直在以“乡愁”品牌为龙头进行转型。而其中,余光中功不可没。

  “接下来,我们将以余光中文学馆为核心,打造传统文化的聚集地和体验区。”周梁泉说,这是余老先生一贯的主张,相信也符合他的遗愿。“让我们将乡愁进行到底!”

  -2-

  鼓浪屿鼓浪而去的浪子,清明节终于有岸可回头;掉头一去是风吹黑发,回首再来已雪满白头。——节选自余光中《浪子回头》

  1948年,余光中从当时的金陵大学转到厦门大学。虽然只在厦大读了一个学期,但他对厦门和厦大一直怀有深厚感情。

  “厦门这段生活是余光中文艺生涯的起步。”在《余光中传》作者、厦门大学徐学教授看来,余光中在厦门写诗、写论文、翻译,已经体现他在文艺上的多样才华。

  资料图:2003年9月10日,来福州参加“二零零三海峡诗会”的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一行三人,十日下午抵达福州,受到当地民众热烈欢迎。中新社发 郑祚声 摄 图片来源:CNSPHOTO

  徐学记得,余光中每次回到厦门大学,看到“红墙白瓦”的囊萤楼还在,就非常高兴;重逢当年的老校长汪德耀时,余光中更是充满感情地和汪校长拥抱。

  “厦门大学承载着余光中青春岁月的美好记忆。”徐学说,在余光中的诗篇中,母校的凤凰木、钟声、五老峰都曾被细致描摹;在厦大学子面前,余光中也曾一次次充满感情地吟诵起《乡愁》。

  诗人的诗心,也在红墙白瓦的校园里代代传承。

  听闻余光中去世的消息,更有多位厦大走出的诗人用汉语凝结的诗歌,送别他们的这位老学长,送别这位“写乡愁的人”,“刷屏”了网络。

  “余先生把写好中文、传播中文当成使命来做。”和余光中交往多年,徐学手中留存有数十封余光中先生写给他的书信,“每个字都是横平竖直,没有一个很草的字”。

  2015年12月15日,台湾师范大学举办余光中特展暨签书会,文学大师余光中致辞。余光中1950年来台湾,1992年才首次应邀回大陆。他受访时说,故乡变了,文化的乡愁是永远解不了了。图为余光中为“粉丝”签名。中新社记者 陈小愿 摄

  徐学说,余先生写信如此,写文章如此、批改作业如此,“他不发电子邮件,不爱用电脑,就爱写信,看到字就高兴”;余光中一辈子没用过手机,也不上网。他表示不上网也并不影响自己写作。余先生用一份认真,坚持着老派文人风范,也坚持着对中文的热爱。

  “余先生是一个随和的人,甚至不在乎对他的批评,但你说中文不好,他就会挺身而出”,徐学在和余光中交往以及研究余光中的过程中,体验到这份热爱是如此的深厚。

  他说,余先生坚决反对在课本中削减古典作品,在余先生看来,中文是民族文化的精髓,保留着中华文化的典故、记忆、风俗以及美好情感。

  正如余光中在《欢呼哈雷》中写到的,“下次你路过,人间已无我,但我的国家,依然是五岳向上,一切江河依然是滚滚向东。”“这是对民族文化有着强烈的自信和深刻了解。”徐学说。

  在徐学看来,余光中的“乡愁”有三层境界,首先自然是亲人、家族、故乡;第二层境界则是故国山川、典章词汇;“最高的境界则是精神家园”。

  他说,用余先生的一句话来总结,“精神家园”就是“根索水而入土,叶追日而上天”,在追求新文化的同时,也要扎根于传统文化,扎根于祖国乡土。

  -3-

  余光中有一颗地地道道的中国心

  惊闻“乡愁”诗人余光中的辞世,福建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杨际岚重新翻出旧时的《台港文学选刊》,唤起对故人的绵绵追思。

  14日,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在台湾高雄医院病逝,享年90岁。传唱一时的《乡愁》成绝响,倾注两代人记忆的《乡愁四韵》似长江水未竭、腊梅香渺渺。

  在杨际岚看来,巨匠虽然陨落,中华文化不绝,两岸“乡愁”隔不断,“余光中是中华文化的守护者,特别是在台湾特定的时空里,显出他独特的价值。”

  杨际岚陪同余光中回乡。受访者供图

  杨际岚因创办《台港文学选刊》而结识余光中。1984年,该刊创刊之时,两岸尚未冰融,但台湾诗文令大陆为之激荡。杨际岚回忆道,余光中是其间“整个华人世界的作家被介绍得最详尽和篇幅最多的”,“几乎隔四五期就刊载一次”。

  杨际岚犹记得,1993年,《台港文学选刊》首度推出余光中专题,名动一时;2003年9月,该刊联合多家文化机构举办首届海峡诗会,余光中率一众台湾诗人跨海而来。

  余光中在永春祖厝前。受访者供图

  杨际岚珍藏着当年每一帧旧照:福州鼓岭中秋赏月,余光中慨叹“见到此生最圆的明月”;在祖籍地福建泉州永春故居的荔枝树下,余光中“与祖先对话”。

  受访者供图

  “真正的诗人,该知道什么是关心时代,什么只是追随时尚。真正的诗人,不但需要才气,更需要胆识,才能在各家各派批评的噪声中,踏踏实实走自己寂寞然而坚定的长途。”再读1993年《台港文学选刊》“余光中专刊”中余光中亲题的卷首语,杨际岚语带哽咽。

  余光中带着“乡愁”走了,却走得并不寂寞,两岸皆有回响。

  在11月30日于香港落幕的第六届世界华文旅游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上,杨际岚去了,与余光中合编《中国现代文学大系》的台湾学者李瑞腾去了,赞誉余光中“凭借璀璨的五色之笔,耕耘数十年,成为现代文学重镇”的香港学者黄维梁也去了。

  “大家不约而同讲起余光中,都赞叹不已。”杨际岚说,“我们都认为,余光中有一颗地地道道的中国心。”

  余光中在泉州老家。受访者供图

  杨际岚给中新社记者讲起这样一件事,有一次两岸诗会上,余光中提及台湾课纲“去中国化”,曾“非常愤慨”地怒斥:“如果连李白和杜甫都成了外国人,我怎么能接受呢?”

  在李瑞腾看来,余光中最令人钦佩的是,耄耋之年仍在孜孜推动两岸文化交流,他在高雄主持的文学讲座邀请了王安忆等两岸文学名家开讲,影响非常广泛。

  泉州籍台湾南音表演艺术家王心心将多首余光中的诗谱成南音,“我还将继续吟唱余光中”。她告诉记者,1992年她离开泉州去往台湾加入“汉唐乐府”,当年恰逢余光中首次从台湾回到大陆,“两代人不同的海峡乡愁,融在同一曲南音古调之中。”

  你知道吗?除了《乡愁》,这些惊艳过你的诗句也出自余光中。

  1、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余光中《寻李白》)

  2、月光还是少年的月光,九州一色还是李白的霜。(余光中《独白》)

  3、若逢新雪初霁,满月当空,下面平铺这皓影,上面流转着亮银,而你带笑地向我步来,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余光中《绝色》)

  4、忽然你走来,步雨后的红莲,翩翩,你走来,像一首小令,从一则爱情的典故里你走来。(余光中《等你,在雨中》)

  5、下次你路过,人间已无我。(余光中《欢呼哈雷》)

  ……

  乡愁终究变成了矮矮的坟墓,

  先生此去乘风,再相逢,

  了无乡愁。(孙虹 陈悦 林春茵)

[责任编辑:孙佳涵]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