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观察> 正文

《浪矢解忧杂货店》:那穿越时空的回信,温暖治愈心灵空洞

2018-02-07 09:57 来源:文汇报 
2018-02-07 09:57:44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宫辞

  继国产版《解忧杂货店》之后,根据东野圭吾的同名小说改编的日本电影《浪矢解忧杂货店》在国内上映。这部曾被认为是东野圭吾众多畅销作品中最难被改编成电影的小说,接二连三在中、日、韩被各国电影人搬上银幕,足以证明优质IP的巨大魅力。

  小说故事时间跨度长达几十年,由每个独立成篇的故事组成,角色人物丰富,而《浪矢解忧杂货店》拍摄场景却很逼仄,整场电影围绕着一间狭小的杂货店展开。故事讲述了三个少年做了坏事后逃之夭夭,躲在已经废弃的杂货店,结果偶然发现在杂货店的投递口有一些寄给杂货店老板的信,而这些信居然都来自32年前……

  温暖、治愈不代表落入俗套

  日本的温情电影,总给人唯美之感,可唯美过后却浮呈出淡淡的哀伤。也许是“物哀”这一美学元素深植于日本民族的文化之中,这种审美情趣反映在日本的影视作品中,最突出的特点就是以小见大,往往在一个平凡普通的小空间内展现出细微的情绪。例如前些年风靡一时的日剧 《深夜食堂》,就是以一道道看似普通的菜肴,牵连出一段段质朴感人的人生故事。这份细腻的情感,在日本文化以外很难被模仿。

  《浪矢解忧杂货店》中,尤其令人感动的是自称“鱼店音乐家”的松冈克郎的故事。在日本文化中,子承父业是一个传统,日本引以为傲的匠人精神,很大程度上也正是由家族血缘为纽带的传承铸就。所以当影片中小林薰扮演的父亲坐在病床上,面对颓丧的儿子,说出“鱼店到我就是最后一代了”,才会如此令人动容。这位父亲没日没夜地工作,为了支撑起“鱼松”和整个家庭,以至于因为操劳过度病倒。他看重代代相传的这份家业,但他更明白儿子矢志投身音乐,尽管路途不顺,但他愿意尊重儿子的人生选择,不希望因为家业而限制儿子追求梦想的步伐。

  虽然“温暖”“治愈”是两个已经被用得太多的形容词,但不得不说,《浪矢解忧杂货店》并没有落入俗套,单纯凭借煽情的台词堕为一部沉闷的影片。导演广木隆一调动温暖的色调、简约的日式风以及极富年代感的日系服化道,原汁原味地还原出小说中“解忧杂货店”该用的模样。而不紧不慢、行云流水的叙事,略微紧张的悬疑,都一定会有感动到你的地方:在感慨影片中善良的人物和遭遇的同时,你也会类比自己经历的事情,回想起离你而去的亲人,遇到的贵人,自己做过后悔的事情等等。

  虽然影片中人物众多,但是并不影响细腻感情的呈现。哪怕是日本的新生代演员,也各个经得起特写镜头长时间的凝视。山田凉介、村上虹郎和宽一郎扮演的三个青年作为“串场人物”,从书信往来中建立起与故事人物的对话,也由最初的怀疑到笃定地踏上成长之路。日本超人气偶像山田凉介展示了青年一代演员的努力和诚意,在最后读浪矢老人回信时,泪珠伴随着翕动的脸颊,流到鼻尖欲滴未滴,细腻地展现出一个迷途少年开始觉醒。

  由“日本国宝级演员”西田敏行扮演的浪矢店长,虽然基本上都是坐着演戏,但他将浪矢店长从健康到即将离世的状态表现得层次分明,细微之处展现功力。小林薰、萩原圣人、门胁麦、成海璃子等演技派客串的角色,大多真实还原了书中的角色。

  穿越时空,人的烦恼总是相似的

  穿越时空一直是科幻小说热衷的题材。然而近些年来,时空穿越类的文艺作品逐渐褪去了冰冷的科学色彩,而更多成为了温情的情感载体,作为一个独特的视角来诠释人与人之间的种种羁绊。2013年的高分电影 《时空恋旅人》便是一例,家族遗传使男主角获得了穿越时间的能力,经过一系列尝试与磨难,最终收获了甜美的爱情,更领悟到用心过好每一天的意义。

  东野圭吾本人也深受上世纪80年代的系列电影《回到未来》以及筒井康隆的《穿越时空的少女》影响,喜欢以穿越时空的方式来讲述世间故事。不过在《浪矢解忧杂货店》中,完成穿越的不是剧中的人物,而是一封又一封承载了烦恼与解答的书信。这些信可以穿越时空,32年前的人,可以与32年后的人交流。这样把“书信”作为不同时空下寻常人之间的羁绊,还是颇具趣味性的。

  在原著《解忧杂货店》中,形容写信来寻求帮助的人都是“内心破了个洞,重要的东西正从那个破洞逐渐流失”。无论时间如何变化,人的烦恼总是相似的,但对他人的困惑和苦难始终心怀善意,对于自己的梦想更要坚持到底。因为,最终治愈心灵空洞的,不仅是穿越时空的温暖来信,更是努力前行的勇气。

[责任编辑:宫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