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洛阳新获墓志》王维书迹证伪

2018-02-23 13:56 来源:中华读书报 
2018-02-23 13:56:44来源:中华读书报作者:责任编辑:宫辞

  《洛阳新获墓志》(二○一五),齐运通、杨建锋编,中华书局2017年出版。此书收有八面柱形经幢拓本一方,题作《佛顶尊胜陀罗尼石幢赞并序》(下称“经幢序”,第167页),高170厘米,上宽14厘米,下宽17厘米,正书,面4行,行38字,不具撰人名氏,款为“大乐丞王维书”。

  王维乃唐代大诗人,若经幢序为真品,则对于推进王维研究裨益颇大。一则弥补书迹之缺。史载王维“书画特臻其妙,笔踪措思,参于造化”(《新唐书》本传),但至今无原作遗世,现藏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院之《伏生授经图》传为王维所绘,难以坐实,则经幢序乃王维书迹之首次发现,意义重大。二则印证史籍之评。王维“工草隶”(《旧唐书》本传),此处之隶并非“古隶”(秦隶并汉隶之合称),而是“今隶”,即正书之别称;经幢序为王维正书,如何之工,则可求证。三则订正行实之非。据陈铁民《王维年谱》,开元九年(721),王维以事坐累,由太乐丞(“大”通“太”)谪济州司仓参军(《王维论稿》,人民文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5页),这基本上已是学术界共识;而经幢序有明确纪年为开元十年(722)四月十三日,此时王维尚在太乐丞任,则其年谱及相关诗作系年当据以修正。但事实上经幢序乃一伪刻,不可依据。

  从拓本看,经幢序大体有前后两个部分。前部分为右起一至四面,乃序文;后部分为右起五至八面,乃经文,节抄《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其序文云(□谓缺字,?谓缺字数不详):

  公□□□□□西成纪人也。若乃开国承家之茂,已昭□□于□□光朝□于史□,可略言也。九代祖全,后汉□□将军、高州都督、范阳王。□风□盖于西□十二□大□智□忠州刺史,或□□玉□□高□□之□万细□之□父□□代州都督府长史。百城之□□□惟□□□之班□□是哲。公□祖任□州,卜居万安山下,至子孙等五代□为伊阙县人□公□万峰之□□伊浦之□□忠孝而□操□上□而挺生。硌硌不群,山水谐其性。□恂□□乡□□其德□任南阳令,俄□汝州司马□匡州□□□尚。岂啚□□未福□良木□大唐开元十年二月。夫人□州史氏。曾祖□洛阳太守。祖□平州□□令。夫人□含贞。夫人□□□氏。曾祖道,周□州刺史。祖,隋本郡太守。父,唐怀州河内令。夫人□精□岭□开元十年岁次甲午四月乙酉朔十三日丁酉,与夫人□于万安山□石佛寺□□石幢一□惟祖惟父?光朝□□冬日□□惟公光□名□非好泉?兮□白日□玄□。

  因残泐不全并毡拓不清,损字尤夥,以致文义不尽相贯,然大抵是历叙此公之籍贯、家世、行实、妻室、卒年、葬日之属,与墓志之例同。其中“开元十年岁次甲午四月乙酉朔十三日丁酉”一句,按之《二十史朔闰表》不符,应作“岁次壬戌四月辛未朔十三日癸未”。本来唐碑中不乏干支纪法有误者,然经幢序纪年作“甲午”一误,纪朔作“乙酉”再误,纪日作“丁酉”三误,有如此者,实在罕见,则经幢序是否真品令人生疑。

  当然,仅凭干支之误,或未敢遽断经幢序必伪,但以之与《洛阳流散唐代墓志汇编》所收《大周故汝州司马牛公墓志铭》拓本(下称“牛志”,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3年版,第94页)相较,文字极为近似,如出一辙,足以证实所疑非虚。

  2009年,牛志始出土于洛阳偃师,长55.5厘米,宽55.5厘米,有方界格,且志中凿圆孔,正书,24行,行24字,其云:

  公讳陵,字君,其先陇西成纪人也。若乃开国承家之茂,已昭晰于缇缃;光朝绝俗之英,亦纷纶于史谍;可略言也。九代祖金,后汉骠骑将军、幽州都督、范阳王。蘋风万里,翼飞盖于西园;桂岭千寻,郁平台于东菀。曾祖仙,北齐十二卫大将军。祖贵,周汝州刺史。或韬奇玉帐,荣高去病之功;或奋略彤襜,德万细侯之最。父兴,隋代州都督府长史。百城之寄,所辅惟良;六察之班,其规是哲。公因祖任汝州,卜居缑氏山下,至子孙等五代,遂为缑氏县人焉。公禀缑峰之精,缊伊浦之灵;含忠孝而植操,体上仁而挺生。硌硌不群,山水谐其性;恂恂善诱,乡党归其德。唐授南阳令,俄迁汝州司马。鸣弦抚县,驯翟非优;洗帻匡州,徒貙何尚。岂啚大年未福,小竖遄灾;智石爰倾,良木斯坏。春秋八十有九,以大周长寿二年一月十四日卒于私第,呜呼哀哉。夫人武威贾氏。曾祖彦,洛阳太守。祖道,雍州栎阳令。夫人琼台缊妙,芝浦含贞;落蕣彩于先朝,戢兰仪于厚夜。夫人彭城刘氏。曾祖道,周益州刺史。祖,隋本郡太守。父,唐怀州河内令。夫人禀精鱼岭,凝粹凤楼;掩神珮于珠皋,寝仙袿于云泽。粤以长寿三年岁次甲午一月乙酉朔十三日丁酉,与夫人等合葬于缑氏山南麓之平原,礼也。启故块于先魂,合新茔于后魄;悲松风于松路,惨山烟于山陌。呜呼哀哉,乃为铭曰:蝉联绪阀,淼漫源长。惟祖惟父,知微知彰。光朝秀郡,冬日秋霜。惟公光诞,实茂名扬。器宇虚寂,风仪俊朗。荣利非好,泉林纵赏。耆哲忽萎,云谁可像。掩九泉兮辞白日,冥万古兮纪玄壤。

  据牛志载,牛陵出自牛金之后,其人见于《三国志·魏书·曹仁传》,初为曹仁“部曲将”,其后“官至后将军”。另据《晋书》卷六《元帝纪》,“故宣帝(指司马懿)深忌牛氏,遂为二杯,共一口,以贮酒焉,帝先饮佳者,而以毒酒鸩其将牛金”。惟其历仕汉魏晋,谓之“后汉骠骑将军”,或“魏司徒公”,或“晋将军”,均宜。其馀人则史籍不载,无从查考。

  牛志属辞有法,用事亦当,而且葬日“长寿三年岁次甲午一月乙酉朔十三日丁酉”,按之《二十史朔闰表》皆合,则非赝石。虽经幢序“剥蚀”尤甚,然就现有文字与牛志作比勘,除篡改或删汰个别辞句、地名、职官、年号之外,诸如,改“缑氏山”为“万安山”,改“幽州都督”为“高州都督”,改“长寿三年”为“开元十年”;其馀沿袭之迹显然,几无二致,尤其“若乃开国承家之茂”“硌硌不群,山水谐其性”“至子孙等五代”“祖,隋本郡太守。父,唐怀州河内令”各句。“麒麟皮下露出马脚”,经幢序系以牛志为底本刻石伪造者,实非王维书迹。

  《洛阳新获墓志》误收伪刻,重印时应将经幢序剔去,或加注一“伪”字,以示审慎。

[责任编辑:宫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