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观察> 正文

讲谈类节目对中国精神的解析与凝聚

2018-03-22 17:04 来源:光明网 
2018-03-22 17:04:00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孙宗鹤

  作者:冷凇 张丽平

  纵观当下,众声喧哗,这是媒介迈向发达的表征,也是信息丰盈的副作用。然而,越是身处此境,越需要有人向时代理性发声。近几年来,讲谈类节目在时代发展促进,媒体创新探索、受众审美注目的共同作用下逐渐生长成了一个形态鲜明、类型独立的节目样态,《开讲了》、《朗读者》、《我是演说家》、《奇葩说》、《奇葩大会》、《中国正在说》等节目多次突破了同类节目的创新极限,也皆以语言的力量为时代注入了观点、为社会丰满了精神、为人们聚纳了满满的正能量。

  一、 用语言架构内容,回归至简生态

  在如今媒介多元化、创意多元化的时代,人们可以享有千种方式、万种形态的媒介产品,然而,无论内容将以何种形态承载,其对价值观的表达和传递才是不变的起点与落点。纵观近年来优秀的讲谈类节目,它们皆以语言作为架构核心内容的方式,皆以删繁就简的手法将节目对内容的传递凸显到最大化,在这个繁复缭乱的时代选择回归至简状态。

  一向在心为志,发言为诗的中国人在“讷于言”、“慎于言”中从未忽视过语言的力量,“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语言从古至今都是抒发观点、志趣、情感的最佳表现形式。《开讲了》抒发人生感悟,《朗读者》散放文化温度,《奇葩说》直呈时代观点,这些节目都选择了不大的物理空间,却都包揽着无限的精神宽度。讲谈类节目仅以一桌一椅便能展现万种风情,仅以一言一语便可构建一种人生,在快节奏的新媒体时代,讲谈类节目既可以用完整节目满足受众的审美需求,又能够将片段切割来满足碎片化欣赏,节目立足于新意,化归于至简,也必将成就于永恒。

  二、 用故事传播观点,凝聚中国精神

  自古以来,故事都是属于“百家”的选题,故事也是语言能够构建的最为生动的东西,一向重历史的中国人其实更爱其中故事内涵的传承性。当下,诸多讲谈类节目都以语言为表达形态、以故事为内容中心,《奇葩说》中那些最合时宜的观点、最具渗透性的话语,都来源于切实的生活故事,《我说演说家》、《开奖了》等节目更是将人生感悟浸润到故事之中。从这些故事中,人们懂得了所谓的成功,不过是长久的努力;所谓的挫折不过是一时的心境;从这些故事中,人们看到了生命与生命之间最真诚的碰撞,看到了承载着社会责任的讲谈类节目保留着对社会人间的洞察与温柔的关照。

  这些故事传播了观点更凝聚了中国精神,书写了中国变迁。《奇葩说》已走过四季,近百个辩题都自带时代的影子,节目探讨“中国式关系”、帮助青年人思考现实中的困局,节目赋予了“奇葩”一词全新的时代意义——丰富与包容。而在丰富与包容的创造中,一批精致的讲谈类节目用内容打破了台网的品质差异,真正建立起了台网统一的高标准。

  三、 用真诚解析生命,普及爱与善良

  生命不是文化概念,但最深的文化概念唯有生命才能解析。讲谈类节目因其对生命故事的体悟、对社会发展的洞察、对语言演说的呈现,已经成为最靠近生命本真的节目形式之一,因而众多优秀的讲谈类节目都有着温柔的面孔和能够打动心灵的触角。文化的最终目标是在人间普及爱与善良,讲谈类节目用真诚聚集了生命的热能,让文艺真正可以温暖人心。《朗读者》节目中的傅雷家书,《我是演说家》探讨的“中国式父亲”,《奇葩说》中的养老院话题等皆弥合了代际沟通,鼓励两代人更多的交流理解呼唤爱。

  习总书记鼓励青年要拥有多彩的生活,而许多讲谈类节目已成为青年生活中的一个正向调节器。从这些优秀的讲谈类中可以看到,对于文艺创作而言,最佳的背景并不是金色的,而是暖色,以简单的形式去表达理想与善良,不做哗众取宠之态,不玩故弄玄虚之技,仅仅用诚恳的呐喊与铿锵有力的观点便可成就伟大的力量。

  (冷凇系中国社科院新闻所世界传媒研究中心秘书长;张丽平系辽宁师范大学海华学院教师)

[责任编辑:孙宗鹤]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