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文化频道> 要闻> 正文

人生自有诗意在

2018-04-11 17:27 来源:光明网 
2018-04-11 17:27:00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徐皓

  人生自有诗意在

  --《中国诗词大会》的启示

  外卖小哥雷海为夺得央视《中国诗词大会》第三季的冠军,让人大呼意外。但普通人在这个舞台上绽放诗意人生,却又让人欣慰、敬佩。春暖花开之际,中央电视台《中国诗词大会》第三季4月4日以一场总决赛圆满落幕。但140名选手推出的10场诗词盛宴,却让人大饱眼福,回味无穷。

  分团而战,让更多人展露诗情

  没有流量明星参与,没有花式噱头加持,没有后期娱乐剪辑,《中国诗词大会》把古典诗词这一中华文化精华,用有趣的题目、紧张的对抗、精彩的解读以及温暖的深情,传达给每一个中国人。

  上启三千年前《诗经》的“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下至“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的毛泽东诗词,而鲁迅先生所创作的古体诗词则首次纳入题库范围。这些耳熟能详、曾经打动你我的古诗词,以不同形式出现在节目中,再一次激发观众的情感共鸣,呼唤每个人心底对传统文化根脉的崇敬。

  “百人团”设置曾是节目的最大亮点。本次第三季更加注重突出全民性。节目组在北京、上海、广州、西安、长沙、武汉、济南、成都全国8个城市分赛点选拔,吸引了10万诗词爱好者报名参赛。最终登上决赛擂台的140余名选手,既有牙牙学语的孩童,也有古稀之年的老者,还有痴迷中国文化的外国人。根据选拔成绩,140余位选手分别组成百人团和预备团,在两个赛场同步答题。每场比赛中,百人团答题成绩末位的四位选手降级场外预备团,预备团答题成绩排名前四的选手则晋级补位。而百人团也打破单一模式,由“自小多才学,平生志气高”的少儿团、“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的青年团、“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百行团以及“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家庭团分团而战,使更多选手能够站到台前一展诗情风采,真正体现诗词属于每一个热爱它的人。总导演颜芳解释:“以前不分团的时候,会发现到最后都是陈更、武亦姝这样的学生在比。他们手快,而且适应这种形式,现在分团是想给不同层次的人更多上台的机会。”

  为了丰富题目的视觉呈现,十位非遗传承人还拍摄了视频短片,用手中的剪纸、蛋雕、糖画、木雕等绝活为选手出题,既是节目形式的创新,更是传统手工艺的一次集体展示。

  “飞花”“接龙”,难度升级更精彩

  上一季诗词大会的“飞花令”火遍全国,成为一种文化新风尚。本季诗词大会在此基础上推出“诗词接龙”和“超级飞花令”。“诗词接龙”即场上两位选手轮流说出一句诗词,每一句诗词的首字要与对手说出诗词的尾字相同,无法接句即为失败。而“超级飞花令”则在比赛时间上大幅度缩短,要求两位对战选手无缝衔接,难度升级、竞技效果大大增强,成为最精彩的片段。

  “超级飞花令”到底多快?在第二集的擂主争霸赛这一环节,两位选手在1分20秒的时间里,大战6个回合,“飞”出12句古诗。第一集中以“年”为关键词的“超级飞花令”,两位选手更是厉害,在1分钟多一点的时间里对了8个来回。

  与紧张、精彩的比赛同样吸引人的,还有王立群、康震、郦波、蒙蔓四位鉴赏嘉宾对诗歌的解读,以及主持人董卿有感于选手们人生经历而发的一番番人生感悟。这些都带着温暖的深情,把古典诗词所承载的中华文化、哲理人生传达给观众,引领观众进行高质量的文化审美。

  如“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两句诗,康震老师引出苏轼那首长标题诗作《正月二十日与潘郭二生出郊寻春忽记去年是日同至女王城作诗乃和前韵》,并解读了苏轼身处逆境却乐观向上的人生态度。而“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汗青”的千古名句,王立群老师又引出前两句“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这一绝对,由此引发人们对南宋诗人文天祥爱国及才情的由衷敬意。最有趣的则是“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的两位诗人稽康和山涛,稽康因山涛推荐自己当官而与之反目,“其实二人关系不错,稽康是反对司马氏篡夺魏晋江山,稽康死后山涛还抚养了稽康的儿子,儿子后来还在西晋做了官。”康震老师的解释,让人更为敬佩前辈文人的气节与操守。

  节目嘉宾、中央民族大学教授蒙曼表示,“我们这个节目有变化的形式,也有不变的,事实上正是‘择高处立,就平处坐,向宽处行’,以高品位的中国诗词为创作源头,又以观众最能接受的平实形式展现,未来将走出更多变的创作道路。”

  低吟浅唱,唤起心中的“诗与远方”

  《中国诗词大会》不是一场文科考试,参与者都是诗词痴迷者与爱好者,他们以诗会友,通过诗词来展现诗意人生,通过诗词引出思考和感悟。他们的故事,同样感人至深。

  勇敢与病魔做斗争的刑警夏鸿鹏成为首场比赛中的“泪点”。去年6月,他因胃癌切除了全胃,成了一个“无胃人”。在心情陷入低谷时,是他从小钟爱的古诗词给予他巨大的精神支撑。夏鸿鹏没有被疾病打垮,他还要履行一个承诺:明年带着女儿来参加《中国诗词大会》家庭团。主持人董卿寄语夏鸿鹏:“我记得有一位西方的哲人说过,命运无法妨碍我们去欢笑,即便它在胁迫我,我也要笑着面对它。”

  夺得本次冠军的外卖小哥雷海为在等餐或休息的时候,就把随身携带的《唐诗三百首》拿出来看。这样一单外卖送到了,一首诗也背会了。无法多买书,就在书店里把那些自己喜欢的诗词背下来,回到家再默写下来。功夫不负有心人,他镇定自若,一直走到最后的总决赛,并击败上届亚军彭敏,将总冠军收入囊中。他表示,风吹雨打无法动摇自己内心深处涌动的诗意,“诗词于我来说,就好像是踽踽独行在幽深巷道时,突然射来的一道微光。”

  袁文杰与《中国诗词大会》结缘,始于他第一次去女朋友家做客。当时电视上播放着《中国诗词大会》第一季,袁文杰与选手同步答题,敏捷的反应与准确的作答令女友一家对其刮目相看,准岳母更是对他赞不绝口,正如王立群老师的精辟总结——“诗词成全了他的好事”。本季来到现场比赛,董卿启发他为电视机前观看比赛的岳母送上一首诗时,他吟出了“爱子心无尽,归家喜及辰”。

  受益于《中国诗词大会》的,还有两届亚军彭敏。虽然本季他又一次落败,但身为北大才子、《诗刊》编辑并有出口成章才华的他,自节目走红后商业价值开始被大众媒体发现,音频节目邀请他用段子手的方法讲诗词,大学、地方机构也纷纷邀请他开诗词讲座。收获财富和爱情的他,依然觉得最快乐的事还是一个人在家看诗、写诗。“那些古诗词就是过去的人们用入世的观点在红尘当中摸爬滚打,凝结而成的心路。我们通过读诗去领会、去交流,这种独特的人生经验是需要保留的。”在他看来,诗词会改造人的心灵,“爱诗的人连灵魂的回路都是不一样的。”

  此外,从背诗到写诗的初中生方子墨、冲出少年团攻擂的小学生邓皓文、妇唱夫随的家庭团选手朱虹与兰智、吟得一首好诗的乌克兰小伙儿曾子儒、年仅六岁半就能熟背500多首古诗词的“10后”沈子扬,均以突出的表现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酒逢知己饮,诗向会人吟。”经数千年流传下来的古典诗词文化,是华夏泱泱大国独有的气度和底蕴。《中国诗词大会》以比拼诗词为看点,以传播文化为内涵,展现了中国独有的文化自信和文化魅力。这档节目以东方式的从容与舒缓,以娓娓道来的宁静方式,顺应了当下从“快节奏”生活到“慢欣赏”体验的现代人的情感需求。更重要的让人们一同重温那些流淌在我们血脉中的经典古诗词,唤起了每个人心中的“诗和远方”,让人看到了诗词对塑造人生的重大作用,激励人们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光明融媒记者苏丽萍)

[责任编辑:徐皓]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