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韩子勇:“隔代亲”与文化传承

韩子勇:“隔代亲”与文化传承

2018-10-03 15:26来源:光明网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韩子勇:“隔代亲”与文化传承

  今天研讨会的主题很好——“激活传统,融入当代”。在改革开放40年的大背景下,观察一个京剧院,分析一位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建构三部作品在时代、在艺术、在京剧发展中的位置,为戏曲艺术作一个直观的切片,通过分析一个人、一个团、三台戏,打通微观与宏观。

  今天,优秀传统文化赶上了好时代,从上到下都重视。以京剧为代表的中华戏曲,是一剂祛火、清心、补元、固本的良药,特别在各种新兴娱乐花样百出的今天,让我们的心神变得清凉、柔软、妥贴、细腻和愉悦。在全球化、多元化、信息化的时代,尊重、敬畏传统显得尤其重要。以京剧为代表的戏曲艺术,千百年来滋养中国人的内心,熔铸中国人的精神……中国文化的个性、气质、神韵,黎民百姓的愿望、理想、呐喊和欢愉,那种令人向往、难以言说的美,都浓缩在活色生香、浓妆重彩的舞台上,渗浸和生长在戏曲里。由于受儒家文化特别是宋明理学影响,中国人的人格总体上显得内敛、含蓄,甚至有点重复,个性多多少少被抑制,但因戏曲有了反拨、互补和解放。千百年来,戏在民间,是中华文化中最有活力、最具野性、最为多样的汨汨泉涌的精神湿地。是民众之诗、民众之师,是狂欢节,是乡野无形祭场与圣殿,曾经给历史上农耕社会单调封闭、循环往复的生活一点意外、一点艳遇、一点惊喜和感动,给几千年艰难卑微、拮据节俭的民众一点风情、一点欢愉、一点教化、一点张扬和放肆、一点沉醉和希冀。如果说尘土飞扬、漫长沉闷的封建社会是灰色的,中华戏曲给了他一抹夺目的云霞。这七彩云霞,照亮过多少人的一些人生场景,也点燃过那些目不识丁但终成乡贤、霸主、梟雄乃至帝王的初心。中国人的漂亮、潇洒、帅气,中国人眉目传情、举手投足,中国人的范儿,浓缩在戏曲里。戏曲,是中国人心灵世界的那层最贴心贴肉、合身合形的内衣和披风。

  党的十八大以来,为振兴戏曲,国家出台了一系列保护政策和措施,戏曲的创作和演出,到了一个非常好的历史转折点。当人们日益低头沉缅于虚拟游戏、社交网络、微信抖音……暮然回首,会对戏曲油然而生一种亲人重逢的亲切和感动,把人们从满满当当、喧嚣嘈杂、忙碌奔波、焦灼不安中解脱出来,让你一头扎进祖先的怀抱,沐浴在一个清幽可人、景色迷人的清潭里,得到诗意的栖居和心理恢复。

  这是负重爬坡行进的时代,就要看到、就要抵达辉煌峰顶;这也是一个纪念和告慰的时代,渐渐升起浓浓的乡愁,回望来路和先贤,让我们更加自信于优良的传统、血脉和身份。社会越是现代化,越是创新变革和快速发展,到了一定时间节点、积累到一定程度和规模,也会变得开始回眸、开始寻根、开始捡拾一路狂奔中那些过去可能忽略掉的精彩细节。40年,这两种的浩大行进,斗转星移和隔代移情,同样的壮观、深入和意味深长。也许,这也是成长的辩证法、历史和社会的辩证法。

  我越来越感到,这种复调开始形成。好像一个主旋律,行进发展到一定时间和高度,起先那种藕断丝连、若隐若现、如影相随、不易觉察的另一种情绪,如同DNA的双螺旋,终于赶上来,开始强起来、亮起来,纠结在一起,如舞蹈的隐形伴侣,再也无法遏制,加入激情澎湃的合唱与奏鸣。真正优秀的传统,历经沧桑变幻,归来依然少年。也许这就是“历史的补偿机制”,是社会发展中迷人的“螺旋上升”,是人伦血缘的“隔代移情”——“隔代亲”。

  我们这些60年代出生的人,知识结构有很大缺陷。仅有的知识是狼吞虎咽、突击恶补而来,吃象比较难看,食物不够丰富,消化不良。历时地看个人的知识谱系,成长阶段是一大片的荒芜和空白,然后80年代突然了了草草、密密麻麻、乱成一团补了一大堆人生作业。如同我们的身体,过去是营养不良、发育迟缓,紧接着是臃肿不堪、“三高”。我曾发明一句话:你在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你就是什么。每一代有每一代的“天下皆备于我”,每一代也有每一代的局限。虽然知识结构有缺陷,但感觉敏锐、野外经验深刻,如同仓皇流窜于贫瘠荒野,两眼放光、直观大开的饿狼。对戏曲,我的“初乳”,就是从电影和广播中得来的“样板戏”,因而今天面对这么多研究戏曲的大家、老人家,就比较怯场。但现在回忆起来,我感到时代的变化,其先声也从戏剧的变化中得来。

  对我而言,有三台戏印象深刻、不可磨灭。一个是话剧《于无声处》,我第一次看演员在舞台上演戏,看的就是这台戏。在我生活过的那个偏远的边疆农场的团部礼堂里,舞台两侧的角上立着大铁皮火墙和铁炉,炉火正旺,烟雾弥漫,铁炉和铁皮火墙洇出火焰的羞红。舞台上端悬着两盏明亮的汽灯,打足了气,灯泡烧的幽蓝白炽,每到换场就挑下来打打气。舞台上团部宣传队的演员在演一部和天安门广场有关的戏,演欧阳的是后来在全国都些名气的王星军。这样偏远的一隅,演着一部内容同样偏远而异样的戏,虽没看明白,但我受到刺激,隐隐感到新的时代正揭开她面纱的一角,新的、变革和变化的力量,就要登台上场了。一个是在农场团部的露天电影院里,看评剧电影《刘巧儿》,在大月亮地儿里,当着几千观众,新凤霞扮演的刘巧儿,面对马专员,一口一个“我爱他……”。这甜美明亮、深情大胆的表白,经过高音喇叭放大,响彻边疆辽阔无边的农场与旷野。要知道,那个年代,男女之爱的“爱”——这个字,已经被删除了很长时间,打我记事到十五、六岁,没听过这样的表述,现在公然当众大声的唱出来了。我很震惊,有点莫名的兴奋,又有点觉得这电影有点黄,有偷看禁书之感。还有一个,也是台是戏剧电影,是豫剧《卷席筒》。我没去看,大家说得带手绢,很悲。当从三营营部那个不带围墙的电影院,隔着两里地,忽高忽低传来小仓娃如泣如诉、声嘶力竭,呼天抢地的呐喊、哀求哀告的哭腔时,我隐隐感到巨大的不安。我预习着高考,但这一丝不绝如缕、柔韧但割破心神的悲从心来的情绪,把我罩住,越来越紧、无处躲藏。说不清是总理、主席去逝后隔年隔月的悲伤重燃,还是社会经历动荡之后大众大面积地舔䑛各自的伤痛,总之是解脱、渲泻、祭奠,是卸去桎梏后长喘一口气,是一一抚平经年的磨难和委屈。这三台戏,就是我在“样板戏”之外的另一种戏曲的“初乳”。后来工作,一直和文学、文化,和艺术、舞台打交道,舞台这一块主要是歌舞,戏剧戏曲少一点,来北京后看的多一点。但让我感受强烈的,仍然十是那三台戏。为什么会这样?一是年轻,感觉敏锐;二是这三台我在偏僻之境偶然遇到戏,其实是从大时代的深处和中心、一路漂流到大国边疆的巨变的先声,如远雷虽缈缈而惊心,如深涌虽静流但扩展到天边就会有一线细浪。“戏”“戲”,简繁拆开来,是“又”“戈”,是“虚”“戈”,如此尖锐和虚妄,貌似游戏,但实为历史之风、时代之风、心灵之风。这起于心底、发于青萍之末的风,是先声,是飓风,塑造我、塑造我们。

  进入新世纪时,中国城镇化率大致40%左右。也从那时,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提挡换速、加快步伐。与之前的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作、与80年代开展的“十大集成”等重点工作相对接。更多的人开始回望传统、思考传统,开始更有系统、更有力度保护工作。由于现代化、城镇化的积累、提速,由于文化传播方式在信息时代发生剧烈迁变,改变了原有的传承环境,也由于我囯非物质文化遗产十分丰富、保护传承工作十分繁重,有一段时间,一些人的心态非常着急。我们在地方,就更是一着急就容易激化,手忙脚乱、心焦火燎,有点抢救完、保不住、传不下去的绝望,进而有点“文化至上主义”、“文化决定论”的心态,有点堂吉诃徳不合时宜的理想主义的绝诀和悲壮,甚至有点埋怨过快的发展速度、过大的文化变迁和人心不古……但急中生智,急中也会冷静下来,回到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开始坦然一些。后来想得明白一些,感到中华文明有另一种传承机制,文化、文明除了显性可见的,无非是一个民族一代代心灵的创造、托付和传递,而这里面,心理结构、思维方式、情感特点、行为逻辑,如同运送大船、推动巨石、切割出峡谷的巨流,有些当时看难以为继、无法传续的东西,会被隐匿的时间隧道所偷渡,最终会留下来成为不朽的见证。这就是“隔代亲”“隔代移情”。

  什么叫“隔代亲”“隔代移情”呢?几千年来,东方的父子关系永远都是严峻的。生存的窘迫和不易,父亲总是要在外打拼、操劳,要养活这个家,支撑这个多子女的大家庭。因此他对孩子的感情,特别在多子女家庭,往往是粗糙的、简陋,疏于照顾和表白。生存发展的主题永远像达摩克利斯之剑,悬于前途。但是你看,又几乎所有的父亲成了爷爷之后,突然对孙辈迸发火山喷发般炽热的爱,宠着护着,举到头顶如同神明。正所谓“严峻的父亲,慈祥的爷爷”。但别忘了,那是一个人,无非在斗转星移中发生隔代移情。

  我想,40年,如果把历史人格化,欲望、商品经济、自由竞争如同“本我”,翻滚、冲撞、狂野而不可遏制,需要“自我”去驯化、驾驭和规顺,使其免于疯狂,当快速成长到了一定阶段,“超我”会冉冉升起,如同乡愁、传统……那些遥远、明亮的记忆,开口发言。今天,中国的城市化率到60%,本我、自我和超我,更加合谐于一体,灵与肉、形与神、身体与心智,取得平衡。总书记说:“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数量、速度,让位于求美求好,让位于善、质。当代的身份转换,出现历史契机,为更好地弘扬优秀传统文化,为“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开辟通衢大道。

  今天是讨论尚长荣先生的三部戏,我长期地处僻境,尚老师的三部作品,对不起,只看过《贞观盛世》。当时是作为第一届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的评委,在上海看的。记得戏中有一场,月光下,一株巨大的梨树,树干黢黑粗糙,梨花遮天蔽日挤满半个舞台,灼灼其华如硕大的繁星,辉映唐帝国深远的夜空。梨树下,中国历史上两个了不起的大男人——李世民和魏征,声若洪钟、一板一眼地讨论政治问题。我在想,这盛世就像那颗大梨树,繁花似锦、美不胜收,但若不能广纳贤才和忠言,一树繁花也脆弱无比,一阵风雨就“零落成泥碾作尘”了。要使梨花永远绽放,魏征和李世民高一声低一声的讨论争辩就不能停下来——那些历史上最生动的言辞,就是这一树灼灼其华、绽放至今的梨花。

  后来,主持国家艺术基金管理中心的工作,和尚老师有了更多交往。尚老师是国家艺术基金理事会中唯一一个在省市工作的理事,但尚老师是这五年参加理事会议最多、也最准时的理事,是遵守纪律的模范,是模范理事。记得有一次尚老师实在错不时间、无法来京开会,就多次打电话请假,我还保留了尚老师的墨宝——用毛笔书写的、快递而来的、非常漂亮的请假条。

  优秀的传统艺术,最能养人,是母亲做的饭。我们要端住这碗饭,不然就得去要饭了。优秀的传统艺术,也最能解毒,解水土不服之毒,解垃圾食品之毒。优秀的传统艺术,是我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触发灵感的源泉——最杰出的创新创造,也往往是被优秀的传统所夹持、被当代所赋能、为青春的世界所孕育催生的宁馨儿。

  (本文系根据“激活传统,融入时代——尚长荣‘三部曲’与上海京剧院的艺术实践”研讨会上的发言录音修订整理而成。)

[责编:袁晴]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香港举行“反暴力、救香港”集会

  • 北京世园会迎来“印度国家日”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捷龙一号运载火箭“一箭三星”首飞成功
2019-08-18 08:36
上海书展:为读者改变
2019-08-18 08:34
香港举行“反暴力、救香港”集会
2019-08-18 08:33
修缮中的巴黎圣母院
2019-08-18 08:31
留守娃的“电影梦”
2019-08-18 08:30
哈达铺——长征路上加油站
2019-08-18 08:29
北京世园会迎来“印度国家日”
2019-08-18 08:28
壮美乾坤湾
2019-08-16 09:47
徜徉书海的“小书虫”
2019-08-16 09:44
古村新韵
2019-08-16 09:44
嘉塘草原的神秘“萌物”
2019-08-16 09:42
南京:江边湿地绿意浓
2019-08-16 09:41
广西大化:扶贫车间助脱贫
2019-08-16 09:41
当日,2019上海市民舞蹈大赛流行舞百强晋级赛在上海长宁文化艺术中心举行。当日,2019上海市民舞蹈大赛流行舞百强晋级赛在上海长宁文化艺术中心举行。当日,2019上海市民舞蹈大赛流行舞百强晋级赛在上海长宁文化艺术中心举行。
2019-08-16 09:17
8月14日,中方联巡警队领队薛强(后排右四)、萨格勒布警察局犯罪预防中心主任蒂什马(后排右三)在萨格勒布出席新闻发布会。新华社记者 高磊 摄  这是8月9日,参加中国与克罗地亚第二次旅游季警务联合巡逻的警官在克罗地亚南部城市杜布罗夫尼克街头巡逻。
2019-08-16 08:54
8月14日,在德的韩国和日本民间团体于第七个世界“慰安妇”纪念日之际在柏林勃兰登堡门前举行集会,再次敦促日本政府正式向“慰安妇”制度暴行受害者道歉,并作出赔偿。一座“和平少女像”亦出现在当天的活动现场。
2019-08-15 12:36
8月14日,在香港国际机场,旅客经安保人员检查后进入机场。当日,香港机场管理局表示,目前已经取得法庭临时禁制令,禁止任何人非法地及有意图地,故意阻碍或干扰香港国际机场的正常使用。
2019-08-15 09:37
8月14日,山西省祁县,无人机航拍正在整改中的乔家大院景区。7月31日,国家文化和旅游部取消乔家大院5A旅游景区质量等级后,该景区于8月6日暂停运营,进行全面整改,景区内大部分商铺已经全部撤出,景区外的商业市场也全部拆除。目前,景区管理方就降低票价事宜广泛征求各方意见和建议,在8月17日景区重新对外开放前,将通过相关网站和公众号向社会公布景区门票价格。
2019-08-15 09:16
8月14日,山西省太原市,在中国第二届青年运动会田径项目比赛中,山西选手戴仪茹(左)以13秒36的成绩夺得体校甲组女子100米栏决赛冠军。
2019-08-15 09:12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