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陈琦格致:一个展示和理解的实验”亮相南京

“陈琦格致:一个展示和理解的实验”亮相南京

2018-11-29 17:00来源:光明日报客户端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他是一个思索型艺术家,不断追问艺术是什么。他是一个实践者,努力推动版画在当代艺术语境中获得独立价值与意义。日前,“陈琦格致:一个展示和理解的实验”在江苏省南京德基美术馆开幕。

  此次展览由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院长邱志杰策展,共展出知名画家陈琦自1983年至2018年间创作的200余件版画、装置作品,通过“长物志”、“心印”、“水光潋滟”、“虫洞”、“曝光”、“孤独者”、“反刍”、“混沌”和“风景”9大版块的展示,志在颠覆业已固化的将陈琦叙述为单线深入的精益求精者的思路,而将其描述为一个视野开阔、思路缤纷的实验者。

NEM1_20181129_C0223056715_A1746688[1]

  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在贺信中表示,作为在改革开放时代成长并走向创作高度的艺术家,陈琦的艺术方式具有鲜明的个性。他是一位富有理性的艺术家,始终坚持研学明理、格物致知。几十年来,他一方面深入研究中国传统版画特别是江南水印木刻,从技法到文化内涵,无不身心浸染;一方面以当代艺术家的文化视野和创新思维对传统版画语言进行现代转换,极大地拓展了水印木刻的艺术表现力。这种从潜心研究到行稳至远的坚持,使他的艺术展现出纯粹而宽广的境界。范迪安谈到,在邱志杰的精心策划下,本次展览犹如一个巨大的棱镜,折射出陈琦的心路历程和陈琦艺术的多维景象。在这里,物的形态披染着历史的色泽,生命的意态从时间的帷幕中浮现出来,水的波纹荡漾起音乐的旋律和诗的韵律,大尺幅的水印版画褪去了尖锐的刀笔痕迹,只留下一片闪烁的光斑和单纯的静穆。陈琦以唯心的沉思进入唯美的世界,超越媒介的物质性走向语言的精神性,为我们带来视觉意识流的崭新体验,为中国当代艺术增添了新的经验。”

  陈琦现为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博士生导师,中国美术馆展览评审委员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版画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国家画院版画院秘书长、中国人民大学特聘教授。其作品连续获得第七、八、九届全国美展铜奖及优秀奖,第十三届版画展金奖及第五届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优秀作品奖。

  作为当代极具创造活力的水印版画家,陈琦的水印木刻从一开始就疏离了上世纪80年代前水印木刻的一般范式,除了纯以素墨为基色之外,他很少通过刀法的变化去塑造形象,也不是通过水的晕化彰显水印的韵味,而是运用多层分版叠印展示造型和层次的变化,对于水的运用突现了渐变的透明度、秩序感和丰富性。陈琦的水印试图对“高贵的单纯与静穆的伟大”作东方意蕴现代形式的再度阐释。无论《荷之连作》《阐释存在》还是《花之舞》《梦蝶》,都依稀弥散着浓浓的传统人文气质,具有典型的庄禅意味。他的现代视觉审美方式,一是完全通过素墨的浓淡变化揭示心象世界丰富微妙的灰度变幻,二是把版画印制的尺寸扩大到数倍于实物,最大限度地增强视觉张力。

  陈琦的绘画艺术作品具有鲜明的中国当代文化特征。这些特征一是反映在其作品表现的寓意内涵上,从1987年《明式家具系列》、1990年《琴系列》、1995年《荷系列》、1999《阐释系列》、《梦蝶系列》、到2002年的《佛印系列》等作品,无一不是源于对中国传统文化精髓的思考与现代观念切入的阐释。

  他的作品内涵深刻而富于思辩,在这些作品中,有其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识与理解和对生命意义的追问,这表明了他不仅仅单纯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识与思考,而是将其为镜,和对当代人文精神的高度关注相连,比如《明式家具》《琴》等系列作品。在这些作品中,陈琦将中国传统家具、乐器以一种高度写实的手法将其内在悠深远阔的传统人文精神揭示出来,使画面呈现出一种精纯的传统文化的精神气息;在《荷》《梦蝶》《佛印》《逝水流年》等系列作品中,陈琦将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极富象征意味的荷花、佛手、蝴蝶与庄生梦蝶的故事进行了自我拟人化的描绘与组合,产生了如诗如梦的幻景画面,这其中既有对东方传统文化精髓流失的愁伥又有当代中国文人一种内在深刻的精神反省,在陈琦看来,画面的题材与形式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这些作品的内核是否具有对精神探索的深度与文化张力。

NEM1_20181129_C0223056715_A1746692[1]

  35年的实验探索,陈琦的艺术创作呈现出明显的线性脉络,从对传统文化的追寻,到对人本生命情怀的观照,主题与技术表达呈现一种无声式的渐进与深入。从“明式家具”(1988-1989年)“琴”(1990-1992年)和“瓷”(1988-1989)系列对中国传统文化景观的刻画,到“荷花”(1993-1999年)“梦蝶”(1999-2000年)和“佛手”(2001-2007年)系列对东方文化精神的深入思索和表达,如果说这些创作是“小我”的抒怀,仍依赖于文化的符号,“水”(2003-2010年)系列则是陈琦质的蜕变的完成,是他摆脱意象束缚,进入自由之境的表征。陈琦以兼具技巧和理念的艺术创作,已然成为版画界的一朵奇葩。

NEM1_20181129_C0223056715_A1746693[1]

  美术界对陈琦和他的创作给予了极大关注和高度认可。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知名美术评论家邵大箴表示,陈琦之所以在水印木刻艺术上敢于特立独行,生气勃勃地开创新局面,使作品散发出奇异光彩,正是由于他对艺术创造原理的深刻思考和领悟,以及他对当今社会大众渴求艺术创新的敏感而产生的探索勇气。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广军则认为,陈琦已经不把自己的艺术仅仅局限在版画之上。版画对于陈琦而言实际上是一个“原点”,艺术家从这个原点出发,可以觉得什么合适就做什么。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吴长江表示,在中国当代美术发展的过程中,陈琦的艺术创作是非常值得我们研究的个案,一是他一直坚持自己的语言特点,选择水印木刻的创作方式;第二是他很紧密地结合现代科技的一些手段,而且在不断发掘思想的深度,让我看到他作品的张力。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原副馆长陈履生看来,陈琦以他的智慧让大家看到版画语言、水印语言如何嫁接到当代艺术观念里去,同时也让大家看到了他独创的一种全新的水印版画艺术表达方式。

  此次个展,陈琦是在回顾,也是在反思。他试图以旁观者的身份,突破时间的限制审视自身,继续探求艺术表达的可能。此次展览特邀国际知名策展人、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院长邱志杰策展。他们是中央美术学院的同事,邱志杰对陈琦有着更深层次的了解:“我从陈琦身上看到一个抽象主义者,甚至一个观念主义者;我们不但看到一个热爱绘画的,甚至还能看到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