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月落乌啼霜满天”的“乌”是什么鸟?

2019-05-10 16:27 来源:中华读书报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唐代诗人张继这首题为《枫桥夜泊》的诗,以白描手法,介绍了苏州城外名胜古迹寒山寺的夜景,诗体清迥,不雕不饰,读来形象生动,宛如一幅图画展现在眼前。由于这首诗广为传诵,使寒山寺成了名刹,凡到寒山寺游览的人,都要听一听那夜半钟声。这首诗还漂洋过海,为日本人所喜爱。近人俞陛云说:“唐人七绝佳作如林,独此诗流传日本,凡妇稚皆习诵之。”(《诗境浅说续编》)中外共赏,足见此诗艺术魅力之强烈。王兆鹏等著《唐诗排行榜》(中华书局2011年版)一书共选出一百首唐诗来排行,此诗排在第十二名。

  这首诗中“夜半钟声”四字引发过激烈的争论,从宋朝到清朝,持续了一千多年。而对“乌啼”二字则似乎从未发生过争论。但近日读徐有富先生《重读〈枫桥夜泊〉》(《诗学问津录》,中华书局2013年版)一文,却意外发现,作者对“乌啼”的“乌”有与众不同的理解。他说:

  此外,本文还需要特别提一下的是首句“月落乌啼霜满天”中的“乌”字,有的解释成乌鸦,有的笼统地称为“乌鹊”,有的认为无需解释而未作解释。其实这首诗中的“乌”指乌臼鸟,其特点是黎明即啼,如南朝乐府民歌《读曲歌》说:“打杀长鸣鸡,弹去乌臼鸟。愿得连冥不复曙,一年都一晓。”将乌臼鸟与报晓的公鸡相提并论,就反映了乌臼鸟黎明即啼的特点。弄清了这一点,我们就可以清楚地知道第一句诗描写的是清晨时的景象:乌臼鸟叫了,月亮下山了,天亮了,到处都是白花花的霜。同时告诉我们诗人五更天仍然处于失眠状态,所以乌臼鸟一叫他就听到了。(按:该作者在北京大学出版社2017年出版的《诗学原理》一书第37页中,进一步申述了他的这一见解。)

  初读这段文字,我实在惊愕不已,因为此前,我是一直把“月落乌啼霜满天”的“乌”理解为乌鸦的。而对于“其实这首诗中的‘乌’指乌臼鸟”之说,实在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为了一探究竟,我先后查阅了有关唐诗选本、唐诗鉴赏集、唐诗学专著以及文史工具书等数十种。查考的结果如下:

  一是对诗中的“乌”不作任何解释。如刘永济《唐人绝句精华》(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唐诗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3年版),吴熊和等《唐宋诗词探胜》(浙江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林庚、冯沅君主编《中国历代诗歌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84年版),富寿荪等《千首唐人绝句》(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版),金性尧《唐诗三百首新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93年版),傅璇琮主编《中国古典诗歌文库·唐诗卷》(浙江文艺出版社1994年版),喻守真《唐诗三百首详析》(中华书局2005年版),王运熙《唐诗精读》(复旦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陈耀南《唐诗新赏》(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陶今雁《唐诗三百首详注》(百花洲文艺出版社2014年第6版第17次印刷),韩兆琦《唐诗精讲》(中国青年出版社2017年版),《霍松林选评唐诗360首》(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7年版),马茂元《唐诗选》(上海古籍出版社2017年版),等等。这些著作均出自名家之手,可能作者认为,“乌”就是乌鸦,读者一看就明白,完全没有作解释的必要。

  二是明确地把诗中的“乌”解释为乌鸦。如刘逸生《唐诗小札》:“本来从上面那些景色中,夜泊的旅客已经感到羁旅的难堪,而栖鸦的夜啼,却又加深了深夜孤寂之感,使羁旅之情更为深重。”(广东人民出版社1978年第8次印刷,第183页)。又如施蜇存《唐诗百活》:“霜满天,是空气极冷的形象语,因为严寒,乌鸦都无法睡眠,所以还在啼唤。”(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版,第465页)此外,如郭耕等《鸟语唐诗300首》(同心出版社2006年版,第146页),管士光《唐诗精选》(大象出版社2012年版,第128页),刘学锴《唐诗选注评鉴》下卷(中州古籍出版社2016年第2次印刷。第1242页),王钟陵主编《唐诗鉴赏》(四川辞书出版社2017年第4次印刷,第187页),姚奠中《唐宋绝句名篇评析》(商务印书馆2017年版,第152页),陈引驰《你应该熟读的中国古诗》(上海文艺出版社2017年第4次印刷,第172页),等等,都明白无误地把诗中的“乌”,解释为乌鸦。

  韩学宏等《唐诗鸟类图鉴》(中川古籍出版社2005年版)一书,是从自然科学的角度来解释唐诗的专著,对“月落乌啼霜满天”中的“乌”,也是解释为“乌鸦”的。据该书统计,《全唐诗》中,提及乌鸦的有1031句。

  至于徐文所谓“其实这首诗中的‘乌’指乌臼鸟”的说法,在上引各种书籍中,找不到任何例证。据《唐诗鸟类图鉴》一书考究,提及“乌臼鸟”的诗,《全唐诗》中一首也没有。胡淼《唐诗的博物学解读》(上海书店出版社2017年第4次印刷),是一部从博物学的角度解读唐诗的专著(全书近120万字),涉及的动植物多达数百种,其中也根本不提到“乌臼鸟”这种动物。此外,傅璇琮,艾荫范、刘继才主编《中华古典诗词比兴转义大词典》(东北大学出版社2017年版)一书,收录有“乌”、“乌啼”的词条,其义项之一就是乌鸦,而对“乌臼鸟”,全书只字不提。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张继“月落乌啼霜满天”诗中的“乌”,就是乌鸦,绝对不是徐有富先生《重读〈枫桥夜泊〉》一文中所说的“乌臼鸟”。(宁源声)

[责任编辑:田媛]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