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从《西行记》看周涛的真性情

2019-07-06 11:12 来源:中华读书报 

  周涛的诗歌、散文双栖达到了巅峰之际,在他70岁的时候,他的长篇小说《西行记》横空出世。在文坛上像一颗惊雷,来自四面八方的评论,看的让人眼花缭乱。

  手捧《西行记》有一种爱不释手的感觉,感受着书中洋溢着的新疆那块土地上熟悉的、热气腾腾的气息。书里时不时出现的诗一样的语言,不由地,心也随着激荡在文字间。还有那对人生一针见血的描写,大量天语一样的内心独白。在这本书里,我看到了周涛的文学之旅及心灵轨迹。在这本书里,我找到了一把钥匙:一直让我困惑的周涛的婚姻之谜。

  在《西行记》里,我看了周涛对庄延的剖析描写,使我不由得再次感叹一句话: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优秀女人。是庄延(马文)成就了今天文坛上成功的姬书藤(周涛)。她在周涛的人生里,扮演的是一个观音菩萨的角色。周涛在她面前,像一个百般武艺超强,具有腾云驾雾能力的孙悟空。但他天大的能力,也逃不出庄延的手掌。在他心中和人生的命运里,庄延就是他的“佛”。虽然他也试图逃出观音的掌控,但都以失败告终。庄延以她自身的智慧,给女人们上了一课:男人像手中的沙子,你越攥得紧,沙流失得越快。如果是一把含金量极高的沙子,女人必须要有自带的吸金磁场,就是女人内心蕴藏的智慧。庄延最初接受了穷困潦倒、落魄的周涛,说明庄延很有眼力,善于识人。庄延办事出类拔萃,不容易为虚荣左右……这是周涛对庄延的评价。当面对一个貌不惊人的庄延时,她自有的气场和待人的不卑不亢,使得没有一个女人能漠视她。

  阅读一本书,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看《西行记》,看到了贯穿周涛一生走向成功的那根弦。虽然他表面恃才放旷、桀骜不驯,自称自己是一位宿命论者。但他骨子里一直遵循着一条自认的成功学之脉,一直循序渐进地沿着这条脉走向命运的终端,最后登上了文坛的巅峰。

  在这本精神自传性质的书里,周涛用肺腑之言,坦率诚实地袒露了他巧用了功利性的思想及做法,助他迈向了成功。有人说,人这一生有三次致使自己成功的机会:一是出生,二是高考,三是婚姻。一二是命运赋予和自身努力造就的,这第三次的机会,选择爱人庄延是他人生迈向成功之路最成功的一步。事实证明周涛的思想,一直是其迈向成功的不二法宝。周涛是一个很了解且清楚自己的人,他不仅明白自己,还能看清天时、地利、人和这三种决定一个人命运的因素。这才是天道地理天地之间的大道理。

  “不过平心而论,姬书藤还是打心眼里赞赏庄延这种沉得住气的性格。她好像一艘下了锚的船,任凭风浪,不惊不乍。遇到坏事不乱,心性沉稳,和姬书藤的性格完全不一样,姬书藤外向、张扬。对人挑剔,对己任性;平时与别人相处时,稍不如意,言语间便有攻击性。但是真正遇到了类似清查这样的事,反而束手无策、乱了方寸。庄延恰好相反,如果说姬书藤能把坏日子当成好日子过,庄延则是能把好日子当成坏日子过。如果姬书藤是一个外强中干的乐观主义者,庄延就是一个外柔内刚的悲观主义者。她从来没有对自己的人生彻底放过心,始终感觉着有什么不幸在远处等着她,或迟或早,她要面对。”这是《西行记》里周涛对庄延的描述,一个知书达礼、聪慧的女人,掌握着周涛命运之舵的航海手跃然纸面。在周涛的心目中,他的这艘人生航行的船,无论是走向成功,还是触到暗礁,都有庄延在掌控着。无论是庄延的高干家庭,还是庄延的智慧,以及她对周涛的爱和容忍;还有日常生活把家里一切料理得妥帖周到,这一切都是周涛走向成功的助力剂。周涛对婚姻的明智之举,使我想起了才子徐志摩的婚姻,上帝本来偏爱他,给他安排了一个最合适的伴侣张幼仪,可他却偏偏选择了美女陆小曼。硬是把自己命里的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烂。

  我领悟的《西行记》是一部成功者之书。是一本启明之书。里面许多的喻世名言,还有他那些不加掩饰,令虚伪者愤怒的经典之语:朋友如衣裳……这一切的一切,周涛像安徒生笔下《皇帝的新装》里的那个小男孩,毫无顾忌地说着内心的真话。这些言语点拨了笼罩在迷雾中的人心。又像孙大圣手中的金箍棒,眼里容不得沙子。这就是周涛,真诚的周涛。

  最后,我用周涛写作此书的一段话结尾:你说人为什么要当作家呢?一个原因就是作家可能会生出更多的孩子。每一部新书都是一个他的孩子,男孩或女孩。每一部作品都有自己注入的心血、能量和基因,出版社是它们的产房,编辑是接生护士。它们诞生之前,作者的期待是和父母一样的感觉,诞生之后,作者的呵护与关爱也是不亚于任何父母。它们也许只是普通的孩子,不被看好,束之高阁、冷藏图书馆和书店。但是作者还是对它抱有希望和不灭的幻想。作者希望能够有更多的孩子,希望它们不是残疾儿童而是不朽的生命!

  没想到周涛也有不自信的时候。这种不自信应该是周涛对文字的敬畏!陶瑰丽

[责任编辑:田媛]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