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中国科幻:热潮之下“暗流涌动”
首页> 文化频道> 观察 > 正文

中国科幻:热潮之下“暗流涌动”

来源:中国青年报2019-11-18 09:07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中国科幻热潮之下“暗流涌动”

  当地时间2019年9月5日,德国柏林,新的未来博物馆对公众开放,它抛给公众一个问题,即人类未来将如何生活,并通过展览带领公众寻找答案。据悉,这些展览涉及自然、建筑、机器人、人工智能、科学和其他领域,它们大部分都是有很强互动性的展览。

  科幻,一个影响力被严重低估的存在。

  在全球电影票房排名前10的电影中,就有7部涉及科幻元素,《侏罗纪公园》《阿凡达》《复仇者联盟》等都是其中的代表。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美国物理学家基普·索恩在担任科幻电影《星际穿越》的科学顾问之后表示,曾经不知道要作多少场报告,才能让自己的科学研究影响全球几亿人——最后,一部科幻电影做到了。

  不仅如此,美国科学题材的电视剧《生活大爆炸》,使得美国选修物理课程的人数足足上升40%;还有科学家回忆,因为孩童时期接触过科幻、科普,早早树立起追求科学的远大理想……

  在近日举行的2019中国科幻大会上,中国科协常务副主席、中科院院士怀进鹏饶有兴致地抛出这些数据和例子,他说,当下的中国十分需要借助科幻——科学幻想的强大影响力,来激发青少年的科学兴趣,让未来科学星空群星闪耀。

  最近几年,我国科幻作家连续两次获得世界科幻大奖雨果奖,海内外开始重新审视中国科幻描写宇宙和未来的视角;今年年初,由科幻文学作品改编的科幻电影《流浪地球》获得口碑票房双丰收,更是再度引发全社会科幻热潮。中国,这个在科学探索道路上加速奔跑的国度,也要迎来科幻的“逆袭”了?

  繁荣之下 地基不牢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迷上科学、迷上科幻,很奇怪吗?”中科院宁波材料技术与工程研究所研究员张文武在科幻大会上反问道。

  接着他列举出一个个夺目的成果:“悟空号”暗物质粒子探测卫星、“墨子号”量子科学实验卫星、“中国天眼”FAST射电望远镜、5G通信、云计算、大数据,等等,在他看来,中国大地上涌现出越来越多的科技成果,为“科幻热”提供了足够的土壤。

  科幻作家刘慈欣就曾前往“中国天眼”FAST、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等地采风。在他看来,这些大科学装置是我国对基础科学加大投入的标志,也为科幻提供了巨大的故事资源和灵感。更为重要的是,在科学地标拔地而起、科学成果不断涌现的氛围下,整个社会环境都充满了“未来感”,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再只关注自己的“钱袋”,而会选择将一部分注意力留给“未来”。

  不过谈及中国科幻的现状,刘慈欣并没有因为《三体》《流浪地球》的大火而盲目乐观,在他看来,中国科幻无论是小说还是电影,其规模都称不上“已经进入黄金时代”。

  中国科协科普部部长白希谈及国产科幻电影《流浪地球》没有“只讲成绩”,他说,《流浪地球》的成功更多是“单兵突围”,应该正视的是,我国科幻影视创造力仍然不足、影响力不够强,总体上社会认可度不高,科幻创造人才队伍仍然比较匮乏,科幻影视、游戏、创意、翻译等人才同样紧缺。

  相比于科幻电影,刘慈欣更担心科幻小说的前景,“目前来看还不那么明朗”。在他看来,科幻小说的生态主要涉及作家群、受众群体、作品3个方面,近年来受众人数似乎越来越多,但在作家群方面,相比其他文学类型,我国科幻作家群的总体数量还远不够大。

  刘慈欣说起此前参加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的一次经历,其中与会的3000多名作家代表,只有他和张之路等少数几位作家,与科幻相关——数量之少,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

  “我们应该看到这一切,中国科幻目前的繁荣,是一种缺乏基础的繁荣。”刘慈欣说,受新技术、新媒体大环境影响,包括小说在内的文字型叙事处于衰落状态,科幻小说要想“逆风而行”,必须拥有足够数量的作家群和作品,才有可能产生经典。

  家长一拥而上 功利化苗头渐长

  不过,在当前科幻热潮席卷之下,越来越多的家长、孩子将目光投向这一领域。科幻大会期间,就有不少科幻作家被家长“围追堵截”,后者希望从这些“成功人士”那里取得“如何尝试科幻创作”“如何把阅读转化成创作”以及“如何成为科幻作家”的“真经”。

  刘慈欣第一次听到类似的问题,便给出一个直截了当的回答:无法从科幻本身培养科幻写作能力,科幻创作的能力在科幻之外。

  拥有计算机专业背景的刘慈欣,至今还没有写过一篇以计算机为主题的科幻作品,他说:“科幻创作与我的职业关系都不是很大。我所感兴趣的,是所有前沿的科学进展,尤其是空间与时间尺度上比较大的领域,比如宇宙学、天文学。”

  在他看来,科幻对青少年更多时候是一种“间接影响”——活跃他们的思维,激发他们的想象力,通过一种栩栩如生的文学形象让青少年对科学、宇宙、大自然产生兴趣,为他们今后在科学探索的道路上进一步学习带去更多动力。

  科幻作家陈楸帆曾应邀到一所小学“讲科幻”。让他记忆犹新的是,平时听讲座不太活跃的同学们,那天缠着他不断地问问题,从机器人一直问到人类的未来。

  后来,有同学告诉他,之所以变得踊跃提问,是因为“脑洞被打开了”。“好奇心是多么的珍贵!”陈楸帆说,即便是练习科幻阅读与写作,也切忌不要像传统语文教学那样,试图从一些作品里解读出标准答案,那样只会扼杀孩子的想象力。

  作为一名科研人员,张文武自己也写科幻,在他看来,科技工作者更需要拥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科技史无数次地表明,立足科学、大胆假设、敢于猜想,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催生那些绚烂的科学发现和技术发明。

  不过,他并不希望科幻因此而变得功利,孩子和家长一拥而上,只是为了出书,为了得奖,为了给履历增光添彩。“科幻是孩子们的养分,但也只是养分的一种。读科幻或写科幻,不是目的,只是手段,最终的目的,还是人的成长”。

  凯文·安德森是全球知名的科幻小说家,他的作品被翻译成超过30种语言,全球销量超过2300万册,代表作包括《沙丘》《星球大战》《X档案》等。

  谈到自己是如何成为一名科幻作家时,凯文·安德森透露,他出生在一个小镇上,那时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在“自己的想象”中探险,为此积累了大量的灵感与素材。长大一些,他又不断地阅读,研究他人的文章,了解其他人的想法。

  而这些成长中的细节,是很多后来效仿者所不了解的。

  科幻是个筐 解释不通穿越时空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几乎每一部科幻影视作品面世后,都会迎来铺天盖地的“找茬贴”“纠错贴”。

  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安德烈·海姆被称作“石墨烯之父”,他就曾在电视剧《生活大爆炸》里,看到过“自己的研究成果”。他说,能够看得出来,剧组非常努力地向科学“靠拢”,但还是有一些地方出了纰漏,最终被他的学生指了出来。

  “有的地方我会选择忽略,但有的地方还是要坚持科学的精确性。”安德烈·海姆说,科幻不是简单的娱乐,而是和科学仅有“一纸之隔”的想象力教育,对青少年具有重要的启发意义,从这个角度来说,容不得半点马虎。

  科幻电影《流浪地球》制片人龚格尔十分警惕“科学性”的问题,他说:“创作者生产科幻影视作品,不能随意乱来,如果把过多跟科学想象力无关的东西,附着在科幻载体上,那么结果一定会对科幻造成伤害。”

  比如网上流行的调侃:遇事不决,量子力学;解释不通,穿越时空。“这些不是科幻,而是拿科幻来背锅!”龚格尔希望,科幻创作者保持科幻想象力的充分延伸,但同时要尊重基础科学的逻辑思维。

  从某种意义上说,科幻就是基于科学的想象,是科学性和幻想性融合的结晶。比如,人类的太空探索催生了一批诸如星球大战的科幻大片,而DNA研究与遗传学研究,则催生了侏罗纪系列电影,等等。

  中国作协副主席阎晶明也提到,如今的中国科幻文学同样是基于想象,但是这种想象已经不是夸父追日、嫦娥奔月式的想象,更不是孙悟空式的“翻跟头”,而更多的是基于科学思维和科学知识,结合文学的叙述,努力探索宇宙的未来和人性的秘密,激发人们科学探索热情的艺术呈现。

  当然,科幻与科学之间的关系,并不局限于此。

  美国理论物理学家列纳德·蒙洛迪诺曾担任科幻电影《星际迷航》的编剧,在这次大会上说起科幻与科学,他就给出一个意味深长的说法:“大家都说科幻以科学为基础,但有趣的是,科学也是一种潜在的科幻,一些最初的科学想法,有时,可能比科幻更疯狂!”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邱晨辉 来源:中国青年报

[ 责编:宫辞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中央军委举行晋升上将军衔仪式

  • 探访桂林洋国家热带农业公园科技农业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游客在云南南涧彝族自治县无量山樱花谷游玩(12月11日无人机拍摄)。近日,位于云南省南涧彝族自治县的无量山樱花谷迎来最佳观赏期,如云似霞的樱花与碧绿如染的茶园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2019-12-13 09:33
12月12日,海口桂林洋国家热带农业公园内,工作人员将拆分下的小白菜幼苗连同海绵一起栽入留有圆孔的泡沫板里。桂林洋国家热带农业公园是海南省“十三五”重点项目,是按景区标准建设的农业公园。
2019-12-13 09:21
巫吉英,1924年6月15日出生,当时家住江苏省句容县黄梅乡后塘村,巫吉英的父亲因欠外债,把只有10岁的巫吉英卖给了南京一张姓人家做佣人。方素霞,1934年11月11日出生,当时家住南京下关二板桥127号,父亲是中国银行的员工,家中有70多岁的小脚奶奶,一个哥哥,两个姐姐,一家7口。
2019-12-13 09:19
题:与祖国同行,看梦想花开——澳门回归20年成长印记 从澳门到横琴,到粤港澳大湾区,到整个内地,再到“一带一路”,澳门人的发展视野越来越开阔,创业之路越走越远。
2019-12-13 09:18
12月12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欧盟总部,与会领导人在欧盟冬季峰会期间合影。当日,2019年欧盟冬季峰会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欧盟总部举行。
2019-12-13 09:08
这是12月11日在瑞士日内瓦拍摄的世贸组织总部外景。新华社记者 刘曲 摄  这是12月11日在瑞士日内瓦拍摄的世贸组织总部外景。新华社记者 刘曲 摄  这是12月11日在瑞士日内瓦拍摄的世贸组织总部外景。
2019-12-12 10:33
12月11日,在西班牙马德里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人们在艺术家迈克尔·平斯基设计的“污染舱”外拍照。新华社记者 逯阳 摄  12月11日,在西班牙马德里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一名工作人员(左)在艺术家迈克尔·平斯基设计的“污染舱”内向一名参观者讲解。
2019-12-12 10:29
12月11日,在日本东京,南京大屠杀东京证言集会现场播放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葛道荣(视频画面中左侧人物)的视频。为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并揭露侵华日军残忍罪行,由日本南京东京证言集会执行委员会主办的“南京大屠杀82年 2019东京证言集会”11日晚在东京举行。
2019-12-12 10:23
12月11日,在埃及阿斯旺,埃及总统塞西在阿斯旺可持续和平与发展论坛上致辞。为期两天的论坛主要围绕非洲如何应对恐怖主义、气候变化、地区冲突等议题进行讨论。12月11日,在埃及阿斯旺,尼日利亚总统布哈里(中)出席阿斯旺可持续和平与发展论坛。
2019-12-12 10:21
12月11日,小朋友们在老师的带领下用纸盒制作的工具编织爱心围巾。 新华社记者 徐昱 摄  12月11日,小朋友在老师的带领下绘制爱心卡片,准备随围巾一起寄给西藏的小朋友们。
2019-12-12 10:39
12月11日,工作人员在河北省南宫市薛吴村乡擦拭屋顶光伏设备(无人机拍摄)。2016年以来,河北省南宫市累计投入扶贫资金1811.25万元,用于建设屋顶光伏项目。新华社记者 邢广利 摄  12月11日,工作人员在河北省南宫市薛吴村乡擦拭屋顶光伏设备。
2019-12-12 10:30
12月11日,杨崑在“小河驿国际昆曲会客厅”为前来研学的小学生表演昆曲《牡丹亭》选段。在京杭大运河最南端、杭州市拱墅区一条传统的江南小巷里,有一个“昆曲会客厅”,时常传出曼妙的昆曲声腔。
2019-12-12 10:30
当日,第十六届北京舞蹈大赛优秀作品展演在民族剧院举行。新华社发(任超摄)  12月11日,演员在舞蹈《髯风》中进行表演。新华社发(任超摄)  12月11日,演员在舞蹈《额尔古纳河》中进行表演。新华社发(任超摄)
2019-12-12 10:26
12月11日,在浮山县职业中学厨师实训室内,学生在浮山厨师协会副会长张红强(左四)的指导下学习烹饪。近年来,山西省临汾市浮山县依托餐饮文化优势,积极发展烹饪产业,通过厨师培训和职业教育,让烹饪成为带动群众就业增收的“新引擎”。
2019-12-12 10:29
12月11日,玉林市福绵区樟木镇莘鸣村村民在鱼塘边拉网捕鱼(无人机拍摄)。广西玉林市福绵区利用良好的生态环境,积极发展优质高效的种植养殖产业,引导村民脱贫致富。
2019-12-12 10:25
12月11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鲍威尔在新闻发布会上讲话。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11日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维持在1.5%至1.75%不变,符合市场普遍预期。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11日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维持在1.5%至1.75%不变,符合市场普遍预期。
2019-12-12 10:19
12月11日,在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的米提加国际机场,工作人员修复行李运送带。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交通部说,位于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的米提加国际机场将于12日恢复飞行。米提加国际机场因遭受数次炮击,于今年9月份关闭。
2019-12-12 10:14
12月11日,东平县接山镇中套村卫生室的医生使用“全科医生助诊包”内的设备为一名村民做心电图。新华社记者 王凯 摄  12月11日,东平县接山镇中套村卫生室一位医生(右)使用“全科医生助诊包”内的设备为一名村民测量体温。
2019-12-12 09:52
中国驻新西兰大使馆12月10日确认,怀特岛火山喷发灾害涉及两名中国公民,其中1人受伤并已送院治疗,使馆已要求新方尽快提供另一名中国公民有关情况。中国驻新西兰大使馆10日确认,怀特岛火山喷发灾害涉及两名中国公民,其中1人受伤并已送院治疗,使馆已要求新方尽快提供另一名中国公民有关情况。
2019-12-12 09:47
近日,大批候鸟陆续飞抵贵州草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越冬。 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12月11日在贵州草海保护区拍摄的黑颈鹤。 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12月11日在贵州草海保护区拍摄的黑颈鹤。
2019-12-12 09:39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