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老北京什么时候兴起斗蛐蛐的?
首页> 文化频道> 要闻 > 正文

老北京什么时候兴起斗蛐蛐的?

来源:北京晚报2019-11-29 09:13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老北京什么时候兴起斗蛐蛐的?

  ▌宗春启

  蛐蛐,学名叫蟋蟀,又名促织。昆虫纲,直翅目,蟋蟀科,善鸣,好斗。因为一听到蛐蛐叫唤就知道是入秋了,天气将逐渐变凉,提醒人们:该准备过冬御寒的衣服了,故有“促织鸣、懒妇惊”之说。不知是谁先发现的,雄性蛐蛐争斗起来挺好玩儿的,于是就把它们逮回来,令其争斗、观其胜负,以博一乐。白露、秋分、寒露,正是玩蛐蛐的时节。“勇战三秋”,就指的是这三个节气。

  斗蛐蛐之戏,始于唐朝天宝年间。《天宝遗事》中记载,“宫中以金笼养促织,置之枕函畔,以听其声。”南宋权相贾似道,“少时游博无行”,掌权后尤喜促织之戏,经常与妻妾在半闲堂斗蛐蛐取乐。他还写过一部专著:《促织经》。

  “玩家儿”不是一般人

  天津斗蛐蛐,大概是从北京“传染”过去的。北京什么时候开始有人玩斗蛐蛐的呢?明朝。据《聊斋志异·促织》中说,明朝宣德皇帝爱斗蛐蛐,致使一条蛐蛐价至数十金。宣德皇帝是位“太平天子”,在位时国家安定,有这种闲情逸致十分可能。《戒庵老人漫笔》中记载:“宣德时苏州造促织盆,出陆墓、邹莫二家。曾见雕镂人物,妆采极工巧。又有大秀、小秀所造者,尤妙,邹家二女名也。久藏苏州库中,正德时发出变易,家君亲见。”最后四字的意思是:“我父亲亲眼见过。”

  上有所好,下必甚之。万历年间人蒋一葵著的《长安客话·斗促织》中说:“京师人至七八月,家家皆养促织。”作者说,我到郊外,看见大人小孩聚集在草丛里,侧着耳朵,聚精会神地好像在寻找丢失的东西。无论是茅厕还是烂墙,一旦听到促织叫声,立刻像猫见老鼠那样急促地扑上去!大街小巷,到处是盛着促织的瓦盆泥罐,不论男女老少,都以斗蛐蛐为乐。明朝人刘侗、于奕正编著的《帝京景物略·胡家村》中也说:永定门外五里的胡家村“荒寺数出,坟兆万接,所产促织,矜鸣善斗,殊胜他产”。每到秋天,游闲人便来此地“缺墙颓屋处、砖瓦土石堆垒处”捉蛐蛐,“侧听徐行,若有遗亡”——慢慢走、侧耳听,好像寻找遗失的东西;听到蛐蛐叫声后,循声找到蛐蛐巢穴,“乃掭以尖草,不出,灌以筒水,跃出矣,视其跃状而佳,逐且捕得”——捕捉蛐蛐的方法已经很成熟了。后面关于蛐蛐优劣判定、斗蛐蛐方法与规则的记载,跟清朝以后的实际几乎完全一样。

  到了清朝,北京玩蛐蛐的就更多了。官宦世家、八旗子弟,饱食终日无所用心,多余的精力和钱财要有地方去消耗,玩蛐蛐于是成为一种选择。

  玩蛐蛐之人号称“玩家儿”。据崇彝《道咸以来朝野杂记》中说,清代北京内城玩蛐蛐的,“应以后马家厂(今旧鼓楼大街后马厂)杨氏为首,且历数十年不衰。若睿王魁斌、继侍郎禄,亦乐此不疲。……北城小斗家颇不乏人,记不胜记。外城杨荫北京卿尤好之。伶人谭鑫培,每秋来必蓄多种,以与诸士大夫为戏,且为联络计也。”从这段话中可以得到证明:喜欢玩蛐蛐称得上“玩家儿”的,大都是上层人物,不是王爷,就是大官,再不就是银行家、京剧名角儿。

  不说“逮蛐蛐”,要说“掏”

  蛐蛐是野生的。要想玩蛐蛐,先得把它逮到手——不说“逮”,说“掏”。

  过去掏蛐蛐,要到北京远郊区。据金受申先生在《老北京的生活》里说,过去北京专有人从事逮蛐蛐、卖蛐蛐的,立秋之前到各玩家去借盘缠,然后带上干粮和专用工具,到北京西山、北山去掏蛐蛐,一走就是十来天。

  掏蛐蛐的专用工具是:一把铁钎子,能用来挖土、撬石、探穴;一个装蛐蛐用的柳罐斗;一个铁丝或是铜丝编的蛐蛐罩子,还有一个竹棍顶端绑着老鼠须子的蛐蛐探子。除此之外,还要预备上水壶。可以想见,要想掏到好蛐蛐,就得往荒山野岭高坡深沟里、潮热如蒸笼的庄稼地里钻,风餐露宿、日晒雨淋、蚊虫叮咬,不是件舒服事,也不是件容易事。听说不管到什么地方去掏,出去一天,最多也就能收获一二十条,其中合格的也就十之二三。

  北京过去出产蛐蛐的地方很多。西山福寿岭、寿安山,黑龙潭南北二三十里以内,北山的绵山以东七十二个山头,苏家坨、南口关沟、昌平十三陵一带,都产好蛐蛐。

  掏回蛐蛐来后,先把上等的蛐蛐送到借他盘缠的玩家儿,玩家儿挑剩下的,再拿到庙会上去卖。

  北京卖蛐蛐的地方,除了白塔寺、隆福寺、护国寺、土地庙等几个庙会集市外,北新桥、东四牌楼、西四牌楼、天桥、东华门、鼓楼湾、琉璃厂、果子市等地,有常设的卖蛐蛐摊儿。次一等的玩家儿要到庙会上去“拿”蛐蛐——当然不是白拿,得给钱。后来没庙会了,也没人从事专门逮蛐蛐卖钱的营生了,玩家儿们也有自己到郊区去掏的。再到后来北京附近没蛐蛐可拿了,就只好去外地了。近几年的蛐蛐讲究是河北易县的,号称“小易州”。山东乐陵的也不错,最好的数兖州地区宁阳的蛐蛐。

  真正的玩家儿拿蛐蛐,没有拿一条两条的;一拿就是一筐。一筐里装十把,一把十四罐,每罐里装一条。这得多少钱呢?一条好蛐蛐能卖两块银元——相当于一袋洋面的价钱,一筐里一百四十条,您说得多少钱吧。所以说,那个年代,蛐蛐不是一般人买得起、玩得起的。

  一百大洋一个蟋蟀罐

  这一百四十条蛐蛐不是全部养起来,还要挑选一番,把那些“头圆牙大腿须长、颈粗毛糙势要强”的留下,其余的就处理掉了。

  养蛐蛐,得有专用器皿。首先是蛐蛐罐儿。蛐蛐罐儿有瓷的,也有陶的,最好的是用澄浆泥烧制的:高15厘米左右,直径13厘米左右,厚近2厘米。大、深、厚。现在很少有人烧制了。一些玩家儿手里还有不少澄浆泥的蛐蛐罐,大都是半个世纪以上的老古董了。清康熙年间有个制作蟋蟀罐的名手名叫赵子玉。他烧制的蟋蟀罐存世不多,民国时期一个就能卖到一百大洋,放到今天,如果不是仿制品,能卖到几万元人民币。

  新烧制的罐儿不是拿来就用,而是得先打底儿:用黄土、黑土、白灰按一定比例混合加少量的水,将其垫在蛐蛐罐里、砸实。没有白灰粘不住;白灰不是有碱性么,等三合土干了还要放在水里泡,把碱性泡出去才能用。

  光有个空罐儿还不行,还得有两样东西:水槽儿和过笼儿。

  先说水槽儿:细瓷的,有半圆形、扇面形数种,长约3厘米,宽一个多厘米,高0.7厘米,槽内深0.3厘米。这东西做得精致、小巧,挂着釉儿,描着花儿,金鱼、水草、蛐蛐什么的,有的还写着字:勇战三秋。这大概是瓷器中体积最小、制作最为精致的了。它的用处不用说是喂蛐蛐水喝的。听说这么一个水槽儿,时下价值数百元!

  再说过笼儿:澄浆泥烧的,细腻之极,扇面形,高约半寸,下面有底,上面有盖。过笼儿两端有洞门,里面的空间可以容纳两条蛐蛐。过笼儿有什么用呢?一是蛐蛐喜欢在暗处呆着,过笼儿就是蛐蛐的窝;二是养蛐蛐不能光养雄的(二尾儿),还得有雌的(三尾儿)配对儿,否则它是不会和同性斗的。过笼儿,就是供蛐蛐过铃(交配)的洞房。

  养蛐蛐的学问多了去了。过去有钱的玩家儿,一到秋天专门雇把式给他伺候蛐蛐。

  斗蛐蛐先称体重

  真正的玩家儿斗蛐蛐是很正规的。事先要备好“战场”;要下请帖。得到邀请的玩家儿带着蛐蛐赴约,不能带一两条,少则三五条,多则七八条;还要带上一两个人专门照看自家的蛐蛐。

  正式比赛有专门的“斗盆”作为战场,有专人担任裁判,还有专人负责核准参赛蛐蛐的体重——如今有天平了,过去用“秤儿”,比老中药铺里称中药的戥子还小,象牙的秤杆比筷子还细,固定在一个一尺左右见方的红木框子里。它能把蛐蛐的体重精确到一两的万分之几。称体重,目的是为了公平竞争,体重相差一毫都不斗。因为一条好蛐蛐只要战败一次,便从此没了斗志。如果让它和重于自己的对手比赛,赢了也要自身受损,要是输了就更“冤”了。

  比赛开始以后,赛场上鸦雀无声,耳听裁判,眼观斗盆,心系各自的蛐蛐。蛐蛐的主人屏住呼吸、心弦紧绷,手心都能攥出汗来。蛐蛐之间的争斗更是激烈。蛐蛐和人一样,每条蛐蛐都有自己的个性。争斗起来,有的勇猛,有的狡猾,你来我往,有进有退。两虫纠缠撕咬在一起时,犹如摔跤场上的两名摔跤手。正因为如此,斗蛐蛐才具有高度的观赏性和刺激性。斗胜了的蛐蛐会昂然自得地高唱凯歌,令其主人心花怒放;斗败了的蛐蛐往往会退出战场、落荒而逃。

  蛐蛐相斗,必有胜负,因而可以赌输赢,以此为博彩。书画文人可以赌香烟、点心、水果,财大气粗的高官大贾,一注可以几十块银元、上百银元。在一旁观战的,也可“随彩”押注。旧时,还有为斗蛐蛐配备专人监局、给蛐蛐过体重、裁判、记账,开局设场以抽头获利的。听说天津斗蛐蛐赌注比北京大,一般的五十、一百,多者三五百元——这些都是过去的情景了。

[ 责编:宫辞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中央军委举行晋升上将军衔仪式

  • 探访桂林洋国家热带农业公园科技农业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游客在云南南涧彝族自治县无量山樱花谷游玩(12月11日无人机拍摄)。近日,位于云南省南涧彝族自治县的无量山樱花谷迎来最佳观赏期,如云似霞的樱花与碧绿如染的茶园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2019-12-13 09:33
12月12日,海口桂林洋国家热带农业公园内,工作人员将拆分下的小白菜幼苗连同海绵一起栽入留有圆孔的泡沫板里。桂林洋国家热带农业公园是海南省“十三五”重点项目,是按景区标准建设的农业公园。
2019-12-13 09:21
巫吉英,1924年6月15日出生,当时家住江苏省句容县黄梅乡后塘村,巫吉英的父亲因欠外债,把只有10岁的巫吉英卖给了南京一张姓人家做佣人。方素霞,1934年11月11日出生,当时家住南京下关二板桥127号,父亲是中国银行的员工,家中有70多岁的小脚奶奶,一个哥哥,两个姐姐,一家7口。
2019-12-13 09:19
题:与祖国同行,看梦想花开——澳门回归20年成长印记 从澳门到横琴,到粤港澳大湾区,到整个内地,再到“一带一路”,澳门人的发展视野越来越开阔,创业之路越走越远。
2019-12-13 09:18
12月12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欧盟总部,与会领导人在欧盟冬季峰会期间合影。当日,2019年欧盟冬季峰会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欧盟总部举行。
2019-12-13 09:08
这是12月11日在瑞士日内瓦拍摄的世贸组织总部外景。新华社记者 刘曲 摄  这是12月11日在瑞士日内瓦拍摄的世贸组织总部外景。新华社记者 刘曲 摄  这是12月11日在瑞士日内瓦拍摄的世贸组织总部外景。
2019-12-12 10:33
12月11日,在西班牙马德里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人们在艺术家迈克尔·平斯基设计的“污染舱”外拍照。新华社记者 逯阳 摄  12月11日,在西班牙马德里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一名工作人员(左)在艺术家迈克尔·平斯基设计的“污染舱”内向一名参观者讲解。
2019-12-12 10:29
12月11日,在日本东京,南京大屠杀东京证言集会现场播放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葛道荣(视频画面中左侧人物)的视频。为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并揭露侵华日军残忍罪行,由日本南京东京证言集会执行委员会主办的“南京大屠杀82年 2019东京证言集会”11日晚在东京举行。
2019-12-12 10:23
12月11日,在埃及阿斯旺,埃及总统塞西在阿斯旺可持续和平与发展论坛上致辞。为期两天的论坛主要围绕非洲如何应对恐怖主义、气候变化、地区冲突等议题进行讨论。12月11日,在埃及阿斯旺,尼日利亚总统布哈里(中)出席阿斯旺可持续和平与发展论坛。
2019-12-12 10:21
12月11日,小朋友们在老师的带领下用纸盒制作的工具编织爱心围巾。 新华社记者 徐昱 摄  12月11日,小朋友在老师的带领下绘制爱心卡片,准备随围巾一起寄给西藏的小朋友们。
2019-12-12 10:39
12月11日,工作人员在河北省南宫市薛吴村乡擦拭屋顶光伏设备(无人机拍摄)。2016年以来,河北省南宫市累计投入扶贫资金1811.25万元,用于建设屋顶光伏项目。新华社记者 邢广利 摄  12月11日,工作人员在河北省南宫市薛吴村乡擦拭屋顶光伏设备。
2019-12-12 10:30
12月11日,杨崑在“小河驿国际昆曲会客厅”为前来研学的小学生表演昆曲《牡丹亭》选段。在京杭大运河最南端、杭州市拱墅区一条传统的江南小巷里,有一个“昆曲会客厅”,时常传出曼妙的昆曲声腔。
2019-12-12 10:30
当日,第十六届北京舞蹈大赛优秀作品展演在民族剧院举行。新华社发(任超摄)  12月11日,演员在舞蹈《髯风》中进行表演。新华社发(任超摄)  12月11日,演员在舞蹈《额尔古纳河》中进行表演。新华社发(任超摄)
2019-12-12 10:26
12月11日,在浮山县职业中学厨师实训室内,学生在浮山厨师协会副会长张红强(左四)的指导下学习烹饪。近年来,山西省临汾市浮山县依托餐饮文化优势,积极发展烹饪产业,通过厨师培训和职业教育,让烹饪成为带动群众就业增收的“新引擎”。
2019-12-12 10:29
12月11日,玉林市福绵区樟木镇莘鸣村村民在鱼塘边拉网捕鱼(无人机拍摄)。广西玉林市福绵区利用良好的生态环境,积极发展优质高效的种植养殖产业,引导村民脱贫致富。
2019-12-12 10:25
12月11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鲍威尔在新闻发布会上讲话。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11日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维持在1.5%至1.75%不变,符合市场普遍预期。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11日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维持在1.5%至1.75%不变,符合市场普遍预期。
2019-12-12 10:19
12月11日,在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的米提加国际机场,工作人员修复行李运送带。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交通部说,位于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的米提加国际机场将于12日恢复飞行。米提加国际机场因遭受数次炮击,于今年9月份关闭。
2019-12-12 10:14
12月11日,东平县接山镇中套村卫生室的医生使用“全科医生助诊包”内的设备为一名村民做心电图。新华社记者 王凯 摄  12月11日,东平县接山镇中套村卫生室一位医生(右)使用“全科医生助诊包”内的设备为一名村民测量体温。
2019-12-12 09:52
中国驻新西兰大使馆12月10日确认,怀特岛火山喷发灾害涉及两名中国公民,其中1人受伤并已送院治疗,使馆已要求新方尽快提供另一名中国公民有关情况。中国驻新西兰大使馆10日确认,怀特岛火山喷发灾害涉及两名中国公民,其中1人受伤并已送院治疗,使馆已要求新方尽快提供另一名中国公民有关情况。
2019-12-12 09:47
近日,大批候鸟陆续飞抵贵州草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越冬。 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12月11日在贵州草海保护区拍摄的黑颈鹤。 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12月11日在贵州草海保护区拍摄的黑颈鹤。
2019-12-12 09:39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