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古人有瘾】八大山人:八个人,还是一个人?
首页> 文化频道> 人文百科 > 正文

【古人有瘾】八大山人:八个人,还是一个人?

来源:中国新闻网2019-12-09 09:06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2月7日电 题:八大山人:八个人,还是一个人?

  作者:任思雨

  竹林七贤、初唐四杰、唐宋八大家、四大才子……你还能完整念出他们的名字吗?

  历史上,这些声名显赫的文人团体曾为中国古代文化留下了重要的艺术瑰宝。但有一位古人,却因为这样的称呼常常被误解,每次别人念到他的名字都会疑惑:

  八大山人,谁?是八个山人吗?!

  制图:雷宇竺

  画届“表情包”,非他莫属

  余秋雨曾说,他招研究生时出过一道“略谈你对八大山人的了解”的题,一位考生的答案是:“中国历史上八位潜迹山林的隐士,通诗文,有傲骨,姓名待考。”

  “把八大山人说成是八位隐士我倒是有所预料的,这道题目的‘圈套’也在这里。把中国所有的隐士一并概括为‘通诗文,有傲骨’,十分有趣,至于在考卷上写‘待考’,我不禁哑然失笑了。”

  先来澄清一点,八大山人,真的只有一个人,他就是明末清初的知名书画家朱耷。

  不过,他也是历史上最神秘、最怪异的画家之一,跟传统的文人画不同,在八大山人的画作里,你能看见一只只翻着白眼的鸟、翻着白眼的鱼、粗犷洒脱的山石花草……而放大画作的细节,简直就是活生生的“表情包”:

  《朱耷芦雁图轴》局部。 现存故宫博物院

  《朱耷杨柳浴禽图轴》局部。 现存故宫博物院

  《朱耷猫石图卷》局部。 现存故宫博物院

  无论孔雀、寒鸦还是小猫,他笔下的动物要么瞪着大大的眼白,要么眯着眼睛,甚至弓着背、缩着脖子,似乎是含着几分愤怒、几分嘲笑,还有一股“爱谁谁”的气势。

  制图:雷宇竺

  有人评价说,看他的画,“天地间为之一寒”。

  他为啥要这样画?

  八大山人的画有点儿怪,但看过一遍以后就很难再忘记。如果你好奇八大山人为啥会这样画画,先来看看他经历了怎样的人生:

  八大山人,姓朱名耷,江西南昌人,是明太祖朱元璋第十七子朱权的后裔。

  身为王孙贵族,他一出生就含着金钥匙,早年参加功名考试就在同辈当中脱颖而出,连当地年高德硕者均对他称赞有加。

  清朝历史学家陈鼎的《八大山人传》写道,朱耷少年时“善诙谐,喜议论,娓娓不倦,尝倾倒四座”,那时的意气风发可见一般。

  然而,他作为王公贵族的好生活没享受了多长时间,公元1644年,甲申之变发生,明宗室上下如惊弓之鸟,“改姓易氏、匿迹销声、东奔西走,各逃性命”,此时的朱耷也选择隐居避祸。

  在这几年间,他的父亲、妻子、孩子几年之内相继去世,恐惧与心灰意冷中,他选择剃度为僧,从此在青灯古佛中度过了三十年的岁月。

  制图:雷宇竺

  苦痛的人生经历让朱耷时常癫症发作,史料记载,他时而疯、时而哑、时而大笑、时而痛哭、时而正常,五十多岁时,朱耷因癫症还俗,独自走回了南昌。

  公元1684年,朱耷还俗后为自己取名“八大山人”,从59岁一直用到去世,他用“八大山人”署名题诗的画,常把“八大山人”四字竖着连写在一起,这样又似“哭”字,又似“笑”字。

  《朱耷枯木寒鸦图轴》局部。 现存故宫博物院

  哭之、笑之,也像是八大山人一生的写照,他用一个表情包,与坎坷的命运对抗。

  “横涂竖抹千千幅,墨点无多泪点多”,这是郑板桥为八大画卷题的诗,刘鄂《老残游记》序亦言:“《离骚》为屈大夫之哭泣,《庄子》为蒙叟之哭泣,《史记》为太史公之哭泣,《草堂诗集》为杜工部之哭泣,李后主以词哭,八大山人以画哭。”

  制图:雷宇竺

  特殊的身世与阅历,加上极高的绘画才华,成就了八大山人特殊的艺术境界。

  他的画,全都是孤独吗?

  西方的梵高曾以浓烈而扭曲的笔触让人泪流满面,八大山人的画也如此,他山水花鸟皆精,亦擅书法,诗文也幽涩古雅,虽然风格独特,却吸引了一批又一批忠实的粉丝。

  后世的“扬州八怪”、齐白石、张大千等画师都被他折服,齐白石曾说,“青藤雪个远凡胎,缶老衰年别有才;我欲九泉为走狗,三家门下轮转来。”其中,青藤是徐渭的号,缶老是指吴昌硕,雪个正是朱耷的号。

  同梵高痛苦的创作一样,人们也经常会把八大山人的“变形”创作与他悲戚的身世相勾连。

  但也有人认为,但如果把这些艺术价值全部都归为他的身世,似乎并不妥当,学者朱良志曾说,生命的尊严凛然不可犯,这是八大晚年的艺术形象所要表达的重要思想。

  晚年的八大山人以“驴”为号,有“驴屋人屋”、”“驴屋驴”、“人屋”等印章,而这正是他癫疾复发漂泊南昌的艰难时刻,那时他穷苦不已,过着连驴都不如的艰难生活,几乎要失去了人的尊严。

  制图:雷宇竺

  但在他的画里,常常只有一条小鱼,或者一只孤独的猫,一只侧身站立表情孤傲的小鸟,一棵树心中空、旁支却有花朵盛开的梅花枝,各有各的尊严,看似微小的生命也有不可屈服的力量。

  有一副现存于江苏泰州博物馆的《秋花危石图轴》,画中巨大的石头摇摇欲坠,山人用浓墨重笔,涂出了石头力压千钧的力道,但在巨石之下,却用淡墨画了一朵小花,长着一片叶子,巨石与花朵,构成了相当大的反差,但花儿依然从容地绽放。

  制图:雷宇竺

  八大山人还喜欢画荷花,他留下的荷花作品有很多种类,比如小荷才露尖尖角、一只荷花独开放,但荷花在他的笔下从来不是清秀淡雅,他的荷柄常常比其他画家的高大的多,姿态也常常呈现随意任性之势。

  八大山人的一生,曾有一幅画像《个山小像》传世,上面的老人头戴一顶帽子、身穿宽大无比的长袍,看上去干瘦也其貌不扬,但就是这位一生坎坷的画师,却给我们展现了一个极富冲击力的、充满着强烈生命意识的艺术世界。(完)

[ 责编:宫辞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贺新春送锦鲤 《艺术公益大讲堂》拜年啦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铁路防疫保安全
2020-01-27 09:20
【新春走基层】与山林为伴的星火守望者
2020-01-27 09:15
武汉:减少外出 防控疫情
2020-01-27 09:14
武汉第二座应急医院——雷神山医院开建
2020-01-27 09:12
国家援鄂抗疫医疗队驰援武汉
2020-01-27 09:01
世界各地迎新春
2020-01-26 09:29
贵阳迎来降雪
2020-01-26 09:27
浙江省紧急医疗队驰援武汉
2020-01-26 09:18
坚守岗位过大年
2020-01-26 09:16
1月24日晚,医疗队在重庆江北国际机场停机坪集结。除夕夜,由陆军军医大学抽调精干医务人员,组建的150人医疗队连夜从重庆出发,飞赴武汉支援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除夕夜,由陆军军医大学抽调精干医务人员,组建的150人医疗队连夜从重庆出发,飞赴武汉支援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
2020-01-25 09:31
1月24日,俄罗斯圣彼得堡涅瓦河上的宫廷桥点亮红色灯饰,迎接中国农历新年。1月24日,俄罗斯圣彼得堡涅瓦河上的宫廷桥点亮红色灯饰,迎接中国农历新年。1月24日,俄罗斯圣彼得堡涅瓦河上的宫廷桥点亮红色灯饰,迎接中国农历新年。
2020-01-25 09:11
1月24日,在武汉火神山医院建设工地,大型机械加紧施工(无人机照片)。除夕夜,武汉火神山医院建设工地灯火通明,建设团队放弃与家人团聚,加紧建设这座专门医院。除夕夜,武汉火神山医院建设工地灯火通明,建设团队放弃与家人团聚,加紧建设这座专门医院。
2020-01-25 08:56
1月24日,上海长宁区消防救援支队消防员在消防救援车内用手机观看春节联欢晚会。除夕夜,在这万家团圆的日子里,消防救援人员依旧在岗位上执勤,守护平安。除夕夜,在这万家团圆的日子里,消防救援人员依旧在岗位上执勤,守护平安。
2020-01-25 08:54
搭载中国第36次南极考察队队员的“雪龙2”号极地科考破冰船北京时间23日22时(当地时间23日16时)驶离南非开普敦港,前往南极长城站。“雪龙2”号船长赵炎平说,穿越西风带期间,可能会遭遇气旋影响,我们会密切关注气旋变化,适时调整航向和航速,尽量规避气旋对船舶航行带来的影响。
2020-01-24 09:11
湖北省正式建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疫情防控工作例行新闻发布会机制。新华社记者 程敏 摄  新华社武汉1月23日电(记者梁建强、喻珮)湖北省正式建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疫情防控工作例行新闻发布会机制。
2020-01-24 09:09
1月22日,中国天辰有限公司工程师彭良海在土耳其阿克萨赖省盐湖天然气储库项目现场查看设备。1月22日,中国天辰有限公司工程师彭良海在土耳其阿克萨赖省盐湖天然气储库项目现场查看设备。
2020-01-24 09:07
1月23日,在瑞士日内瓦世界卫生组织总部,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右)在记者会上发言。世界卫生组织23日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尚未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2020-01-24 08:46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