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首页> 文化频道> 文化产业 > 正文

你愿意花钱上自习吗?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2020-02-10 09:58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付费自习室在中国一些城市相继兴起——

  你愿意花钱上自习吗?

  人民日报记者 姜忠奇

  独立的沉浸式学习格子间,配备齐全的插座、台灯等设施,还有明室与暗室、阅读区与键盘区等不同功能的分区……一段时间以来,付费自习室在一些城市相继涌现。消费者每天花几十元至近百元不等,就可以在城市喧嚣中寻得一处安静的学习空间。如今,付费自习室不仅是人们“充电”“打卡”的热门地点,也成为一项热门创业项目。

  付费自习室走红,社会舆论有赞有疑。有人认为,“在安静舒适的环境里,能更好地进入学习状态”“自习室的出现,可以满足上班族的学习需求”。但也有人觉得,“只要自律性强,在哪里都可以学习”“花钱上自习,收的是‘智商税’”……

  花钱去学习,真的物有所值吗?自习室方兴未艾,是盲目跟风还是确有需求?作为新的商业形态,未来这一产业又会有哪些发展?

  为自习花钱值不值?

  “自习室特别安静,在这里看书、学习想不认真都难!”为备战一级建造师考试,已经参加工作的李先生选择到付费自习室“攻坚”。在他看来,在家学习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干扰,很难静下心来,付费自习室正好可以满足自己这种“大龄考证青年”的学习需求。

  北京白领张女士刚刚辞去工作,计划出国继续深造,每天都到自习室学习英语。“在这里交了很多朋友,大家一起学习、相互鼓励。”张女士告诉记者,自习室环境好、学习效率高,花一些钱也可以接受。

  随着知识更新迭代加速、社会竞争日趋激烈,考研考证、“知识充电”、职业培训成为很多人生活的日常,像李先生和张女士一样“花钱上自习”的人越来越多。根据艾媒舆情的数据预测,2020年中国付费自习室用户规模有望突破780万人,2022年这一数字还将增至1900万人。

  不过,付费自习室走红的背后,也不乏质疑的声音:为啥免费的图书馆不去,反而要去花那些“冤枉钱”?

  “我一开始在北京朝阳区图书馆学习,但每天要浪费很多时间排队,要不然抢不到座位。”已经毕业的小鲁正在申请国外研究生,她的经历不少人有共鸣。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中国统计年鉴2019》显示,全国公共图书馆数量为3176个。可以说,在越来越多的学习者面前,图书馆能提供的空间资源已经显得“捉襟见肘”。

  公共学习空间供不应求,里面的软硬件设施也常常满足不了人们的学习需求。小鲁介绍说,复习托福考试经常要用到笔记本电脑,但是图书馆里能给电脑充电的地方特别少。还有人反映,一些图书馆在无线网络、秩序维护、开放时间等方面的“短板”,也让他们“望馆却步”。

  那么同咖啡厅、书店等文化空间相比,付费自习室有哪些独特的优势?

  在北京喜鹊自习室创始人张卫(化名)看来,咖啡厅等地提供的是交流、阅读的空间,而非深度学习的地方。他举例说,学习工程管理、编程、英语等专业课程,需要长时间的系统学习和注意力高度集中,离不开安静有序的学习环境,这种环境正是其他场所提供不了的。

  付费自习室卖的不只是空间,还有浓厚的学习氛围。记者看到,北京海雀自习室除了私密的格子间外,还设置了没有书桌挡板的开放区。“大家可以看到彼此的学习状态,相互鼓励、暗中较劲。”该自习室的联合创始人武子蛟打了个比方,“学习就像在操场跑步一样,需要有人在前面领跑。”

  2019年末分别成立的喜鹊和海雀两家自习室,在两个月左右的营业时间里,日常流动客户都超过了500人。“现在是行业淡季,但消费用户比我预想得要多。”张卫说。

  只是简单提供桌椅吗?

  在不少人眼里,付费自习室无非是在房间里摆上几套桌椅,甚至比开个饭馆还要容易。但记者经过走访发现,要想办好付费自习室,还真不是几张桌子、几把椅子就能解决的事。

  为了打造良好的学习环境,不少付费自习室在“硬件设备”上下足了功夫。考虑到人们学习习惯的差异,大多自习室开设了明室与暗室、独立区和开放区、公共区和休息区等不同的功能分区;为了提供更加便捷高效的服务,许多自习室还开发了线上预约系统和自助服务系统。除此之外,咖啡、零食、冰箱等也成了付费自习室的“标配”。

  设计师出身的武子蛟不仅一手包揽了海雀自习室桌椅的设计工作,而且认真考察市面上的灯具,特意定制出一套符合学习要求的照明设备。喜鹊自习室走高性价比路线的同时,在卫生设施、饮用设备等小细节上倾注了大量心血,不少顾客在网络评价平台上纷纷点赞。

  各种“硬件”一应俱全,那么自习室里的学习秩序又该怎么保障呢?

  海雀自习室的创始人杨帅拿出一份“海雀公约”,18条规定对学习纪律进行了详细说明。最后一条写道:“自习室有权对于不遵守规则的人进行退款,并发起离店流程。有权在日后拒绝接待该顾客。”

  杨帅介绍称,一条条“公约”的背后,都是自习室里真实发生过的事情。“公共环境需要大家共同维持,但如果有人影响到大家学习,我们会进行管理,保持良好的学习氛围。”杨帅说。

  付费自习室遍地开花,要想在大浪淘沙的市场竞争中生存下来,仅仅改造一个空间远远不够,还必须挖掘出自己的特色。

  媒体人出身的张卫,就一直在琢磨着怎样找到具有差异化特色的经营模式。他举例说,未来能不能在图书、培训、社会教育等上下游行业试试水?除了深度学习之外,能不能满足不同年龄段、不同身份群体更加复杂的需求?可不可以和政府合作,在街道社区闲置的物业空间上做做文章……

  杨帅和武子蛟致力于打造一家有温度的自习室,在内容生产上下了一番功夫。不但在公众号上持续输出原创文章,而且为顾客分享自己的学习故事提供内容平台。“一家付费自习室只有找到自己的特色,才能和其他竞争对手相区别,进而在市场竞争中站稳脚跟。”武子蛟说。

  国家信息中心首席信息师、分享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新红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总结说,付费自习室要立足和发展必须做到以下几点:第一,找到需求者,并通过线上、线下的平台把需求者吸引过来;第二,让消费者感到物有所值;第三,探索出一种可持续的盈利模式。

  是共享经济新风口吗?

  目前,付费自习室收费不高,房屋等租赁成本却不低,行业竞争也越来越激烈。如果仅仅满足当“二房东”,显然不是长远之计。不少创业者都在思考,付费自习室下一步到底该怎么走?

  “对于这个问题,业内还没有形成统一的答案,大家都在探索自己的模式。”张卫告诉记者,“但未来付费自习室的运营,一定要引入互联网思维。既要在会员服务上精准细分、挖掘用户需求,也要将线上、线下的活动结合起来。”

  他举例说,学习空间产生的“黏性”可以集聚起一类人。比如,自习室里可能有人喜欢学英语、有人喜欢编程、有人喜欢画画。通过改造物理设计,让这些志同道合的人碰面、交流,或许能碰撞出新的需求和经营模式。

  那么,付费自习室有望成为共享经济的下一个风口吗?

  张新红分析称,当下的付费自习室还不能完全纳入共享经济的范畴,但其本身具有共享经济的思维和基因。

  张新红表示,付费自习室要想搭乘共享经济的“东风”,需要朝着4个方向发展。第一,数字化。比如,打开手机软件,就能知道距离最近的自习室有哪几个、特色分别是什么。第二,平台化。将大量自习室和用户资源整合为一个平台,并通过智能化匹配实现供需之间的合理配置。第三,生态化。在资源平台上,探索有可能产生的新的供给和需求。第四,个性化。针对不同用户的需求,在线上、线下提供个性化服务。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认为,付费自习室探索多元化经营模式的前提,是做好核心服务。“核心还是提供安静、私密且舒适的学习环境,实体环境中的学习氛围才是稀缺的资源,首先要在这方面做到尽善尽美。”

  作为新的商业形态,付费自习室刚刚起步,必然要经历一个探索阶段。在这一过程中,要维护行业持续健康发展,还需要相关监管各方坚持底线思维,守住消防、水电安全等风险底线,保障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 责编:孔繁鑫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武汉:儿童病房里的卡通世界

  • 127名农民工乘坐包机返藏复工侧记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2月22日,一名男子带着孩子在法国巴黎举行的第57届法国国际农业博览会上参观。第57届法国国际农业博览会22日在巴黎凡尔赛门展览中心开幕,将持续至3月1日。第57届法国国际农业博览会22日在巴黎凡尔赛门展览中心开幕,将持续至3月1日。
2020-02-23 08:39
随着气温回暖,广西各地农民紧抓农时开展春耕春管作业。新华社记者 周华 摄  这是2月22日拍摄的广西南宁市兴宁区五塘镇蔬菜基地(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周华 摄  这是2月22日拍摄的广西南宁市兴宁区五塘镇蔬菜基地(无人机照片)。
2020-02-23 08:37
2月22日,华电集团西藏公司进藏务工人员到达拉萨贡嘎国际机场。新华社拉萨2月22日电 题:“我们也想着早日复工”——127名农民工乘坐包机返藏复工侧记 新华社记者 孙非 摄  2月22日,刚刚到达拉萨的华电集团西藏公司进藏务工人员登车前往集中隔离点进行医学留观。
2020-02-23 08:24
在武汉儿童医院新冠患儿隔离病房内,一名儿童为医护人员李力防护服上的卡通画涂色。在武汉儿童医院新冠肺炎患儿隔离病房,不少患病住院的小朋友在见到被防护服层层包裹的医护人员时,第一反应是害怕和抗拒。
2020-02-23 08:23
2月22日,孙纯在武汉市第一医院感染科重症监护室。武汉市第一医院的护士长孙纯是首批进驻武汉雷神山医院的医务人员之一,她完成在雷神山医院的任务后,又回到武汉市第一医院继续坚守战“疫”一线。
2020-02-23 08:15
2月20日,治愈出院的万先生录制在火神山医院的最后一条短视频。医护人员都称他为“病房志愿者”,“你们冒死相救,我很感激,因为你们,我才更有信心战胜病魔。出院时,万先生挥舞双臂,高举出院证明,他实现了入院时的愿望“走着进来,走着出去”。
2020-02-22 10:19
这是2月20日在肯尼亚基图伊一处农场拍摄的蝗虫。近几个月来,非洲多国遭受沙漠蝗虫灾害,其中埃塞俄比亚、吉布提、索马里为25年来最严重,而肯尼亚为70年来最严重。目前非洲之角的蝗虫还在不断繁殖,在3月和4月会形成新的蝗虫群,恐进一步加剧灾情。
2020-02-22 08:39
近日,上海市一些企业单位有序复工复产,上海市长宁区消防救援支队主动作为,对辖区内民生密切相关的企业进行安全生产消防指导,力保消防安全。近日,上海市一些企业单位有序复工复产,上海市长宁区消防救援支队主动作为,对辖区内民生密切相关的企业进行安全生产消防指导,力保消防安全。
2020-02-22 08:38
2月21日,在德国首都柏林,影片《水俣病》主创人员出席拍照式。由美国导演安德鲁·莱维塔斯执导、美国演员约翰尼·德普主演的电影《水俣病》21日亮相柏林国际电影节。由美国导演安德鲁·莱维塔斯执导、美国演员约翰尼·德普主演的电影《水俣病》21日亮相柏林国际电影节。
2020-02-22 08:38
蝗灾肆虐肯尼亚
2020-02-22 08:36
贵州兴义:扶贫车间复工复产促增收
2020-02-22 08:35
山东荣成:海上“春耕”
2020-02-22 08:33
首艘支援武汉的“蓝鲸”号游轮抵达武汉
2020-02-22 08:33
重庆万州:两名新冠肺炎康复患者捐献血浆
2020-02-22 08:31
带你走进收治重症患者最多的地方
2020-02-22 08:21
2月20日,在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出院患者刘女士(中)与前来迎接的女儿(右一)交流。当日,90岁的新冠肺炎患者刘女士在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成功治愈出院,这是目前江西省治愈患者中最高龄的新冠肺炎患者。
2020-02-21 13:51
2月20日,在南京市第二医院汤山院区,康复患者和医护人员话别。当日,9名新冠肺炎确诊患者从南京市第二医院汤山院区(南京市公共卫生医疗中心)康复出院,其中包括一名不足1周岁的患儿。
2020-02-21 10:41
2月20日,花桥二村小区居民领取前一天通过微信小程序订购的大米。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 摄  2月20日,花桥社区居民、负责管理订购微信群的志愿者蒋晨一(左)和下沉社区的干部谢文先来到一名独居老人家,为其送菜。
2020-02-21 10:37
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C栋10东新冠肺炎重症病区的部分护士合影(2月18日摄)。新华社记者 王毓国 摄  2月20日,在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光谷院区,一名医护人员在重症病区内工作。
2020-02-21 10:36
春耕时节,位于陕西省西安市灞桥区白鹿原东南部的狄寨街道农业从业人员在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同时,抢抓农时,加快恢复农业生产。
2020-02-21 10:05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