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抗战胜利日的 沈阳记忆

2014-08-30 09:57 来源:华商晨报  我有话说
2014-08-30 09:57:43来源:华商晨报作者:责任编辑:

九一八历史博物馆里,巨幅油画《欢庆东北光复》艺术性地再现了胜利日的沈城情景(油画作者:王铁牛、王晓恩、李泽浩)

■本组图片由华商晨报华商响网记者蔡敏强摄

胜利日只能暗中道喜

三天后街头迎八路进城

抗战胜利亲历者张相华老人

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抗日战争胜利展厅,有一幅沈阳人民欢庆抗战胜利的巨幅油画。

在很多人眼里,这不过是一幅经过艺术创作的作品,而在80岁的沈阳市民张相华老人看来,眼前这幅油画中的人物场景,仿佛把他带入时光隧道,他成为11岁时作为义光小学四年级学生的那个自己,1945年9月6日那个胜利的时刻,点点滴滴重新出现在眼前,泪水模糊了视线。

八月十日晚已有胜利消息传出

“‘九一八历史博物馆’我来过很多次,每次在这里,我都要在这幅油画前顿足许久。因为我就是那画中人啊,我熟悉画面背景中的一切环境,那是我儿时记忆中最难忘的一天,看着这幅画我就像又经历了一次那天的幸福。”张相华老人说。

在张老的印象中,1945年9月6日,是在他所经历的沈阳历史上惟一一次没有政府组织发动、没有统一指挥,而是全由老百姓不约而同、扶老携幼地涌向大街。“所有人,尽情地高声呐喊,甚至是连哭带笑,释放内心中多年的积怨和苦水,扬眉吐气尽情欢呼雀跃,简直是一次自发形成的万民狂欢日”。

其实,对于当时身在的战场的人,从8月10日开始,已经有即将胜利的消息传出。东北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告诉记者,很多士兵在1945年的8月12日~13日就已经渐渐获知了这一消息,比如当时驻兵在安徽屯溪的夏毅老人,更是在8月10日晚上就知道了这个好消息。

夏老曾经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回忆:“10号晚上我正在洗澡,忽然听到外边在放鞭炮,噼噼啪啪一直不停。打了那么多年的仗,哪里还有什么喜事可言啊!带着好奇心,我走到了街上,发现马路上全是人,又是游行又是欢呼,大家都高喊着‘抗日战争胜利了’‘日本无条件投降了’。”

夏老说,他当时就蒙了,从没想过胜利会来得这么快。日本人在中国战场上一点也没有失败的迹象,怎么说投降就投降了呢!打听周围的战友也没有确切的消息,最后还是通过在重庆中央银行工作的父亲那边得到了确认,胜利的消息是真的。夏毅在16岁那年瞒着家人报名参军,以为这辈子再也无法一家团聚,没想到竟然能够等来胜利的这一天。

关东军在沈抵抗持续到八月下旬

与战场上终获胜利的骤然喜悦和尽情狂欢不同,身在沦陷区的沈阳城,获知“八一五”的消息不但滞后,而且显得波澜不惊。

家住沈阳皇姑区崇山东路的刘勋老人和老伴张雅琴,都曾经经历过胜利时刻,只不过,刘老是在战场上将战斗到死时获知胜利的消息,与战友们为“捡了一条命”激动落泪;而当时一直身在沈阳的张雅琴,则和大多数沈阳市民一样,只能把喜悦暗暗压在心头。“虽然都说日本人投降了,但是在沈阳日本人没走啊,什么也改变,我们不知道未来将会怎样,只能暗暗地互相道喜‘变天’。”张雅琴老人曾经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这样回忆。

的确,1945年8月8日,苏联根据雅尔塔协议,正式对日宣战,出兵东北。根据省档案馆专家梳理,当时驻守沈阳地区的关东军第三方面军,在知道日本大势已去后,仅仅是命令名存实亡的空军不再起飞,并没有向地面部队发出停止抵抗的命令,至8月18日下午,关东军司令部才终于向所属各部下达了投降命令,并通知了苏联远东军司令部。8月19日以后,苏联红军长驱直入,兵临沈阳城下,一举攻占了沈阳东塔机场,继而占领了驻沈阳日本关东军第三方面军司令部。随即,5万多名日军缴械投降。至此,作为亡国奴十四年的沈阳人,终获解脱。

对于大多数的沈阳人而言,这一刻值得记忆,然而,接管沈阳城的部队却并不是他们

所熟悉和盼望的“自己的军队”,人们对未来仍旧茫然不知所措。张相华老人回忆:“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苏联红军先进入沈阳缴了日军的武器,但日军尚未遣返,还是列队到处流窜,汉奸有的东躲西藏,有的还在活动,此外个别街区发生摩擦械斗,一些地方招兵买马‘建军’活动盛行……”

张相华并不知道,此时,共产党方面已经命令八路军、新四军及其他人民武装向“日伪”军展开全面反攻。驻守冀东地区的八路军冀热辽军区第十六军分区约4000名官兵,在司令员曾克林的率领下迅速向锦州、沈阳方向进发。

[责任编辑:yfs001]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