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阔之下 必有隐者

2016-11-11 13:13 来源:徐州日报  我有话说
2016-11-11 13:13:15来源:徐州日报作者:责任编辑:yfs001

关于诗人与诗歌的关系,用黑马自己的话来描述就是:“诗歌是一匹马,危险而优美。诗人与诗歌的关系,就是主人与马的关系,马在找人,主人也在找马,这是一种生态和谐,诗人在这一互相寻找的过程中获得了自由、安宁和无上的幸福。否则,就是危险的。”

在黑马的诗作里,这样的寻找可以说一直未曾间断。在不断相互找寻的过程中,一些事物也一直未曾离开过诗人的视野。比如雪,比如月亮,比如大风,比如河流,比如爱情、童年、远行、群山,还有故黄河、芦荻、村庄、炊烟等等……而透过如此繁杂纷纭的事物表面,一些关键性的字眼反复出现,如“辽阔”、“火焰”、“诗人”、“苏北”等,“辽阔”和“火焰”等出现的次数较以往更为频密。显然,这些相似性的字眼构成了诗人内心对诗歌美学追求的显性符号。

一直以来,黑马都充满着对于自由的极其热烈地追求。如《到自由的旷野里去》,诗人试图将身体和心灵的双重自由合二为一,在这样一次自由之旅中,作为寻找的结果,诗人看到“天空,仿佛幸福的深渊/盛着简单而知足的快乐”,亦找到了“花开四季的祖国”、“我的村庄”、“简单的爱”,以及“辽阔的被银子吹动的风——”。在诗中,黑马完成了对自由的塑造。老实说,读这样的诗歌,我们不仅没有丝毫负担,相反,在读完全诗后却会得到某种被热情、活力甚至血性冲击的快意与满足,更有一股催生向上的精神动力。

在《请允许我赞美雪》里,黑马对于自由的认识更进一步:“雪花不需要制度,不需要审批手续/雪将用美貌摧毁一切黑暗”、“让自由者,来弹奏天空的竖琴”。当然,自由总是相对的。尤其是一个在体制内靠工资收入养家糊口的业余诗人,他或许非常明白,试图摆脱制度(尽管有些制度不合时宜)的合理束缚很明显是徒劳无益的。惟其在文学艺术的天空里,才能够将自由的竖琴尽情地弹奏,才能够将自由的理想王国进行百般塑造,恐怕,这也是诗歌自身的目的性之所在吧。

作为一个诗人,黑马始终没有忘却故乡。表现在诗歌上,就是让那些无法替代的“苏北印记”不停地走进心灵的诗行。乡愁是每一位诗人都无法绕过的问题,在这一点上,黑马的理解是:“乡愁,是诗人先天的病症。乡愁可以决定两种人的命运,一种是自焚的,一种是自恋的。当然,乡愁也因为每个诗人的境遇不同而在身体内部表现出迥乎不同的征兆。”黑马的乡愁情结更多的是介乎二者之间。爱情的遭遇是黑马作品的另外一个主题。于爱情,一度曾被他定义为“幻想和梦”,他甚至说道:“我心中的爱情一直坐在诗歌风暴中心的底部。一个保持了几十年诗歌习惯的人,他本身就是一个‘执迷不悟’的情圣。”

在《寻隐者不遇》中,黑马则表现出了对于“隐者”那种天然的迷恋。相信所有读完这首诗歌的人必然会击节赞叹,然后在心里揶揄一下,“哪里能寻的到呢?”应该说,黑马要找寻的“隐者”并不存在,那只不过是他于内心勾画的,一个与自己的知识、生活经验乃至人生理想较为相符的“隐者”形象……漏雨的草堂,苏醒的蝴蝶,深深的庭院,崎岖的山路等都是物质的存在,唯“草药,俗世中避世的漫游云朵/在月光中呈现超脱/唯有远山,在晨昏中呈现蓝色火焰”等,才是诗人要寻找的。当然,在古老的苏北大地,在《隐居的沛县》,不仅有“老子和孔子对坐”,还有“在人间的烛火里,一幅水墨中的黑马/挣开了缰绳,与我面面相觑”,到这里,他完成了对“隐者”真相的全部揭示。

应该说,在一个诞生过《大风歌》的城池,大野之下,大河之下,辽阔之下,作为一个诗人偶尔感到渺小与无助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以至于黑马在《借往事取暖》里十分感叹地说道:“我不愿谈起苍茫和苍茫的午后/因为,苍茫之外/还有更远的苍茫”。但诗人毕竟还心存希望——“邮差带来了世界的回音/让垂暮的诗人容颜焕发,借着往事取暖”。或许,不是任何诗人都能够登上诺奖台的,但谁都不能完全否定这样的可能性。

黑马无疑有着年轻的优势,因为年轻,更具有一种巨大的“野心”。比如其创作的由十章内容组成的散文诗《大荒原》,就是这样一种“野心”的呈现。对此,散文诗大家亦是评论家的耿林莽老这样评价道:“我惊异于一个年轻作者驾控如此宏阔场景的能力,及其意境与语言的功夫。”黑马创作《大荒原》是在2005年,如今,10多年过去了,他又以洋洋洒洒的135首新作摆在读者面前,且一以贯之的以宏大的场面、诡异的结构、激扬而又内敛的气质构织自己的诗歌世界,这不能不让人欣慰。

诗人之路,亦是修行之途,尽管充满荆棘,但却一往无前,用黑马自己的话语说——《我深爱这哭不出的浪漫》。对于苏北这块曾经风沙弥漫、火焰在地下肆意奔流的土地,相信每一位走近她的人都会有所触动。当黑马发出“我爱这苏北朴素的乡间/爱这超越生死、陈词滥调的俗世生活/爱这哭不出来的浪漫”之刻,他对于诗歌的本质已经有了进一步的领悟。

作为同道之人,我曾多次与黑马接触,每一次相见,喝酒、谈诗、侃大山是“必修课”。最后,我仍想以一个诗歌爱好者的身份侃一句:期待着黑马在时间的长河里,继续砥砺思想,磨练筋骨,在阔大中精炼细小处,在激越中勒住自由的缰绳,为读者带来更多更好的诗歌。

[责任编辑:yfs001]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