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多元化助推地方经济

2016-11-11 13:24 来源:泉州晚报  我有话说
2016-11-11 13:24:57来源:泉州晚报作者:责任编辑:yfs001

核心提示:宋元时期,随着刺桐港的对外开放与发展,特别是各民族、各宗教在泉州和谐共处,创造了一个平和、稳定的社会经济发展环境,促使泉州的商品经济越来越发达,农业、手工业、交通运输业较前代均有长足的进步。

□陈鹏吴拏云/文

城市建设规模空前提升

终宋三百年,泉州城历经7次修筑和扩建,均在市舶司设立于泉州之后。北宋宣和二年(1120年),泉州城由砖城改建为“外砖内石,基横二丈,高过之”的石城,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嘉定四年(1211年)守邹应龙以贾胡簿录之资,请于朝而大修之,城始固”,这是利用外资整治城市的直接记载。南宋时期的市舶收入相当可观,“抽解与和买,以岁计之,约岁入200万缗”。巨额的海关收入,当然使泉州地方财政有可能多次扩城和修固,这也是为了适应商业城市日益繁荣的需要。

元泉州城进一步扩建。古城面积达到最大时期主要拓展南门一带,“一城要地,莫盛于南关,四海舶商、诸番琛贡,皆于是乎集”。泉州此时正是“梯航万国,此其都会,始为东南巨镇”的黄金时代。泉南为外商的聚居点和宗教活动中心,通淮街、聚宝街、排铺街、青龙巷……均在于此,成为对外交通贸易的商业区。

丝绸业陶瓷业蓬勃发展

宋元时期主要可资出口的是丝绸和陶瓷,史学家评述“刺桐城在中国宋时为丝业中心,与杭州并称一时之盛”,丝绸的出口,被视作“赡军足国之资”。陶瓷业在宋元时期也顺应外销的需要蓬勃突起,唐五代时,泉州仅有窑址20处,均分布在沿海,宋元时期骤增到164处,纵深发展到作为经济腹地的山区县份。器物有为伊斯兰教徒生产的军持、佛教寺庙用的净瓶等,以及富有宗教色彩的艺术装饰图案。

随着丝瓷外销的需要,作为主要运输工具的船舶制造方面也带来极大的兴旺,宋时我国建造海船最主要的是泉州、广州和明州3处,而泉州则是中心地点,“海舶”被列为土产之一,宋《太平寰宇记》就有这样的记载。远航于南海深阔海域的大商船,皆造于泉州和广州。元代大旅行家伊本·白图泰在印度就看到中国商船分为三等“皆造自刺桐”。泉州在造船工艺和航海技术方面,也都领先于世界先进水平。基于刺桐港雄厚的物质条件,刺桐港日臻完善地成为开放性大港,泉州的地方财政收入也获得很大的收益,这在城市建设空前改观上得到了体现。

修桥造路促进城市繁荣

当时刺桐城经济建设繁华的一个标志是:这一时期的桥梁建筑殊多。交通便捷是城市繁荣的先决条件,宋元时期修桥造路为历代之最。根据《泉州府志》记载:泉州所属的晋江、惠安、南安、安溪、同安诸县,历代建有石桥215座,其中僧人造桥70多座。宋代所建的桥有109座,南宋绍兴三十二年间,更是泉州造桥的热潮,修建有25座,长达三四十里。当时的苏埭、玉澜、獭窟屿、安平桥等,这些桥梁建在近海港的交通枢纽之地,如安平桥在“通天下之商舶,贾胡与民互市”的安平镇。这里的人们长于海外贸易,“宋元于今,商则襟带江湖,足迹遍天下,南海明珠,越棠翡翠,无所不到……”安平桥实则长2255米,始建于南宋绍兴八年(1138年),前后经历14年乃告成,像这样浩大的工程糜资之多可想而知。

当时这些修桥的资费,多数是僧侣化缘得来的,但也有商人乐捐资助的。如南宋嘉定四年(1211年),侨居泉州的外商曾出资协助建造顺济桥。安平商人黄护与僧智渊于绍兴八年就“各舍钱万缗倡造”安平桥,而始筑石桥为僧祖派。太守赵令衿所作《安平桥记》曰:“斯桥之作,因众志之和,资乐输之费,一举工集,贻利千载,是岂偶然也哉!”在北宋皇祐五年(1053年)始建的洛阳桥,也用了6年多时间,耗资1400万文,架在泉州通福州的必由之路。董理工程的是僧义波和僧宗善。与洛阳桥相望的凤屿盘光桥,为僧道询募资兴建,他在世时修桥200多所,堪为修桥高手。可以想见,这么大的工程,耗资又如此巨额,“所恃以足公私之用,番舶也”。

寺宇建筑联系各国宗教

经济建设繁荣的另一标志是:宗教寺宇建筑比任何一个时期多,教门也是全国仅见的齐全。这些修寺建庙者,不仅有教徒,有中国商人,还有“涨海声中万国商”,他们不仅为刺桐港的鼎盛带来贡献,而且对泉州城的文化建设起过很大作用。泉州通淮街的清净寺,元至大三年(1310年)设拉子著名的鲁克伯哈只出资修缮了此寺,还有南宋绍兴元年(1131年)纳只卜穆慈喜鲁丁自撒那威跟随商舶来泉创建城南的清真寺,到元至正十年(1350年)吴鉴撰《清净寺碑》时,泉州已有“礼拜寺增为六七”。

泉州的佛寺也不乏其迹,现存较好的有开元寺,在五代至宋之际,曾旁设支院120所,元代开元寺极盛之时,寺僧“食指常万”,还有称为“闽南甲刹”的承天寺,以及瑞象岩、弥陀岩、南天寺、崇福寺等,不胜枚举。这些“胡贾航海踵至,富者资累巨万,列居郡城南。”他们对修建寺庙是慷慨疏财的,如北宋雍熙间(984—987年),天竺国僧罗护那“航海而至,自言天竺国人,番商以其胡僧,竟持金缯珍宝以施,僧一不有,买隙地建佛刹,于泉之城南,今宝林院是也”。

[责任编辑:yfs001]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