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世界里构建出来的暖巢

2016-11-11 14:05 来源:丽水日报  我有话说
2016-11-11 14:05:07来源:丽水日报作者:责任编辑:yfs001

张雪雪

“向往美好,但不回避丑恶。”这句话是我读完《第七天》后内心深处一直回响的一句话,于是就想把自己的感受写出来。

作者余华借助新闻热点,用荒诞的笔触和意象讲述了一个普通人死后在七天里的见闻:官僚腐化、官民对立、贫富分化、道德沦丧、价值观混乱、暴力执法、食品安全、农村留守老人和儿童、城市鼠族等各阶层林林总总的问题——愤怒、无奈,荒诞又绝望。主人公“我”,也就是杨飞一路跌跌撞撞,穿梭于阴阳两界,每一天都遇到不同的人,发生不同的事,这其中掺杂着回忆与虚妄、爱情与感伤、高贵与渺小、荒诞与真实。这些人中有他的亲人,邻居,也有陌生人。他们都生活在底层,遭遇到各种惨死。

其实我不太喜欢揭露社会黑暗和人性阴暗面的文字,太沉重。让我感受温暖并深深震撼的是“第三天”作者对“我”身世的追述,感觉为全书构建了一个让人无比温馨的暖巢,阅读时禁不住伤感落泪。

杨飞回顾自己的身世,杨母在火车快进站时上厕所,没料想肚子里的孩子“脱颖而出,从厕所的圆洞滑了出去,前行的火车瞬间断开了我和生母联结的脐带”。小杨飞脆弱的哭声引来年仅21岁铁路扳道工杨金彪,从此两人形影不离开始了“我是他的一切,我们两个相依为命度过了经历时漫长回忆时短暂”父子情深的故事。杨金彪对杨飞倾注了无限的爱,小杨飞就在杨金彪“胸口的布兜里成长”,每天上工前冲好奶粉放在胸前用自己的体温为奶瓶保温,他能够根据小杨飞的声音判断他是否饿了、渴了,还是需要换尿布。因为杨飞的存在,他拒绝了所有的女孩,终身未娶。当杨飞要与亲生父母相见时,他拿出自己所有的积蓄“意气风发”地为杨飞置办行装。为了杨飞能够有更好的工作机会,他毫不犹豫地支持杨飞到北方城市工作;当他得知自己得了不治之症时,为了不连累杨飞又离家出走……

杨金彪这个人物的塑造确实是这部小说的神来之笔。一个没什么文化、平凡的铁路扳道工,乐观、达观,内敛,不善表达,感情细腻,用他毕生的苦难、心酸和伤痛,带给人间最温暖的亲情。在那个动荡不安的年代,忍受着食不果腹的煎熬,却能出于对生命的敬畏——哪怕是铁道边的一个浑身紫红刚刚出生的弃婴——让火车狭窄厕所里降生的小杨飞一路感受着幸福:“我在他二十一岁的时候突然闯进了他的生活,而且完全挤满他的生活,他本来应有的幸福一点也挤不进来了。”“我们的生活虽然清贫,但是温暖美好。”“我的童年像笑声一样快乐。”……他以对生命的执着、坚韧,诠释了对生命的尊重和内心的强大!当杨金彪在报纸上和电视上看到杨飞生母千里寻子,主动打电话核对所有细节并认定“我”就是那个“火车上生下的孩子”后,回家“激动地对我说你妈妈来找你了”。杨金彪的灵魂是高贵的,他没有奢华过自己一分一毫的情感,甚至拒绝了婚姻。每一天的付出都是真挚透明的,他一次次认定杨飞是“天底下最聪明的孩子”“这世上没有比我更聪明的孩子了”“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认为自己一生里做得最好的一件事就是收养了一个名叫杨飞的儿子”。他平静地抚养杨飞,坦然地离开,从容地收拾好自己的一生,不去麻烦任何人……相反,北方城市里的那个父亲“还能在处长位置上4年”,母亲“目前享受副处级待遇退休”的家庭,生父早出晚归“天天晚上像个醉鬼那样回家”,母亲内疚又委屈,终日“连声抱怨”,父母子女常常暴风骤雨,“哥哥和嫂子吵架,姐姐和姐夫吵架,我生母和生父吵架,有时候全家吵架,混乱的情景让我分不清谁和谁在吵架”。于是杨飞这个“不速之客”最终选择“回家”。

阅读余华的作品,常有厚铅压心头的沉重,如《活着》的艰难,如《兄弟》的绝望,亦如《第七天》的无奈和辛酸。本人无意去评论一位作家现世忧患和人文情怀,只是喜欢读一些小人物的故事,故事里有辛酸日子和道德边缘挣扎的真实、消费窘迫却感情真挚温馨的爱情,更有感人至深的养父子亲情。阅读时体验最残酷和最温暖的情感,引人入胜。也许我们就是书中人物之一,或者我们的身边会有书中人物相同或相似的地方,比如虚假、欺骗、伪善、自私,甚至无耻与下流。但是总有一些暖心的点滴瞬间,让我们仍然相信这世界上有真实的感情存在。一如《第七天》,归根结底在于他总能在绝望中给人留有希望,犹如漆黑世界中点亮一束束温暖火苗,给人最体贴细微的安慰——李青死后忏悔,承认丈夫只有杨飞一人;鼠妹的男友伍超虽然最后死于卖肾,但他并未为了物欲而是希望圆满真爱;郑家夫妇无辜,不过他们有个最坚强懂事的女儿;饭店老板谭家鑫生前善良体贴,至死也没有夺走他快乐的希望,“一家人能在一起,到哪里都是好”,最曲折离奇的因踢爆睾丸而寻仇杀人的张李二人也一笑泯恩仇,成了最好的棋友,以及鼠妹与婴儿们的歌唱……所有这些,作者想要表述的可能就是,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去信任亲情、友情与美好,是我们生命仍然存在的依靠。而那个“水在流淌,青草遍地,树木茂盛,树枝上结满了有核的果子……在这里树叶会向你招手,石头会向你微笑,河水会向你问候”的美好无论有多遥远,相信总会遇见!

众生百相,各有不同。人类历史从来不缺少丑恶,怕的不应该是丑恶,而是粉饰丑恶。向往美好,但不回避丑恶,就是我们对社会的态度。如梁漱溟在《这个世界会好吗?》(原名《最后的儒家》)中说的:“动摇不了根本的,对于世界,我还是乐观的。”不论旁人如何,我们都要坚持本心,说你想说的,相信你所信的。

[责任编辑:yfs001]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