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毫落笔如烟云 秋水文章不染尘

2016-11-11 14:52 来源:黄山日报  我有话说
2016-11-11 14:52:18来源:黄山日报作者:责任编辑:yfs001

□晓东

潘春波老先生长子跃进兄与我同从歙县来到徽州区工作,至今已有28年,一直友情甚笃。虽不同行,但颇为互信。其父出文集,赠本人阅,甚喜。

日前捧读由省城文化名人郭因题笺,资深报人、知名徽学专家鲍义来作序的《潘春波诗文书法集》,不由得记起三年前十月一日跃进兄女儿婚礼上的那幕情景:当司仪拿出潘春波老先生有意省略了最后一撇一捺的“家”字的书法,要求新婚的晚辈各自补上“一撇一捺”,形成完整的“家”字。出席婚礼的是潘家的亲朋好友,其中不乏书法达人。当人们惊诧之时,但见一位衣冠齐楚、鹤发童颜的长者,箭步走上台前,向新婚的孙辈表达祝福:“家和万事兴。”霎时间,婚礼现场掌声响起,人们盛赞此场婚礼“秀”出了家教!

潘老先生是位年过八旬的书法家。他的书法在歙县城乡可谓名声大。不是因为他的年纪大、资历深,而是因为他宅心厚、功力足,而孚名望。在歙县文化古城的这位老人家,现为歙县书法家协会顾问,曾是歙县县委县政府机关大院里出了名的“大秀才”。他那行云流水般的隽永书法,他那情真意切的家国情怀的诗作,还有他那秋山秋水秋树般洁净的机关文字,都曾令人交口赞誉。

潘老先生1955年徽师毕业,曾在绩溪、歙县小学里教过书,后因文学有造诣,且与著名作家老舍有书信缘,被选调至歙县县委宣传部工作后,又因才情和勤勉,曾重用为该县人民政府办公室主任,但他从未放弃书法和诗文创作。即使是1993年从该县人大退休后,仍聘为歙县老年大学的书法班教师,诗书不辍、乐在其中。

现年84岁的潘老,精神矍铄,这得益于他常年累月的书法创作,更得益于他的淡泊明志。继歙县百岁老人柯敦厚出诗书集后,潘春波老又及时跟进出诗文书法集,亦可看出古城歙县文化脉络的衣钵。歙县的一批文化工作者义务投劳为年长者编书做集,延续历史文脉,厚实文化积淀,实乃可贵。

当下已有有识者感言:前辈的一代代劳作,留下了不少历史痕迹,但因现代化的冲击而快速消亡,尤其是由于文字的失记,百年前的事,知者甚微。可见一个人,一个家庭,一个村庄,一个地区,想要留住历史,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从潘春波老的诗文集中,我们可以发现诸多的历史文化讯息:建国初,歙县郑村的文化老人郑初民因为早慧,与许承尧、黄宾虹、汪采白有交集,且在先生家乡教过书;“大跃进”后,歙县电影院里一个画海报的画家洪百里与卖电影票的售票员叶葫芦,这两位电影院的职工竟在歙县县城工农食堂赛诗吃早餐,一时传为佳话;1973年,潘老诗作《丰乐水库动工兴建》:“两山夹峙气森森,丰乐兴师锁巨龙。南北灌田千百亩,东西输电万家灯。闲鸥竟逐平湖里,幽鸟相呼绿畝中。此日开工齐把盏,他年击节唱东风。”当年诗人的情怀已是当下的情景;潘老先生原刊在《安徽外事》上的《中德人民友好的象征——春华园在法兰克福市落成》一文中披露出德国法兰克福市园艺建设局长弗兰克·布莱肯于1989年9月26日致歙县古建公司经理程极悦先生的感谢信,再次验证徽州工匠的敬业精神,再次验证徽州古建营造技艺的举世无双,也再次证明徽文化走向世界的理所当然……

笔者今作拙文,旨在恭贺潘老有集问世,更谢潘老为徽州留下了弥足珍贵的文史资料。

[责任编辑:yfs001]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